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静夜蝉
    “她说是谁雕刻的?”罗帆诧异的问道。

    “那姑娘说是她自己,想换几个钱花花。”

    罗帆皱眉看着精美绝伦的核雕,从兜里拿出了支票,也没问张毅多少收的,直接写上了数字。

    然后递给了张毅,恳切的说,“张叔叔,那两人是我罗家的大恩人,这样巧夺天工的核雕,如果不是遇到事了,想来不会出手的,本来我们准备了谢礼,却被她的丈夫给谢绝了,那是一名军人,我和祖父不好在坚持,我想,请张叔叔将这核雕割爱与我,让我全了这一番心意,可好?”

    张毅凝神想了片刻,看了眼支票的数字,却不得不为罗帆的爽快鼓掌,三万元,这个价位他不能拒绝,况且,这里还有罗帆想要报答恩人的一番心意。

    于公于私,他都要成全的。

    于是,核雕被罗帆给带走了。

    而此时此刻的顾乔乔完全不知道,她认为很高价的核雕,竟然一转手,就是三万元。

    顾乔乔一边朝着京华大商场走去,一边心里思忖,这个时候只怕白芸已经快要到家了,但是上辈子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完全是她挖的一个坑。

    甚至也没把握白芸是否会跳进去。

    毕竟从某种程度来讲,白芸比她心眼多多了。

    不过有一句话说的好,聪明反被聪明误。

    她既然敢跟踪自己,又怎么会放过这么难得的好机会呢。

    顾乔乔也没有着急,而是悠哉哉的走进了京华大商场,关于离婚的事情,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办,而且,自己的父母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也未必会同意。

    所以,看这情势,她最后还是要和秦以泽一起离开帝都。

    那么时间还有一个星期,她要开始给家里人买东西了。

    大件的不好带,不过可以买一些老家没有的,她心里合计过了,她一个核雕就可以卖八百元,在走之前,最少都能雕刻七个。

    而是还是不重样的。

    就算是一个六百元,七个那也是四千二了。

    顾乔乔的眼眸亮晶晶的,这些钱拿回去,足够家里人两年的花销了。

    虽然花销的方式不同,但是老家还是很闭塞的,有的时候,真的有钱都花不出去。

    而且最重要的是原材料极其的便宜。

    她准备去买几个橄榄,然后再去给家里人买羊毛衫,这个轻便好带,而且在北方,一年三季都适用。

    在临近中午的时候,顾乔乔拎着袋子回了秦家。

    秦家的大门半开着,大黑在门口的一侧,看到顾乔乔进来,欢快的扑上前,在顾乔乔的身前身后转着。

    而正在这时,正房的大门开了。

    沈蔓茹面沉似水,死死的盯着顾乔乔还有她手里的袋子。

    身后是嘴角带着得意笑容的白芸。

    顾乔乔似乎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却不紧不慢的进了屋。

    秦轩在屋子里背着手,焦躁不安的来回走着。

    多宝阁上的静夜蝉不见了。

    别看东西小,却是多宝阁上最有纪念意义的一个物件。

    那是他的父亲留下来的,是乾隆年间山善大师的作品。

    这些其实也不值得他如此愤懑。

    他出生于书香门第,自幼就接触到无数的古董字画,更有外祖父亲自教导,所以对这些别人眼中的宝贝并不在意。

    可是这静夜蝉不同。

    这个静夜蝉一直是父亲的心爱把玩之物,后来父亲走了,这个静夜蝉也被他收起来。

    不过前些天他为了养护它,就将它拿出来放在了多宝阁上。

    可是却没有想到……

    秦轩狐疑的目光看向走进来的顾乔乔,还有她手里拎着的袋子。

    会是顾乔乔偷拿出去卖了吗?

    心里,是不大相信的。

    多宝阁的东西都很值钱,在刚来的时候,妻子就和她交代过。

    可是,正因为值钱才拿的吗?

    可拿什么不好,为什么要拿父亲最喜欢的静夜蝉啊。

    秦奶奶没在家,秦小雨倒是很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不时的偷瞄着顾乔乔,眼神里有着明显的鄙夷。

    不等顾乔乔放下袋子,沈蔓茹压制了心里的怒气,低声的问,“你去哪儿了?”

    顾乔乔看了一眼这几个人,眉头蹙起,却还是回道,“我去御宝轩了。”

    “去御宝轩做什么?”沈蔓茹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

    “我……”顾乔乔说了一阵我字之后,似乎有些犹豫,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袋子,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去御宝轩卖东西了?”沈蔓茹咬牙问道。

    “……”顾乔乔沉默了下,点头,“是的。”

    “你卖的是什么?”秦父有些气急败坏。

    “是我自己的东西。”

    “你自己的?”沈蔓茹怒极反笑,“顾乔乔,你倒是说说你自己的什么东西?”

    “核雕啊。”

    核雕?

    可不就是对上号了吗?

    白芸这次不在和顾乔乔扮演好姐妹了,她看着顾乔乔,痛声道,“嫂子,你太过分了,秦家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可以狼心狗肺的偷拿秦家的东西去卖啊。”

    顾乔乔的眸光蓦然变得寒凉,她看着白芸,气呼呼大声的质问道,“白芸,你不要血口喷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拿秦家的东西了?”

    “顾乔乔,你到底拿没拿多宝阁上的静夜蝉?”沈蔓茹阴沉着脸色问道。

    “我没有。”顾乔乔一口否认。

    “那你去卖的什么?”秦小雨站在秦父的身旁质问道。

    “为什么要告诉你,法律有这一条规定吗?”顾乔乔语带讽刺。

    秦小雨一噎。

    脸色也开始涨红。

    哼,即便是做了坏事,顾乔乔的嘴巴还是那么讨厌。

    白芸眼睛转了转,柔声的劝说道,“顾乔乔,你就实话实说吧,静夜蝉是秦爷爷的遗物,卖多少钱都是亏的,现在时间短,我爸爸和御宝轩的老板认识,可以赎回来的,等在晚点被别人买走了,就来不及了……”

    白芸的话,无异于火上浇油。

    沈蔓茹走到了顾乔乔的面前,眼眸冒着火,她死死的盯着顾乔乔,忍住想要伸出的手,话似乎是从牙齿里挤出来的,“顾乔乔,你快说卖了多少钱,你又花了多少,这差额我来补,我们去把那东西买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