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报案
    顾乔乔看着沈蔓茹,这个女人什么都不问,就直接的定了她的罪。

    在她的眼里,此时的沈蔓茹和白芸犹如一个跳梁小丑,想到一会的打脸,她的心里升起了一丝快意。

    顾乔乔定定的看着沈蔓茹,再一次的强调,“我没有卖你们秦家的静夜蝉,你宁可相信白芸也不相信我吗?”

    白芸一下子打开了顾乔乔放在地板上的袋子,秦小雨也走上前,惊呼道,“这么多羊毛衫,还有化妆品……”

    顾乔乔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沈蔓茹和秦小雨,嘴角漾开一抹讥讽的冷笑。

    在这个家里,她永远都是外人。

    一旦有事,这几个人马上就将她当成敌人。

    沈蔓茹颤抖的手指着顾乔乔,“阿泽给你的工资,还有我给你的钱,还不够用吗,你竟然敢拿家里的东西去卖,顾乔乔,你太张狂了。”

    “我没用秦以泽和你的钱,我也没有卖你们秦家的东西。”

    顾乔乔一字一句的说道。

    秦轩皱眉,打量着顾乔乔,心里也不确定了。

    看她的样子,没有一点慌张和心虚,难道白芸看错了?

    可是,那静夜蝉他找遍了多宝阁前后左右,也没看到啊。

    “嫂子,看在秦奶奶的面子上,你赶紧告诉秦伯父你卖了多少钱,在晚一点,被别人买走就真的没希望了。”白芸似乎很焦虑的样子。

    是啊,东西进了御宝轩,在经过御宝轩的手出去,可就不知道主人是谁了。

    “白芸,你凭什么诬陷我?”顾乔乔大声的质问道。

    “我没诬陷你,今早我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你站在多宝阁旁,慌慌张张的,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可是后来我逛街,正好看到你从御宝轩里出来,手里还数着钱,很开心的样子,嫂子我真的是为你好,你赶紧说卖了多少钱,毕竟这东西进去了,可不是原价能买回来的,你一百卖了,没准沈阿姨得拿出十万元都未必买的回来。”

    白芸似乎一番为秦家让人着想的样子。

    秦轩的眉头,却拧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看着白芸,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劲。

    这白家的孩子,不是和顾乔乔很好吗,怎么今天……

    而此时,顾乔乔买东西的袋子已经被白芸和秦小雨扯开。

    顾乔乔一把的推开了白芸和秦小雨,一双清澈的眸子满是寒光,她整个人似乎都被愤怒给点燃了,“你们有什么权利翻我的东西?”

    “这不是你的东西,这是你拿卖静夜蝉的钱买回来的,我们当然有权利看。”秦小雨激动的开口。

    “秦小雨,你闭嘴。”顾乔乔刚要张口反驳,却没有想到竟然听到了秦父的声音。

    秦轩脸色阴沉,白芸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秦小雨却不可以。

    这事并没有证据,他虽然对顾乔乔不是很满意,但是却也不能冤枉了她。

    他朝着沈蔓茹警告的瞪了一眼,揉了揉额头,“白芸,你先回去,这事你不适合插手。”

    “秦伯伯,静夜蝉如果真的进了御宝轩,也许您拿十万元都未必买的回来,而且,御宝轩的规矩您也知道……”白芸温柔的提醒道。

    御宝轩的二掌柜张毅是白芸的表姑父。

    秦老太爷和御宝轩老当家的从前关系非常好,可以称得上是异性兄弟。

    可是因为三十多年前的一桩旧事,两家断了来往。

    假如这静夜蝉真的在御宝轩,那么,如果说是秦家的东西,还真的未必买的回来。

    秦轩就有些犹豫。

    沈蔓茹却再也等不得了,忍着满腔的怒火问顾乔乔,“你到底将静夜蝉卖了多少钱,我们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再晚点,银行就下班了。”

    “我说了,我没卖静夜蝉。”顾乔乔的声音带着愤怒。

    “嫂子,你就承认了吧,秦家宽厚,不会怪罪你的,只要将东西拿回来就好。”白芸苦口婆心的劝道。

    “我没有卖静夜蝉,请你们相信我。”顾乔乔看向了秦父和沈蔓茹。

    秦父和沈蔓茹一怔,秦父刚要说话,白芸急忙的插嘴,“嫂子,我都看到了,你就别狡辩了,除了你还有谁呢?”

    “除了我还有你们啊,这屋子里的人都有嫌疑,尤其是你白芸,嫌疑也不小,凭什么只怀疑我一个人?”顾乔乔盯着白芸反问道。

    “顾乔乔,你不要胡乱攀咬。”沈蔓茹恼羞成怒。

    “是啊,嫂子,这话可不是乱说的,你要是诬陷我,我可要报案的。”白芸威胁道。

    “白芸,你在说一遍。”顾乔乔厉声的开口。

    “你诬陷我,我可要报案的。”

    “顾乔乔,你不能将脏水泼到白芸身上,在这样下去,我们真得报案了。”

    沈蔓茹的声音不大,但是带着淡淡的恐吓,其实就是吓唬顾乔乔。

    毕竟静夜蝉的价格现在都已经六位数了,派c所完全可以立案的。

    她认定了是顾乔乔,所以还是希望顾乔乔主动说出来。

    秦轩对着沈蔓茹喝道,“沈蔓茹,你跟着白芸胡说什么?”

    然后对着白芸下了逐客令,“白芸,没有证据的事情以后不要乱讲,秦家的事,你也不适合插手。”

    “秦伯父,我亲眼看到顾乔乔将一个东西放进了裤袋里,我没有乱讲。”

    白芸情急之下,有些失去了理智。

    在聪明的她,今年也不过十八岁。

    “如果不是顾乔乔呢?”秦轩忽然开口问白芸。

    “不是她会是谁?”沈蔓茹有点发热的头脑,也算是找回了一点理智。

    “不是我,也很可能是白芸啊,我今天离开的时候,客厅里只有白芸一个人。”

    “顾乔乔,你不要贼喊捉贼,你在这样血口喷人,我马上就报案。”白芸的声音有些尖利。

    “好,白芸你说的对,我替你报案!”说完顾乔乔迅速的朝着客厅的电话走过去。

    她等的就是白芸的这句话。

    她的手极快,在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接通了派出所的电话。

    秦轩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而白芸则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顾乔乔说完了地址之后,放下了电话,清澈如水的目光看向了客厅里神情各异的人。

    嘴角悄无声息的染上了一抹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