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选择御宝轩的真正原因
    他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就想过,也许这姑娘不同意。

    果然被顾乔乔拒绝了,她脆声的道,“不用找我,我来找您就可以。”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张毅不在迟疑,而是吩咐伙计取钱。

    钱准备的很贴心,有两种,五百元是五十一张的,其他的是十元一张的。

    顾乔乔将钱放在了羽绒服的口袋里,这是自己这辈子赚的第一笔钱,她很开心,于是大方的将纸盒递给了张毅,“张老板,纸盒送给你了。”

    张老板嘴角扯了扯,这么精美的核雕用这个破纸盒子装,真的是暴殄天物。

    不过他却不会让顾乔乔知道她的核雕是目前御宝轩核雕里的头一份。

    如果说有缺憾,那就是不是名家雕刻,也没有年头和来历。

    但是瑕不掩瑜。

    好的东西,从来不缺少真心喜欢它的人。

    顾乔乔看张老板笑得跟一个老狐狸一样的脸,也勾起了嘴角。

    之所以来到古玩一条街直奔御宝轩的原因,是因为上辈子听别人说起过。

    尤其是这里的张二老板,十岁跟着老当家,十五岁就当上了二掌柜的。

    不是因为老当家的厚爱,是因为这人眼光毒,性子磊落,不管是买还是卖,都会直接给你一个可以接受的价位。

    不会因为对方急于出手而死命的压价,也不会因为对方真心喜欢而拼命的抬价。

    最后必然都是双赢的局面。

    所以,来这里的人,从来不用担心被坑或者被骗。

    这御宝轩从前是在金陵城的,历经几百年,期间经历过几次战乱,不但没有衰败,反而不断的壮大和发展。

    只是谁都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关闭了金陵城所有的店铺,在八十年前来到了帝都。

    但是,即便是这样,御宝轩在帝都龙头老大的地位也依然不可动摇。

    张毅心里嘀咕,手上却没有怠慢,笑眯眯的说,“那我也谢谢小乔姑娘了。”

    说着接过了纸盒,还很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

    “张老板,再见。”

    “小乔姑娘慢走。”

    顾乔乔走出了御宝轩的大门,果然在一侧的墙角看到了白芸躲躲闪闪的身影。

    顾乔乔如一汪泉水般清澈的眸子划过一道暗光,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周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几张十元的钞票,目露欣喜的看了半天,才又不舍的放进口袋里。

    然后朝着白芸的方向走去。

    白芸吓了一跳,连忙一转身就汇进了人流中。

    等在转头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顾乔乔的身影了。

    白芸眸光狠厉,冷冷的一笑,然后朝着公交车站的方向疾步的走去。

    她要在第一时间去秦家,在顾乔乔回来后揭穿她,然后顾乔乔不但会被赶出秦家,没准还会被送进派c所,那样的话,可真的是大快人心啊。

    而顾乔乔看到白芸走了之后,才从一块牌子后面出来,她刚要拐弯,却看到几步开外一个年轻的男子眸光含笑的看着她。

    顾乔乔一愣,没等反应过来呢,那人快步的走过来,笑着打招呼,“原来是乔乔啊,我刚才还以为认错人了呢。”

    竟然是罗振宇的孙子罗帆。

    顾乔乔没想到竟然碰到他了,那么刚才自己拿着钱的样子是不是被他看到了?

    顾乔乔干笑着,“你好,罗先生。”

    “叫什么罗先生,叫我罗大哥……”罗帆显然不满意顾乔乔疏离的称呼。

    罗帆和秦以泽的冷酷不一样,他很喜欢笑,桃花眼里也满是笑意。

    看起来很温暖,也很亲和。

    她也没有矫情,“罗大哥……”

    然后又将着问道,“罗爷爷的身体怎么样了?”

    “好多了,再有半个月就可以出院了。”罗帆听到这声罗大哥,心里是很高兴的。

    他不知道祖父为什么叮嘱他一定要对顾乔乔奉以上宾,可是作为祖父指定的继承人,他知道,祖父自有他的道理。

    不过,祖父却也吩咐不得擅自去打扰。

    “那就好。”顾乔乔没有戴手表,也不知道几点了,她看了看太阳,对着罗帆说,“罗大哥,我还有事,我得先走了。”

    罗帆知道她已经嫁人了,有很多的不方便。

    也没有特意挽留,而是笑呵呵的道,“我开车来的,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不用。”顾乔乔礼貌的拒绝,“我还要去商店转转。”

    说完,顾乔乔对着罗帆笑了笑,转身朝着商店的方向走去。

    罗帆脸上的笑容依然还在,不过眸光却深了许多。

    转头看着不远处御宝轩的大门,想起了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抬腿朝着御宝轩走去。

    张毅找出了一个白玉做成的精美的支架,然后小心翼翼的拿出了核雕,他的眼中露出了欣赏之色。

    这核雕进了御宝轩的门,身价可不是那八百元了。

    不过,他暂时没有想过出手。

    这核雕在这里养上一年半载的,那价值绝对会翻上几番。

    而这个时候,罗帆大步流星的走进来。

    未语先笑,打着招呼,“张叔叔,过年好啊。”

    张毅看到是罗帆,这小子几年不见,如今竟然长成了一个玉树临风的小伙子。

    两个人自然是一番寒暄。

    然后罗帆不在客套,直接问,“刚才那个穿米黄色羽绒服的姑娘,来这里做什么?”

    张毅闻言上下打量了一番罗帆,拿起了茶杯笑了笑,“这里客来客往的,我不知道你这孩子说的是哪一个。”

    罗帆斟酌了一下,知道这是店里的规矩,就将自己父亲在初三晚上发生的事情和张毅说了一遍。

    张毅大吃一惊,待听到罗老转危为安的时候,才放下了心,“一会我要去医院看看罗老的。”

    然后又问罗帆,“你确定那姑娘就是罗老救命恩人的媳妇?”

    “我确定,刚才我们在外面打了招呼,但是我没好意思问人家来这里做什么。”

    张毅思忖了片刻,眼神眯了眯,就拿出了核雕,“这姑娘来这里卖了这个。”

    罗帆看到这样精美绝伦的核雕,也是大吃一惊,不由问道,“这是家传之物?”

    张毅摇摇头,“不,这是新雕刻的,还不到三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