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秦轩这才察觉这事似乎闹大了。

    也好像今天似乎被两个女孩子给牵着走了。

    他看向白芸,又看向了顾乔乔,面沉似水。

    沈蔓茹的脸色也不好,惊动了派出所,总归是没面子的一件事。

    可是价值十几万的东西确实丢了。

    不过因为丢失了静夜蝉,因为白芸的指证,更因为顾乔乔强势的否认,屋子里吵吵闹闹的,这两个高学历的大学教授,竟然失去了平日的冷静和理智。

    都没想着怎么去制止。

    很快的,来了两个民警。

    走到了客厅里,毕竟都是熟人,先是客气的和秦轩还有沈蔓茹打了招呼,然后认真的问,“秦老师,可以详细的和我们讲述一下事情的经过吗?”

    没等秦轩说话呢,顾乔乔却指向了白芸,愤恨的开口,“警察同志,我们家的价值十几万的静夜蝉丢了,白芸诬陷是我偷的,我确实没拿,所以我怀疑白芸贼喊捉贼栽赃陷害!”

    “顾乔乔,你卑鄙无耻血口喷人,明明是你拿的,你凭什么赖在我的身上,你太不要脸了……”说着白芸竟然眼泪落了下来,伤心的对着沈蔓茹说,“沈阿姨,我怎么可能拿秦伯父最宝贝的东西呢?”

    “当然可能啊,你是一箭双雕,先是坐实了我偷盗的罪名,然后在让你的爸爸出面,秦家花上巨款,从你的手里将静夜蝉在买回来,人情你有了,巨款也到手了,还除去了我这个眼中钉,白芸,你这是一举三得啊。”

    顾乔乔的语速极快,快到两个民警拿着本子,竟然没有插上话。

    “顾乔乔,你疯了,你竟敢诬陷我,你要负法律责任。”白芸厉声的喝道。

    “你们两个不要吵,秦老师,您和我们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一个民警赶紧的开口。

    而正在这个时候,本来遛弯的秦奶奶急匆匆的赶回来,她听人说自己家来了两个民警,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她对着两个民警笑了笑,“孩子,先耽误你们一点时间,小雨,去沏茶。”

    秦小雨被父亲呵斥完之后,就没敢插嘴。

    她的脑子里乱哄哄的,此时听到奶奶的吩咐之后,连忙颠颠的去沏茶了。

    秦奶奶定定的看着秦轩,沉声的问,“到底怎么回事?”

    秦轩张了张嘴,却忽然觉得,这事有些难以启齿。

    顾乔乔看向秦奶奶,“奶奶,家里的静夜蝉丢了,白芸诬陷是我偷拿的,我没有做自然不能承认,因为白芸也有嫌疑,所以她就说一定要报案,我就替她打了电话。”

    秦奶奶看着顾乔乔,片刻之后,眼底都是令顾乔乔想要落泪的信任和温暖。

    她觉得自己真没出息,一个眼神就令她如此心酸,可见这秦家到底带给了她什么。

    “乔乔,奶奶相信你。”

    秦奶奶格外认真的说完,忽然举着手里的拐杖朝着秦轩打去,恨恨的骂道,“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这屋子里除了我之外你年龄最大,学历也最高,可你有长辈的姿态吗?”

    沈蔓茹这才回过神来,觉得这话也在骂她,很难堪,红着脸低下头。

    “我问你,你有证据吗?”秦奶奶厉声的问道。

    “……没有。”秦轩低声的回道。

    秦奶奶又是一拐杖打下去,秦轩疼的皱眉,也觉丢人,刚要辩驳,秦奶奶厉声的问道,“没有证据的事情,你是怎么将这事闹到报案的,秦轩啊,你真是我的好儿子!”

    此时秦轩的脸色有些青紫,这里他年纪最大,学历最高,可是怎么就报案了呢。

    他看向了顾乔乔。

    那孩子此时眼眸似乎含着泪,有些委屈,可是即便是这样,脊背也挺的笔直。

    身旁是被扯坏的袋子,里面的东西凌乱的散落着。

    他后悔极了。

    他怎么就鬼迷心窍的将小事变成了大事?

    本来可以关门解决的问题,却招来了公安的。

    刚刚捡起的面子,又丢了。

    秦奶奶坐在了沙发上,看都没看沈蔓茹,而是看向白芸,沉声问,“白芸,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口口声声要报案?”

    “明明是顾乔乔偷拿了东西去卖,她却将脏水泼到了我身上,静夜蝉价值不菲,我可不敢背这黑锅,所以,只能提出报案了,因为这是最公平的办法。”白芸擦去眼泪,似乎很委屈的说道。

    “白芸,你既然说我拿了东西,你有什么证据?”顾乔乔忽然开口问道。

    “你在多宝阁旁鬼鬼祟祟的,等你走了,东西就没了,不是你是谁?”

    “我走了之后,还有你啊。”顾乔乔淡淡的笑着,眼睛的余光带着冷意,“我看你裤袋里好像有东西,莫不是你将静夜蝉藏起来然后好陷害与我,否则,为什么那么巧,你就在街上看到我了,帝都这么大,你遇到我,是不是太巧合了?”

    白芸闻言一愣,也知道这事后期有破绽,可她眼眸一转,说哭就哭,委屈的看着沈蔓茹,她知道,也只有沈蔓茹会听她说话了。

    她哽咽道,“沈阿姨,我也是一番好意,静夜蝉那么珍贵,如果落到别人的手里就太可惜了,我也是为沈阿姨你们着想,如果知道结果会这样,我无论看到什么都不会说出来的。”

    不得不说,白芸的泪水真的是说来就来。

    而且,她长得温柔,哭起来也自然惹人怜惜。

    而顾乔乔此时,却好似一把出鞘的宝剑一样,浑身泛着令人心寒的冷意。

    所以室内的气氛有些怪异。

    顾乔乔哭不出来,上辈子的她,泪水流的太多了。

    “白芸,你把你裤袋里的东西拿出来,我看着那么像静夜蝉的形状呢。”顾乔乔却不想墨迹下去,直接的指了出来。

    大家都朝着白芸看去。

    白芸此时穿着的是毛衣外套,外裤是咖啡色的,裤袋的地方,确实好像是一个果核大小的东西。

    她看到大家的目光看向她,有些恼羞成怒,“顾乔乔,你想搜身,开什么玩笑,你有这个资格吗?”

    “我当然没有搜身的资格,你如果心里没鬼,就主动拿出来让大家看看。”

    顾乔乔故意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白芸。

    白芸恼怒了。

    她的手,伸进了裤袋里,在摸到那个东西的时候,全身僵住,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青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