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老大爷接起了电话,随后又乐呵呵的递给了秦以泽。

    听完对方的话,秦以泽沉声道,“好,我知道了,改日老六居请你吃火锅。”

    话筒里隐隐有一道粗犷的声音传来,“小秦爷,您可太客气了,要请也是我请您啊。”

    “我还有事,改日再聊。”

    “小秦爷。”对方急急的说道,“需不需要我派几个人帮您?”

    “不需要。”说完,秦以泽挂断了电话。

    扔给了老大爷十元钱就大步流星的朝着马路边走去。

    “小伙子,等一下,我还没找你钱呢……”老大爷探出脑袋喊着。

    可惜,话音还没落地呢,秦以泽已经上了出租车,随后,消失在了车流中。

    大约一个小时后,一辆军用吉普车风驰电掣的朝着帝都北部的郊区驶去。

    开车的是秦以泽,坐在旁边的是褚成峰。

    车速太快,褚成峰怪叫着,“你要去哪儿啊,开这么快,我晕车你不知道吗?”

    秦以泽皱皱眉,看向身旁的褚成峰,“去里河庄找朱建国。”说着放慢了速度,略带不悦淡淡的说道,“真应该将你扔部队里锻炼锻炼,什么臭毛病都能扳过来。”

    褚成峰懒懒的一摆手,“我可不去,我喜欢现在纸醉金迷的生活,对了,你找朱建国该不是昨晚的事情真有问题吧?”

    “嗯,白芸和宁玉丽从豪哥那里拿了一种药,药效却和白芸的反应是一样的,朱建国定是主谋之一,否则,不会一大早就出门。”

    “那怎么不直接去找白芸和宁玉丽呢?”

    “你说呢?”秦以泽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褚成峰。

    褚成峰一拍脑袋,似乎恍然大悟,却觉得自己还是没想明白,“是怕打草惊蛇还是担心那两个女人连哭带闹的不承认?”

    “算是都有吧……”说完之后,秦以泽不在说话了,而是握紧了方向盘,剑眉闪过一抹厉色,一踩油门朝着右侧的山路拐去。

    疾驰而过的车轮卷起了地面上的积雪,一阵寒风吹过,纷纷扬扬的,好似又下了雪一般。

    此时,一抹夕阳斜斜的挂在了秦家院子里的海棠树的树梢,落日的余晖给海棠树和秦家的大院子涂上了一层瑰丽的淡金色。

    虽是寒冬,却又似乎可以看到春天的希望。

    顾乔乔极其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一个精美绝伦巧夺天工的核雕。

    她在船的一个角落,刻下了七个字——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是一艘古代的小船。

    船头和船尾微微的翘起。

    中间是船舱,船篷上面的花纹是脉络分明的箬竹叶,船头临风而立一广袖长衫的公子,五官清晰,眉清目秀。

    船舱两面各有四扇窗户,其中两扇可以自由开关。

    窗户雕刻的花纹为繁琐的云图,船舱内也别有洞天,一个绿豆粒大的茶几,旁边坐着一个女子,秀发轻挽成一个发髻,发髻上斜插了一个木制的发簪,秀眉弯弯,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左手拿一本书,似乎在给坐在茶几对面的一双儿女读书。

    船尾有一个老汉正笑眯眯的手握船桨,头微微的仰着,似乎在看这天气是否会下雨。

    顾乔乔虽然不想骄傲,但是却真的很满意。

    她的这个核雕上的人物栩栩如生,或坐或站,各有姿态。

    比之课本上的,似乎更胜一筹。

    不过顾乔乔心里没有底,因为她确实不大清楚八六年的古玩市场,是否有核雕的一席之地。

    不过明天就知道了。

    顾乔乔看了一眼时间,也到了该做饭的时候。

    不过还有一些地方需要在精雕细琢一下,还有,她该给自己起个什么名字呢。

    她站起了身子,将刻刀和核雕都放在了衣柜里。

    她不想让秦以泽看到。

    收拾好之后,顾乔乔去做饭了。

    自从三十那天进了厨房之后,顾乔乔基本就接下了秦家的一日三餐,她到没有在意,而且沈蔓茹做的饭,她并不爱吃,也不想吃。

    厨房里,沈蔓茹在洗菜。

    一般的情况下,她和沈蔓茹基本都各做各的。

    偶尔说几句话,也不过是询问一下而已。

    沈蔓茹看到顾乔乔进来,她的脸色有霎那间的凝固,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顾乔乔扎好了围裙,秦家的厨房够大,她恍若没看到沈蔓茹一般的自顾自的忙起来。

    沈蔓茹扫视了一眼顾乔乔,这半年来,她一直用冷漠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她觉得,只有这样,才可以让自己的心里平衡一些。

    可是,却依然无法否认这个来自于农村的姑娘,成了自己的儿媳妇。

    就像那卡在喉咙里的鱼刺一样,吞不进去,吐不出来。

    别无他法,只能慢慢的消化。

    可到底意难平。

    有的时候,看她那受气的委屈样还有眼里的忐忑不安,心里不是不内疚,但是一想到儿子的未来要和她绑在一起,就觉得,她是咎由自取。

    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

    人都是自私的,她也不例外。

    儿子的未来和婚姻,她都没有能做的了主,那么,她的态度和想法,她自己可以做主的吧。

    她以为,顾乔乔会缠着儿子一辈子。

    可是当顾乔乔云淡风轻不带一丝感情的说出了离婚二字的时候,她没有喜悦,只有愤怒。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她是一个极其爱面子的人,儿子娶了顾乔乔已经让她丢了人,然后不到半年又离婚,这让她在同事面前,如何抬得起头来。

    而且,那些嘴碎的,又得说自己故作清高,嫌贫爱富了。

    沈蔓茹心里不是没有恨意,可是事已至此,她还能怎么办?

    她拿着两个盘子放到了餐台上,压制着心里翻腾的思绪,淡淡的说,“晚上在做个肉末茄子吧,茄子和肉末我都处理好了,你的奶奶爱吃。”

    “嗯,放着吧,一会就做。”顾乔乔头也不抬的说道。

    沈蔓茹没有说话。

    顾乔乔睥睨了一眼沉着脸站在那的沈蔓茹,“还有事吗?”

    沈蔓茹静默了一瞬,嘴角染上一抹冷意,终于问出了自己的要问的话,“顾乔乔,你明明做事利落,厨艺不错,为什么在这之前却一团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