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我忽然发现你们秦家不是皇宫
    顾乔乔握住菜刀的手一顿。

    然后抬眼认真的打量起了沈蔓茹。

    微卷的半长发,鹅蛋脸,眼角处有一点点的皱纹,不但不显老气,反而平添几分韵味。

    养尊处优的她,比记忆里的妈妈要年轻很多。

    只是那从心往外散发出的高高在上和优越感,让顾乔乔略带讥讽的一笑。

    她朝着窗外看去,落日的余晖下,厨房后面的花园显得有些朦胧。

    外面似乎起风了。

    蔷薇花的枝条,在寒风中瑟瑟的摇曳。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十八岁之前的她,也是父母手中的珍宝,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是妈妈从来不舍得她下厨房做家务。

    顾家的两个女儿都是娇养着长大的。

    很幸福!

    可是一旦失去了妈妈的庇佑,就好像那一丛在寒风中的的蔷薇花,无人在替她们遮风挡雨,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挺过严寒的冬天。

    所以,后来的她历尽艰辛,而妹妹却……

    顾乔乔不在去想了,深吸了一口气,掩去了眸子里的水汽,对着沈蔓茹开口问,“您真的想知道?”

    沈蔓茹点点头。

    “记得我刚来的时候,虽然没有做饭,但是我想帮您刷碗,可您在这厨房里,怎么和我说的您还记得吗?”

    沈蔓茹愣住了。

    她刚来的时候对顾乔乔一点都不满意,甚至可以说是厌憎的,她单独和顾乔乔在一起的时候,言辞都很刻薄。

    刻薄的她,在看不到顾乔乔的时候,心里觉得自己是恶人,也后悔,可是在看到顾乔乔的时候,心底里的恶魔又再次的被她放出来。

    她的脸色变了。

    眉头也皱了起来,似乎真的在回忆自己说了哪些话。

    “您和我说的那些规矩和禁忌,让我觉得自己好像进了皇宫,所以,做事的时候缩手缩脚如履薄冰,自然而然一团糟啊。”

    顾乔乔语气嘲讽,眉间却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从前的她,也确实笨手笨脚什么都不会啊,不过,真真假假的,谁会知道呢?

    沈蔓茹确实真的想起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说的最多的是:你的手洗净了吗……这不是你们乡下……农村的那些脏习惯不许带到秦家……

    当然还有更多。

    口气自然也是鄙夷不屑的。

    沈蔓茹咬咬牙,却明显的感到脸色有些涨红,她恼怒的问,“那现在呢?”

    “现在呀。”顾乔乔嫣然一笑,“我忽然发现你们秦家不是皇宫,自然而然就不紧张了……”

    牙尖嘴利。

    沈蔓茹气的转身就走。

    顾乔乔懒得去看,又开始切菜了。

    秦轩正在和秦奶奶看昨晚重播的西游记,一边看一边哈哈大笑。

    此时的秦奶奶虽然身旁有拐杖,可是几乎是摆设了。

    沈蔓茹没有想到,那个农村姑娘还有点真本事。

    可是一想到她刚才讽刺秦家是皇宫的话,又觉得心火难平。

    坐在了沙发上,脸色不大好。

    秦奶奶似乎没察觉到,依然盯着电视机,脸上满是笑意。

    秦轩扫视了一眼妻子,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悄声的问,“怎么了?”

    “……没事……”沈蔓茹想了想,关于顾乔乔想要离婚的话应该告诉秦轩,不过不是现在,还是晚上再说吧。

    现在的秦轩对顾乔乔的印象可以说越来越好了。

    电视剧好看极了,左邻右舍的也都在议论这西游记,可是此时的沈蔓茹却看不进去。

    她站起身子,去了餐厅。

    而秦奶奶看着儿媳妇的背影,对着身旁的秦轩说,“家和万事兴,乔乔现在越来越懂事,越来越招人疼,你们再不喜欢,那也是秦家明媒正娶进来的媳妇,没事的话,你们多关心关心她,那孩子虽然小,可是心里却有数。”

    “知道了妈,您放心吧。”秦轩认真的答应道。

    “再说了过几天就跟阿泽走了,这一去还不得明年过年才能回来啊。”秦奶奶的声音有些低落。

    “差不多吧,部队有规定,哪是想回来就回来的。”

    “说实话,我真舍不得乔乔走呢……”秦奶奶真心实意的说道。

    秦轩呵呵笑了,打趣道,“妈,难道您就舍得您的大孙子啊?”

    “打小就几乎跟着他太爷爷,在家里的时间并不多,来来去去的已经习惯了。”秦奶奶实话实说道。

    “我当初是想送阿泽出国留学的,可是爷爷的想法很执拗,大力支持他考指挥学院,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而且如今南方依然不平静,我都担心阿泽会去前线,刚回来的时候,我和阿泽谈了这事,他似乎很向往,如果不是他所在的驻地也是边疆,没准就主动去了……”秦轩的声音似乎带着惆怅。

    秦奶奶叹了一口气,却对着秦轩摆摆手,“阿泽自小就有主见,你们也别瞎操心了,乔乔去了也好,没准明年我就能抱重孙子了。”

    说这话的时候,秦奶奶脸上染上了一抹喜意。

    那可是五世同堂了。

    说着话的时候,顾乔乔的饭做好了。

    秦以泽没有回来,秦小雨晚上表现的也挺安静。

    不时的瞄着顾乔乔,显然被下午那个双眼泛红,满身肃杀之气的顾乔乔给吓到了。

    顾乔乔感到好笑也有些鄙夷,柿子都挑软的捏。

    这个十六岁的小丫头,以前欺负她的时候,可是欢快的很。

    如今却怂了。

    看来,这胆子也没多大啊,跟她大哥比,可差的太远了。

    却蓦然的想起,她上辈子偶然在街上看到秦小雨的那一幕。

    不自觉的弯着腰,躲在沈蔓茹的身后,水灵灵的眼睛里满是惊恐和不安。

    显然弟弟的那一刀,成了她的噩梦。

    她那冲动易怒的唯一的弟弟,这辈子,她会好好的,然后也会让弟弟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光明磊落的好男儿。

    顾乔乔低下头,掩去了眸子里的思绪。

    一直夜色渐深,秦以泽也没有回来。

    顾乔乔将最后处理好的核雕放进了一个小纸盒里,明天出去探探路,不管价格如何,对于她来讲,也就费点时间罢了。

    而所有的计划,都要在核雕卖了以后才能实施。

    顾乔乔也并没有担心,安安心心的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