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她竟然哑口无言
    顾乔乔凝眉看向秦以泽。

    似乎是在观察他这话的真实性。

    片刻之后,顾乔乔知道,秦以泽是真的没有离婚的想法。

    可是这算什么呢?

    这样绑在一起,他不痛苦吗?

    也或者,他根本就不认为婚姻是人生的大事。

    所以才给了她婚姻,给了她妻子的称号,他是不是觉得,做到这样就可以了。

    但是,他作为丈夫的责任呢?

    顾乔乔的眸子里染上了一抹冷冽的恼意,她认真的问秦以泽,“你觉得我们这样像夫妻吗,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未来那么漫长,这样的日子会很痛苦,早早的分开,才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秦以泽站在距离顾乔乔有五步远的地方,清晨的阳光将顾乔乔整个人都笼罩住,竟然有一种如诗如画的立体感。

    而少女白皙如玉的肌肤,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温暖的光泽。

    竟然让秦以泽的眼眸亮了一分。

    当一个人的心情变了,看人的眼光也变了。

    秦以泽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心里也在回想着顾乔乔的话,陌生人,痛苦?

    他有些不悦,觉得顾乔乔是在无理取闹。

    片刻之后,就在顾乔乔以为他会像往常那样淡漠的离开的时候,室内响起了秦以泽清越的嗓音。

    如水滴落在水涧上的青石上,虽悠扬悦耳,却冰冷冷,不带一丝温度,“顾乔乔,在你指着我说想嫁给我的时候,我记得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第二次见面就是婚礼,随后因为特殊任务我提前归了队,如今这是第三次,你才来考虑陌生人的问题,是不是有点晚了?”

    顾乔乔蓦然一愣,随即羞恼起来,她拧起了秀眉,红唇张了张,却发现在陌生人这个问题上,她似乎不在有发言权。

    秦以泽嘴角染上一抹冷意,直直的盯着似乎哑口无言的顾乔乔,“至于说痛苦,我从来没觉得和你结婚很痛苦,而你在除夕之前,也没觉得痛苦,一个人在一夕之间的想法会天翻地覆,除非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人生,你告诉我真正的原因,我可以考虑一下。”

    顾乔乔怔住了,秦以泽的话,让她的心也提了起来。

    她知道秦以泽的敏锐,也知道他对她有怀疑和不解。

    她垂在身侧的手,缓缓的攥在了一起。

    她怎么告诉他真正的原因?

    说她从上辈子回来的,说她的上辈子和他中间除了痛苦,还有两家的仇恨?

    别说他会不会相信,她自己也绝对不会说的。

    这是她一个人的秘密,是要带进棺材里的秘密。

    而她也发现了,秦以泽并非她印象中的沉默寡言。

    当他想要和她认真的探讨某个问题的时候,她几乎没有反驳的能力。

    这个认知,让此时的顾乔乔有些羞愤。

    而她的羞愤就表现在了脸上,脸颊好似朝霞出云,却无端的染上了一抹生机。

    秦以泽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也敛去了刚才有些冷冽的气势。

    看到这样的顾乔乔,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好像严厉了一些。

    他低垂着眉目,缓和了声音,“既然没有合适的理由,就先和我去医院吧,就算是昨晚的老先生没有特意让你去,你陪着我去医院看看他,也是正常的。”

    说着,自顾自的来到了衣柜前,拿出了呢子大衣穿好,又打开了另一个衣柜门,待看到那花花绿绿的衣服时,俊眉微不可查的皱了皱。

    顾乔乔看到秦以泽竟然打开了她的衣柜门,皱着眉头打量着,她连忙走过去,一把的关上了门,没好气的说,“看什么?”

    秦以泽退后两步,戴好了围巾,不在意的对顾乔乔说,“我在客厅等你。”

    “我不去。”

    “你不好奇老先生为什么一定让你去吗?”

    “知恩图报,老先生是个有良心的人。”顾乔乔意味深长的说道。

    秦以泽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并没有去深究顾乔乔话里的含义,而是云淡风轻的转移了话题,“白芸的母亲骨子里是一个不讲理喜欢胡搅蛮缠的人,如果我没估计错,她想来找你算账,白芸肯定会拦着,如今这两人定是在争执,你就算是摆好了战斗的姿态,恐怕最后也会失望。”

    顾乔乔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战斗的姿态?

    她有这么明显吗?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她确实在满怀豪情的等着白家的人。

    可同时心里却思绪翻腾,苦涩涌上心头。

    既然他这么聪明,为什么上辈子他就没看出来她是被陷害的呢,而且第二天的时候,在接到一个电话之后,就离开了一整天。

    该有多薄凉,才对她的一切视若无睹。

    顾乔乔冷哼了一声,离婚的事,找个合适的时机让沈蔓茹知道,她想,沈蔓茹肯定巴不得呢。

    想到这里,她拿出了一件羽绒服,她改变了主意了,为什么不去,这个人情凭什么都白白的便宜了秦以泽。

    如果没有她这双带着灵气的手,就算是叫来了救护车,拉走的也是老先生冰冷的尸体。

    她一边穿衣服,一边嘲笑道,“你倒是很了解白芸啊,你怎么就知道她会拦着呢,没准巴不得她妈妈找我算账呢。”

    “不会。”秦以泽笃定的摇头,“泼水是一个果,但是还有一个因呢,扯来扯去,只会越来越乱,白芸心眼那么多,不会让自己落到尴尬的境地。”

    “你知道她心眼多?”

    “好像比你多。”秦以泽一点没客气。

    “你……”顾乔乔语噎。

    秦以泽看了看时间,不想和顾乔乔斗嘴了,他的眸子划过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率先朝着屋外走去。

    顾乔乔这一路上想了半天,最后觉得秦以泽说的对。

    白芸不会让她赔礼道歉的。

    她心里有鬼,做了亏心事,当然害怕鬼敲门了。

    如果她还是从前傻乎乎蠢了吧唧的顾乔乔,白芸一定不会放过让她低头的机会。

    但是现在不行。

    因为白芸也知道,顾乔乔再也不是从前任她摆布的顾乔乔了。

    她在没有完全的把握之前,她当然不会冒险。

    没准还会和从前一样亲热,然后等着适当的时机,在咬她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