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她想起罗振宇是谁了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公交车站。

    等车的人不多,在寒风中,很有些瑟瑟的感觉。

    远处有悠扬的歌声隐隐传来,似乎是在春晚演唱的那首{春光美},不知道是哪个商家速度这么快,都可以在录音机里播放了。

    也或者从前就有的吧。

    顾乔乔又朝着围巾里缩了缩。

    这让站在她身旁的秦以泽,想起了部队后山拉练时看到的那只花点小松鼠。

    看到他们,也是这样的,朝着雪堆里缩了缩。

    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

    而此时的顾乔乔,因为遮挡住了大部分的脸,倒是看不出在想什么了。

    可他知道,顾乔乔有很多事情是瞒着他的。

    这个认知,让他心里隐隐有一丝不悦。

    可是又想起了顾乔乔关于陌生人的话,其实也不无道理。

    他们彼此确实不够了解。

    虽然是夫妻,却比陌生人都不如。

    他的目光有些深沉。

    公交车来了。

    两个人上了车。

    人不多,顾乔乔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却没想到秦以泽也坐了过来。

    身姿笔挺,目不斜视,却带着独属于他身上的那种冷冽的竹叶香。

    陌生,却带着侵略性。

    顾乔乔一点都不适应,可是这时候车子启动了。

    她拧了拧眉头,漠然的看向了窗外。

    却在看到一队执勤的公安的时候,脑子里轰然的炸开。

    她身子一下子僵住,她终于想起罗振宇是谁了。

    上辈子初三的晚上,也就是昨天,一个对新国做了巨大贡献的老人,在一个胡同里被四个流氓给刺死了。

    是初四的清晨发现的。

    身体已经冻得硬邦邦的了。

    这个案子震惊了整个帝都,虽然很快就找到了凶手,但是那个胡同附近也戒严了一个月。

    而整个帝都也开始了严抓严打。

    上辈子的顾乔乔从初四开始就没有出门,她是听秦父说的。

    想到这里的顾乔乔蓦然的转头。

    直直的看着身侧的秦以泽。

    她想起来了,上辈子初四的上午,他接到电话就出了门,然后是在晚上回来的,没吃晚饭,将自己关进了书房里。

    一整夜都没出来。

    不知道是恨,还是因为爱。

    关乎秦以泽的一切,她都记得很清楚。

    她记得本就清寒如雪的秦以泽,在那天之后,就成了冰封的寒潭。

    当时的她以为是因为她丢了脸,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并不是。

    那天在丢脸,也没有初一那天难堪。

    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好分析了。

    秦以泽是一名军人,也是一名难得的军事天才。

    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性。

    而那天,因为秦小雨和白芸一路上喋喋不休,秦小雨的嗓门很大,而她当时脑子里昏沉沉的,走路都踉跄着,白芸一边扶着她,一边和也扶着她的秦以泽说话。

    所以,在路过那个胡同的时候,竟然没有察觉到那里有异常情况发生。

    这辈子,一路走来很安静,自然他就第一时间听到了老人微弱的呼救声。

    顾乔乔看着秦以泽宛如雕刻一般的完美的侧面,心里想,在上辈子,在公安排查到他们正好在那个时间路过的时候,这个男人,是不是心里极其的自责和后悔?

    是不是,这件事让他视为一生的愧疚。

    尽管其实如果没有她,上辈子的老人也难逃一死。

    但是,不管如何,他发现了,他去救了。

    而不是在公安的问询下,才知道自己错过了救人一命的时机。

    那时候的秦以泽其实是春风得意意气风发的,同龄人中少有他这么优秀的。

    顾乔乔想,上辈子的他,在公安的面前,是不是无地自容?

    这些,她都不得而知。

    却清晰的记得,在她后来和他说她那天没喝醉,这事不对劲的时候,不但没有听她细说,反而漠然的离去。

    此时此刻的顾乔乔思绪翻腾,却不知道她盯着秦以泽看了多长时间。

    秦以泽有些疑惑,也有些好笑,还有点莫名其妙。

    顾乔乔的眼神很奇怪,似乎在透过他看着谁?

    这个认知,让秦以泽蹙起了剑眉,依然目不斜视,却淡淡的开口,“看够了吗?”

    后面响起了一个女孩吃吃的笑声。

    顾乔乔这才惊觉,她木然的扭过了头,看向了窗外。

    她似乎是理解了上辈子他那几天的漠然和隐隐的不耐,但是,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却永远不会原谅!

    白芸,秦小雨,宁玉丽,朱建国……

    如果没有这些人的陷害,如果两个人和别的夫妻一样走回家,怎么可能不发现胡同里的事情?

    或者说,当时的他,是应该让白芸和秦小雨闭嘴的。

    那么,也能听到。

    顾乔乔却有些讪讪的,好吧,其实她也是一路上哭着回家的。

    可是……如果……

    那么多的假设,让顾乔乔的嘴角染上了一抹冷笑。

    所有这些又如何,都抵不过人心的可怕。

    她咬着嘴唇,幸好一切又都重新来过了。

    罗振宇这辈子不但没死,还因祸得福的让他的身体比从前还好了很多。

    顾乔乔僵直的身子终于放松了下来。

    而一旁的秦以泽,觉得顾乔乔被他说得不好意思了。

    心里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是不是言重了?

    她最近其实很少正眼看自己,偶尔一瞥,却在也没有了从前的羞涩和情意。

    很多时候,都似乎在透过他看着什么。

    那陌生的神情,若有所思的样子,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也许这是人的劣根性吧。

    当她满怀爱意的时候,他觉得是负担,当她真当他是陌生人的时候,他却希望,那双澄澈如水的眸子里,是有他的影子的。

    秦以泽鄙视自己。

    既然不反对她偷看,刚才还揭穿干嘛?

    只当不知道就好了。

    他眼角的余光看向了顾乔乔,却发现,这小女人几乎大半个身子都扭过去了。

    秦以泽的薄唇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一双星眸,在疾掠而过的阳光下,泛着潋滟的光泽。

    而此时的顾乔乔,心里想的却是罗振宇那个老头。

    她昨天曾说过,往上数三代,大都泥腿子出身。

    这话有道理,但是却不适合用在罗振宇身上。

    那是真正的名门望族。

    就算是往上数十代,也是赫赫有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