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谈崩了
    “你们这一去不知道几年能回家一次,那点钱不够,再说,这是我们给你的。”沈蔓茹皱着眉头耐心的解释道。

    顾乔乔勾起了嘴角,看着别扭的沈蔓茹,却忽然开口问,“可以问您一件事吗?”

    “什么事?”沈蔓茹不悦的开口。

    “我要和秦以泽离婚,你会支持我吗?”顾乔乔直截了当的问。

    沈蔓茹蓦然的瞪大了眼睛,这才仔细的认真的大量顾乔乔,随后看到顾乔乔同样认真的神色,她咬牙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真真的,我发誓。”顾乔乔还举起了手。

    而这时候的沈蔓茹神色极其的复杂。

    来回的变换着,顾乔乔却发现,什么情绪都有,似乎唯独没有喜悦?

    怎么回事?

    她不是应该喜出望外吗?

    顾乔乔上午的时候就想了,这离婚的事情没必要在瞒下去。

    首先和沈蔓茹直接说,肯定会得到她的支持。

    虽然知道秦以泽其实不是一个听父母话的人,但是却聊胜于无。

    可是,沈蔓茹的神情到底代表着什么?

    一向高雅的她,此时脸色竟然有些狰狞,因为生气,人也在急促的喘息。

    手都有些颤抖。

    顾乔乔虽然知道她应该没心脏病什么,却在看到她这么生气的时候,闭了嘴。

    半晌之后,沈蔓茹咬着牙,声音又气又恨,“顾乔乔,没有这样的,你想嫁就嫁,想离就离,将我儿子当什么了,你想要我那么优秀的儿子成为一个离异之人,我告诉你,首先我就不会同意!”

    她怎么能让她宝贝的儿子,成为一个离婚的人。

    别人无所谓,但是对于自己完美无缺的儿子,那就是污点。

    顾乔乔不理解了,“您这话有点偏激了,现在离婚不很正常吗,无论达官贵人,还是普通老百姓,这都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您还是大学教授呢,怎么思想这么古板?”

    沈蔓茹怒极反笑,对着顾乔乔说,“别拿大帽子压我,别人是别人,和我没有关系,顾乔乔,既然决定嫁过来,就要学会如何去做秦家的儿媳妇,至于其他,我只当你今天没说过这话。”

    沈蔓茹扭头就走。

    “那如果您儿子也同意呢?”

    沈蔓茹再次的转过身子,嘴角带着顾乔乔不解的笑意,笃定的说,“我儿子不会同意的。”

    “你就这么肯定?”顾乔乔蹙眉。

    “我的儿子我了解!”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关门的时候,因为生气有些重,所以声音很大。

    顾乔乔觉得这一家人都是神经病!

    当然了,秦奶奶除外。

    她万万没有想到,离个婚竟然这么难。

    而在她的想象里,沈蔓茹应该是最支持的,却没想到,竟然反应这么强烈。

    污点?

    离婚是污点吗?

    顾乔乔不解。

    上辈子是怎么离的呢?

    顾乔乔的神色暗淡下来,上辈子离婚很顺利,是因为她和秦以泽说的那句话吗?

    “秦以泽,永远都不要让我看到你。”

    那时候的她,家人相继遇难,弟弟因为故意杀人被抓进去,她几乎家破人亡,秦家也没好到哪里去,秦小雨躺在医院里,秦奶奶也离开了人世,秦父一夜间白了头,老太爷急火攻心也倒下去,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顾乔乔脸色阴沉,她想,就算没有那句话,两家已然变成了仇人。

    这样的情况下,离婚是必然的。

    可是,这辈子呢?

    这辈子这些悲剧,是绝对不会在发生了。

    不但没发生,她反而还得到了老太爷的另眼相看。

    奶奶身体越来越硬朗,预计不用三天,就可以扔掉拐杖走路了。

    而且这辈子都不会在腿疼了。

    而她这几天,宛若蒙尘的珍珠,正在悄然的绽放着独属于她顾乔乔的芳华。

    上辈子后来也闹出了很多事的顾乔乔,沈蔓茹都没提出让儿子和她离婚。

    那么,这辈子谁会去想离婚的事情呢。

    可谁知她是重生而来,记忆都在,那铭刻在心的悔恨和痛苦,她根本就无法摆脱掉。

    顾乔乔将信封恼怒的扔在了地上,又将茶几上的钱都扫落下去。

    纷纷扬扬的,落满了地面。

    这个时候,门又被推开了。

    顾乔乔眼眸泛着猩红的光,死死的盯着秦小雨,不等她说话,顾乔乔冷声呵斥道,“出去!”

    “你……”秦小雨刚迈进去的脚倏然停下来,手心里攥着的发卡刺痛了她,她恼羞成怒,却在看到顾乔乔冰冷而又泛红的眼睛的时候,吓得心脏都停掉了一拍。

    大哥是她从小敬仰的对象,她向来很听大哥的话,尤其陪奶奶去遛弯的时候,看奶奶轻松愉悦的心情,才知道顾乔乔做了什么。

    昨晚的事情,大哥说不对劲,那就肯定不对劲。

    所以,她不会再提,然后在奶奶的提醒下,她拿出了自己最喜欢的发卡准备送给顾乔乔。

    用奶奶的话说,要分得清亲疏远近。

    却没有想到,被顾乔乔冷冰冰的赶了出去。

    她气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却心惊的朝后面看去,担心顾乔乔追上来打她,秦小雨随即紧紧的关上了房门。

    顾乔乔蹲下身子,将地上的钱都捡了起来。

    沈蔓茹的放进了信封里,连着秦以泽的工资一起放进了书房抽屉里。

    她不会用他们的钱。

    而且,那五千元聘礼,也会在离婚后还给他们秦家。

    要断,就断个干干净净。

    可是想到这里的顾乔乔,却觉得心里还是窝着一口气。

    离婚,竟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顾乔乔摇了摇头,深呼吸,闷在心里的那股气,好似纾解了不少。

    她不在去想这些,总之车到山前必有路。

    顾乔乔将衣柜里的刻刀拿了出来。

    洗好了手,坐在了书桌前,桌子上放着几个核桃。

    她想清楚了,当务之急还是要自己手里有钱才好。

    没钱真的是寸步难行。

    可惜没有玉石,只能用现成的材料核桃了。

    她会雕刻食材,但是最厉害的是雕刻玉石。

    当然了,核雕也是爷爷曾经教过她的。

    她无论前世今生,对于雕刻都天分极高。

    小的时候,爷爷在发现她的天赋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是悲喜难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