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他做的早餐
    现在回想,那油漆没准都是白芸安排人弄的。

    至于其他的花销,她不在去想了。

    总之都是她愚蠢。

    在半年的时间里,竟然将六千元都花没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钱秦家人确实没用一分。

    顾乔乔关上了衣柜的大门。

    秦家人不待见她,自然也不关注她。

    所以,这六千元怎么花的,也没人放在心上。

    不过这钱其实还有八百元被白芸借去了。

    顾乔乔皱眉,这钱只怕不好要回来,因为一没证人二没借条的。

    白芸怎么可能承认呢。

    看着钱包里的十二块零五毛,顾乔乔面色微凉。

    这点钱连火车票都买不到。

    顾乔乔站在了阳台上,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就算是多活了一辈子,她的心眼也没有白芸多,心性也没有白芸狠。

    她刚来帝都的时候,干净的就好像一张白纸一样。

    大都市的繁华和喧嚣,让她又自卑又自傲,单纯的她被白芸一哄就上了钩。

    一个不知道自己站在地狱的边缘,一个狠狠地伸出手。

    而上辈子经历了常人一生都没有经历过的苦难的她,在重活一世的时候,却依然心存善念,处处被动。

    白芸伸手,她就去挡,白芸缩回了手,她也连忙退回去。

    其实她和白芸之间,要算的账实在太多。

    顾乔乔想,今天的白芸是一定不会甘心吃了哑巴亏的,她在被动下去,也许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主动出击,这个想法不错。

    顾乔乔回到了卧室,此时已经十一点多了,秦以泽今晚应该不会回来了。

    她上了床,绷紧的神经在放松了之后,就感到极度的疲乏,顾乔乔很快就沉沉的睡去了。

    迷迷糊糊之中,一道清冽的气息在她的头顶萦绕,好像她在竹林里闻到的竹叶清香。

    似乎有一道若有所思的视线在注视着她,让她感觉有些清寒,于是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等在睁眼的时候,已经是翌日的清晨了。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射到屋子里,带来了丝丝的暖意。

    顾乔乔看着身侧另一半干净整洁的床,空气中有熟悉而又陌生的清冽的气息。

    昨晚不是梦,原来秦以泽竟然回来了。

    顾乔乔看看时间,她连忙起床,洗漱好之后,出了房间。

    餐厅的餐桌上,竟然摆好了早餐。

    离着不远,闻到了浓浓的小米粥的香味。

    而在窗户前,秦奶奶竟然没有坐轮椅。

    而是拄着一根紫檀木的拐杖,正笑眯眯的和秦以泽说话。

    顾乔乔悄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又悄悄的攥起来。

    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笑意。

    对于未来,她更有信心了。

    秦以泽回头,就看到了那个巧笑倩兮的女孩。

    乌黑的头发扎成了马尾,红色的针织衫,显得脖颈修长而又白皙。

    气质如兰,却又亭亭玉立。

    秦奶奶看到顾乔乔,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看着顾乔乔要过来,摆手说道,“乔乔你别过来,我走过去。”

    说着拄着拐杖,一步步的朝着顾乔乔走去。

    秦以泽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笑意,今天的奶奶因为没有坐轮椅,格外的开心。

    人也似乎精神了很多。

    他知道顾乔乔每天晚上都要给奶奶按摩,就连昨天,也是按摩好了之后,才出去的。

    只是单纯的以为这是顾乔乔的孝心,家里的人包括他在内,都没放在心里。

    甚至秦母很不以为然。

    大医院都说这病不好治,年龄大了,只会越来越严重,如今能不继续恶化,就已经很不错了。

    却没想到他今早醒来跑完步,就看到奶奶竟然拄着拐杖出来了。

    不能说健步如飞,却真的可以走了。

    而且没有丝毫勉强和痛苦。

    这让秦以泽素来清冷的脸部线条,柔和了许多。

    顾乔乔没去看秦以泽,当她看到秦奶奶显摆的走到了她的面前,点点头,笑道,“奶奶,那法子果然有用,在有一个星期,我想你没准就可以扔掉拐杖了。”

    “真的吗?”

    “嗯,真的。”

    “那可太好了,乔乔,等奶奶可以走了,奶奶带你出去玩。”秦奶奶的声音都带着喜意。

    “不过奶奶,这几天可以行走锻炼,但是每次不要超过十分钟。”顾乔乔不放心的叮嘱着。

    顾乔乔这是第一次用手的灵气给人治病,知道效果肯定不错,但是却还是小心点好。

    “好好,都依你。”秦奶奶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顾乔乔笑了。

    秦奶奶指着餐桌,有些得意的说,“乔乔,这是我和阿泽一起做的早餐。”

    这几天早晨都是顾乔乔起来做早餐,而今早却看到跑步回来的秦以泽进了厨房。

    知道疼媳妇的都是好男人。

    她心里高兴,自然也要让顾乔乔知道。

    顾乔乔却丝毫不意外,记得随军的那三年,秦以泽只要有时间,总是亲自下厨做饭的。

    虽然简单,味道却都不错。

    最起码比当时的顾乔乔的手艺要好很多。

    这个男人向来不喜欢委屈自己,就好比他不喜欢她,就从不对她做亲昵的动作。

    在后来的日子里,顾乔乔想,他唯一的委屈就是娶了自己吧。

    而此时的秦以泽又发现了,顾乔乔喜欢走神,也就是发呆,好似在回忆着什么。

    而这时候的顾乔乔,似乎和他们不再同一个世界。

    掩去了心头这怪异荒诞的想法,秦以泽扶着奶奶坐下,而顾乔乔去了厨房,将熬好的米粥端了上来。

    秦小雨走出屋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的瞪了顾乔乔一眼。

    却也没想到,顾乔乔放下了粥锅,一双清眸氤氲着清晨的水光,她不解的问,“秦小雨,你为什么这么凶狠的瞪我?”

    秦小雨万万没想到顾乔乔竟然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一点余地都不给她。

    她张了张嘴,想否认又觉得没面子,她终于想起来,顾乔乔好似和过去不一样了。

    “哼,昨天的事情都怪你,是你让白芸姐姐那么狼狈的。”秦小雨气呼呼的指责道。

    “秦小雨。”秦以泽忽然开口,刚柔和的眉目又冷冽起来,昨晚的事情没有弄清楚,他不希望秦小雨卷进来。

    妹妹被家人保护的太好,有些不谙世事的天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