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我只要结果
    罗家曾经一门三状元。

    有子孙官拜宰相,也有子孙统领兵将征战四方。

    那是一个底蕴极其丰厚的家族。

    即便是到了罗振宇的手里,也依然如此。

    新国成立前,他带着家里子弟为前方浴血奋战的战士们送药品,送粮食,捐款捐物,几乎折腾进了大半的家产。

    在帝都的城楼上,和那些开国元勋们,一起参加了开国大典。

    而其他的,她就不知道了。

    不过刚才听他和罗帆的话,显然是因为受到了冲击,所以才远走异国他乡。

    都说叶落归根。

    老人是想家了,所以才回来看看。

    却没想到,独自一人去看自己曾经生活过的胡同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

    顾乔乔却不得不感叹。

    这世上之事,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这句话,如今看来,确实有它的道理。

    公交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秦以泽站起了身子,回头看向顾乔乔,看她还在发呆,轻声提醒道,“到站了。”

    他都不知道这顾乔乔整天都在想什么。

    顾乔乔这才反应过来,跟着秦以泽下了车。

    冷空气迎面袭来,却让顾乔乔脑子里清明了许多。

    前世今生的纷纷纠葛,让她沉默不语的朝着秦家的方向走去。

    秦以泽不置可否的蹙眉。

    迈开大长腿,走在了顾乔乔的身侧。

    一路无话的到了家。

    沈蔓茹已经做好了饭菜,问了问医院的情况,秦以泽却没告诉沈蔓茹他救的是谁。

    顾乔乔自然不会多言。

    等吃过午饭之后,收拾好了厨房,顾乔乔回了房间。

    却不想刚才没看到的秦以泽竟然又要出门。

    她淡淡的睥睨了一眼秦以泽,朝着阳台走去。

    却不想被秦以泽出声唤住,“顾乔乔……”

    顾乔乔顿住了脚步,然后转过了身子,静静的看着秦以泽。

    “我给你的工资你怎么没动?”秦以泽沉声的问道。

    工资?

    顾乔乔皱眉,她怎么想不起来还有工资这事呢?

    “我记得刚回家给你的,你怎么都放在抽屉里?”

    秦以泽淡淡的询问着。

    顾乔乔看向了书房,她觉得记忆应该没问题,怎么会不记得呢?

    看她还是愣愣的样子,秦以泽去了书房,打开了抽屉,将里面的一叠钱放在了茶几上,“部队驻扎地有些偏远,很多东西买起来不方便,明天商场开始上班,你有时间可以去买点自己需要的日用品。”

    他的声音很平静,也很淡然,完全不受顾乔乔冷脸的影响。

    顾乔乔看向了那一叠钱,想都不想的拒绝道,“没必要买什么东西,我不可能跟你去随军。”

    秦以泽的眉峰动了动,却没在去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对着顾乔乔说,“我出去有点事。”

    顾乔乔诧异的挑眉,感到很好笑,于是嘴角带点嘲讽,头却扭了过去。

    她不想看到他,和他在一起待的时间越长,越让她感到压抑。

    可是她却没有想到,提出离婚,首先秦以泽那关就过不去。

    毕竟是军婚,如果秦以泽不同意,是很棘手的。

    秦以泽看顾乔乔扭过头去,却真的不知道她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

    是因为自己要出去她不高兴,还是因为自己没带着她而不高兴?

    他系好了大衣的扣子,觉得有必要交代一下自己的去向,同时也是提醒下顾乔乔。

    “我去ktv找豪哥,你这几天……”说到这里的秦以泽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你这几天不要和白芸接触,等我将昨晚的事情调查清楚在说。”

    顾乔乔蓦然的转过头。

    死死的盯着秦以泽,这一刻似乎全身的血液都朝着上面涌来,“你找豪哥做什么,为什么不和白芸接触,你要调查什么?”

    秦以泽放在门上的手,缓缓的放了下来,想了想,朝着顾乔乔走近了两步,垂眸道,“顾乔乔,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在问你,你要调查什么?”顾乔乔忽然抬高了声音。

    秦以泽蹙眉,却还算是耐心的开了口。

    “成峰和我说了大概,小雨也说你和白芸宁玉丽出去的时候,是去包间找我的,说包间里的人就是我,可是那人是朱建国,白芸的表哥,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该有多糊涂会将自己的表哥说成是我,而且朱建国说白芸在包间里曾经喝了一杯白兰地,小雨说了,白芸坐在她身旁的时候,看不出喝多的样子……”

    “那你想要调查什么?”顾乔乔哑声的问道。

    “白芸的疯癫状态不对劲,耍酒疯也不至于去脱衣服,所以,不是白兰地有问题,就是她喝的橙汁有问题。”

    顾乔乔怔怔的看着秦以泽,脑子里轰轰的,好像有什么在响。

    而秦以泽却以为顾乔乔被吓到了,他柔和了声音,但是眉目却有些冷冽,“顾乔乔,人心最是难测,我们不去害人,但是基本的自我保护还是要有的。”

    顾乔乔的手缓缓的攥在了一起,心底的恨意如那草原疯长的野草,瞬间就弥漫了她的心海。

    如果上辈子的秦以泽能这样敏锐的看出她的不对劲,是不是接下来的日子就不会发生那么多的悲剧?

    如果他能这样耐心的提醒她,是不是她的人生就不会那么苦难?

    可惜,这辈子,她不需要了。

    顾乔乔冷冷的看着秦以泽,眸子里的恨意却是掩饰都掩饰不住,她忽然嘲讽的开口,“秦以泽,原来你眼睛不瞎啊。”

    秦以泽拧紧了眉头,清寒的目光带着犀利,敛去了柔和的神色,他没有生气,而是淡淡的问顾乔乔,“昨晚的事情,你到底知道多少?”

    室内的气氛有些压抑,好像空气都降低了好几度。

    “ktv我第一次去,你说我会知道什么?”顾乔乔冷笑的反问道。

    “顾乔乔,你不想知道真相吗?”秦以泽深吸一口气,轻声的问道。

    “不想!”

    “为什么?”

    “我只要结果,原因和真相对我来讲,已经不重要了。”顾乔乔幽幽的开口。

    “你要的结果就是让白芸丢脸出丑?”秦以泽语调平静的问道。

    “怎么,你心疼了?”顾乔乔讥笑的问。

    “顾乔乔……”秦以泽的眉头皱的死紧,声音有些压抑的愤怒,“早和你说过,我和白芸没有一点关系,你不要将我和她扯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