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核雕
    那时候的奶奶还活着,看着她灵巧的小手,眼泪一滴滴的流下来。

    时间太过于久远,顾乔乔不记得他们说了什么。

    只是爷爷教她的时候,似乎不尽心,却又想要她都学会。

    她都感觉到爷爷的矛盾,好像希望她继承他的衣钵,却又不希望顾乔乔进入这个行业。

    而她的爸爸妈妈并不喜欢女儿去学什么雕刻,所以,就在这忽紧忽松的状态下,顾乔乔竟然奇异的学会了融会贯通。

    也轻松的掌握了爷爷的独门核雕技艺。

    顾乔乔此时非常感谢爷爷的这种教导,歪打正着也好,随心所欲也好,总之,这是她未来安身立命的根本。

    尤其在以后的日子里,这些东西越来越值钱了。

    不过,她的还不行。

    技艺在高,没有名气也会大打折扣。

    不过,换点小钱也是好的。

    顾乔乔终于挑选出了一个适合核雕的核桃。

    她微微的阖上了眼帘,闭目冥思了一会,然后缓缓的张开了眼睛。

    此时澄澈的双眸划过一抹灿烂的光芒,她活动一下手指,让自己的心思放空。

    然后左手拿着核桃,右手拿起了刻刀,在核桃上,刻下了第一刀。

    这一刀下去,顾乔乔惊喜的发现,带着灵气的手指似乎沾染了神力,然后神力通过手指传到了刻刀上。

    力度和灵活度好到极点,和她想象的一模一样。

    顾乔乔开始雕刻起轮廓来。

    她记得中学的时候学过的核舟记,当时学完之后,对于核雕兴趣更浓了,然后也模仿着雕刻了一个核雕。

    爷爷很开心,虽然作品有些稚嫩粗糙,毛病很多,但是却不得不承认,顾乔乔的核雕极有灵气。

    然后爷爷还很宝贝的将那个核雕给收起来了。

    只不过后来她还要上学,然后也发现了捏着刻刀的手容易长茧子,就不大喜欢了。

    真正上心的却是后来……

    也是那几年,让她的技艺突飞猛进,也终于达到了爷爷期盼的状态。

    顾乔乔收回了有些惆怅的思绪,一开始是打轮廓,现在就需要全神贯注了。

    而她还惊喜的发现,因为手指源源不断的灵气,她雕刻的速度比从前要快上十倍不止。

    几刀下去,顾乔乔就进入了状态。

    而秦以泽在书房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就离开了秦家的大院。

    关好铁大门之后,朝着ktv的方向走去。

    看似不疾不徐的步伐,实则速度很快。

    在转角的时候,秦以泽站住了。

    剑眉微微的蹙起,看向眼前的女子。

    天气冷,穿的不多,而且还爱美的只围了一个丝巾,脸蛋和鼻头冻得有些发红。

    是林清欢。

    “阿泽。”林清欢软软的叫着。

    可是在看到那俊美的让人神魂颠倒的容颜时,心里早就疼的好像被针扎了一样。

    昨晚,她和秦以泽刚刚打了一个招呼,站在一起还不到一分钟呢,那个女人就出来了。

    纵使她有万语千言想要和他说,可是在看到那女人出来的时候,秦以泽就及时的扭过头去喊住了她。

    她不过是出国一年,为什么回来的时候秦以泽已经结婚了呢。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恍如晴天霹雳,整个人都傻了。

    那一刻,她的天似乎都塌了。

    她哭了三天三夜,嗓子都哭哑了。

    曾经以为自己也许是那个特殊的存在,因为秦家老太爷,也因为在军区大院的那段日子。

    秦以泽的冷漠和凉薄几乎大家都知道,对于女孩子的示好从来视若无睹,也或者冷冰冰的让对方滚。

    虽然那是年少轻狂,但是后来也没好到哪里去,似乎有一种从骨子里发出的寒凉和疏离。

    她聪明的没去表白,也没纠缠,她拼命的掩去了自己的心思,剪去了长发,像一个假小子一样的和他还有褚成峰做哥们。

    所以,秦以泽难得的和她说话算得上是和颜悦色。

    可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以为不近女色的他,竟然结婚了。

    对方还是一个村姑。

    她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原因,但是都抵不过他已经结婚的事实。

    本来想留起长发华丽蜕变然后让他惊艳,向他表白的梦破碎了。

    她不甘心。

    所以吃过午饭,就来到了秦家的门外徘徊。

    就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让她惊喜的是秦以泽竟然出门了。

    秦以泽看着林清欢冻得有些红的脸蛋,却蓦然的想起了那个喜欢将小脸埋在围巾的顾乔乔。

    只露出那样一双澄澈的双眸,真的跟那小松鼠很像。

    “你怎么在这儿?”秦以泽见林清欢不说话,只盯着他看,就有些不耐烦了。

    “阿泽,我想和你谈谈。”林清欢温柔的开口道。

    “谈什么?”

    “我……”林清欢踌躇起来。

    她想,如果她告诉他,她喜欢他,她爱他,他会接受她然后离婚吗?

    如果不会,是不是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秦以泽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低头说,“给你五分钟时间,说吧。”

    林清欢张了张嘴,看了眼四周,“阿泽,我们找个地方好吗?”

    秦以泽眸光暗沉,“还有四分钟。”

    林清欢不敢在坚持了,抬头看着那张让她心悸的容颜,“阿泽,我出国留学才一年,你怎么这么快就结婚了?”

    “你出国留学和我结婚有关系吗?”秦以泽淡淡的反问道。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娶她,帝都那么多的好姑娘,你为什么偏偏去娶一个村姑?”林清欢不管不顾的问道。

    秦以泽的眼眸划过一抹厉色,淡然的眉目瞬间染上了寒霜,声音似乎带着冻结人心的冷意,“林清欢,你嘴里的村姑是我的妻子,我既然娶了她,她就是最好的姑娘,看在太爷爷的份上我今天给你面子,但是你要记住,我的事你还没资格来指手画脚。”

    说完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冷冷的说,“时间到了。”

    他今天还有不少事情要去做,既然在顾乔乔面前说两天之内解决,就等同于下了军令状,那小女人明摆着想看他的笑话,他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秦以泽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