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被一匹狼盯上的感觉
    “那你为了谁去调查的?”顾乔乔不屑的问道。

    “为了……”

    秦以泽那个“你”字,在顾乔乔愤怒的眼神下,却生生的咽了回去。

    从来没想到会有一天自己的行为被人不屑和质疑的秦以泽,心头涌上了一丝从来没有过的羞恼。

    “你为了谁和我也没关系,我只要我想要的结果,至于其他,我一点兴趣都没有。”顾乔乔漫不经心的开口。

    秦以泽眸光沉沉。

    顾乔乔不为所动,依然讥笑的看向秦以泽,“快去调查吧,过几天你可就要走了呢,万一时间来不及,这大话不是白说了吗?”

    秦以泽定定的看着顾乔乔,这个仿佛竖起了无数利刺的小女人,她还真是不了解他啊。

    他朝着顾乔乔缓步走来,步子很均匀,似乎是独属于军人的那种步伐。

    似乎还带着铺天盖地的威压。

    更好像是一只发现猎物的狼,眼里闪过幽幽的寒光,似乎在琢磨从哪里下嘴比较好。

    而这样的秦以泽让顾乔乔想要转身逃跑。

    不过却还是咬牙挺住了。

    秦以泽走到距离顾乔乔一步远的地方停下了。

    凝眸看向顾乔乔,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想要将这个小女人身上的利刺都拔掉的想法。

    虽然不喜从前的她,可是却也不喜欢现在对他充满了恨意的她。

    凭什么呢?

    她想要喜欢就喜欢,说不喜欢就去离婚。

    他秦以泽是一个物品吗?

    他缓缓的勾起嘴角,在这一刻,他的眼睛里,再也没有别人,他一字一句的对顾乔乔说,“顾乔乔,我会在两天之内将事情调查清楚,你不是喜欢结果吗,所以你安心等着就好。”

    顾乔乔张了张嘴,想要说点反驳的话,却忽然有了别的想法。

    这里的内情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秦以泽最后的调查结果,是真是假,没人比她更清楚。

    她很期待。

    秦以泽假如真的调查出来,他会怎么做?

    “好,我等着。”顾乔乔同样一字一句的说道。

    秦以泽没有忽略顾乔乔眼底的那一抹兴致,他再一次的确定,顾乔乔是知道内情的。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顾乔乔,薄唇抿成了一条冰冷的直线,随后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房间。

    顾乔乔的肩膀还是垮了下来。

    就算是两世为人,在秦以泽逼人的气势面前,她还是紧张的。

    这和历练没有关系。

    因为秦以泽的气势是从小就养成的,是骨子里就有的,在加上在军校的时候就曾经参加过一次跨国大行动,顾乔乔知道,秦以泽的手里是有人命的。

    尽管那是罪大恶极之人!

    上辈子在一起生活了三年,偶然听他说起那次行动中失去的战友的时候,顾乔乔清晰的记得,当时秦以泽的眼神。

    冰冷,犀利,嗜血,却又带着一抹悲痛。

    此时此刻的顾乔乔心底升起一丝忐忑和不安,她有一种被秦以泽盯上的感觉。

    就好像一匹狼一样,只等着时机一到就扑上来咬断她的喉咙。

    顾乔乔猛烈的摇头,如果是那样,她情愿他还像从前一样冰冷。

    当当当……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了顾乔乔一跳。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进她的屋子会敲门的除了沈蔓茹也不会是别人。

    因为秦轩根本就不会来。

    顾乔乔皱眉,却本能的开口,“进来。”

    沈蔓茹推门进来了。

    站在门口看着屋子里亭亭玉立的顾乔乔,心底复杂而又有些不甘心。

    可是更多的是无奈。

    儿子性格清冷,五岁的时候就被秦老太爷给带去了军区大院。

    随后直到上学才回来。

    可是寒暑假却很少见到儿子的影子,更多的时间是陪在秦老太爷的身边。

    她看到过儿子后背的伤疤,知道那是摸爬滚打留下来的。

    她从来没想过让儿子去做一名军人。

    那是老太爷的期望,不是她的。

    她只想着自己的儿子好好读书,考上最好的大学,然后在出国留学,这是她从前为儿子想好的路。

    可没想到儿子进了最高军事指挥学校,虽然那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但是她真的不喜欢。

    可她根本就不敢和老爷子硬碰硬。

    而儿子除了对她只有母亲的尊敬之外,并不亲近。

    随后,这郁结没等想通呢,儿子又娶回来一个连高中都没念完的村姑。

    胆小,懦弱,为人畏畏缩缩,花钱大手大脚的让人鄙夷……

    这让她的郁结,更是雪上加霜。

    就更别提除夕的时候,竟然去愚蠢的撞墙进了医院,现在她出去,还有人兴致盎然的打听那天的事情呢。

    所以,她真的不喜欢她。

    甚至对顾乔乔带着恨意。

    可是这几天的顾乔乔,却不能让她忽视,每天那么耐心的给秦奶奶按摩,不管是不是讨好,这份坚持,就连秦轩在看到母亲可以拄拐走路不在依靠轮椅的时候,也汗颜。

    作为秦奶奶的儿子,他都没有做到这一点。

    刚才婆婆拿来五百元,让她给顾乔乔送来。

    她本来不想来,可是在听到秦奶奶说的那些话之后,虽然不想承认,却觉得有道理。

    所以她硬着头皮来了。

    也加上这几天的顾乔乔很乖巧,和从前大相径庭,而且做饭好吃,收拾东西利索,站在那里,也有了一点秦家儿媳妇的样子,这让她的心结放下了一些。

    可是当看到顾乔乔的时候,却还是心里有些堵。

    所以,脸色就有些淡淡的。

    顾乔乔到没在意,这要是满面笑容,才是真的惊悚呢。

    该有的礼貌还会有,顾乔乔问,“您有事吗?”

    沈蔓茹这才反应过来,她似乎没看到茶几上的钱,而是将手里的信封给了顾乔乔,淡淡的说,“明天商城上班,你去随军也需要不少东西,能提前买的都买回来,免得到时需要了没地方去买,我听阿泽说,那个地方很偏僻。”

    顾乔乔低头看着信封,眸光轻转,将信封递给了沈蔓茹,“您拿回去吧,我不需要。”

    沈蔓茹看了一眼茶几上的钱,皱眉道,“那点钱是阿泽的工资吧。”

    “应该是吧。”顾乔乔不置可否道。

    时间还是很长了,她不是每一件事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