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我要回家
    因为这种药是从国外弄来的,知道这药的人很少。

    距离83年的严打虽然过去不到三年,但是如果被外人知道,下场绝对很惨。

    她一把的捂住了白芸的嘴。

    白芸呜呜的哭起来。

    顾乔乔没有在追问下去,这家ktv的背景很深,主人豪哥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

    不是她胆小懦弱,是因为这里只有她顾乔乔势单力薄,她拼不起。

    闹大了,这些人想要迁怒于她这个没钱没背景的人,轻而易举。

    反正她要的效果达到了就可以。

    秦小雨有些不明所以,不过看白芸哭得凄惨,也连忙开始安抚,却还是不忘指责顾乔乔,“你和白芸一起出去的,你为什么没照顾好她?你……”

    “秦小雨!”一道清冷而又淡漠的声音在人群外响起,众人一起回头,打断了秦小雨话的是秦以泽。

    显然是刚从外面过来,大衣还没有脱下,清隽如画的眉目之间好似带着一层寒霜。

    整个人淡淡的,却带着不怒自威。

    秦小雨闭了嘴。

    心里有些摸不清大哥的想法。

    秦以泽的身旁是带着不羁笑容的褚成峰,他将手放在了秦以泽的肩膀上,似笑非笑道,“秦以泽,你的小媳妇怎么和她们形容的不一样呢?”

    秦以泽淡漠的看了一眼放在肩膀上的手,褚成峰无趣的撇撇嘴,弹了弹秦以泽的肩膀,干笑道,“嘿嘿,外面下雪了,你肩膀上有雪花……”

    说完,顺势放开了手。

    这家伙,进了部队之后,似乎性子更冷了。

    秦以泽皱眉,“到底怎么回事?”

    褚成峰简单的说了一下,秦以泽睥睨着他,“你就这样看热闹?”

    “我和白芸也不熟啊……”褚成峰理所当然的说道,“而且,女孩子的事情我怎么好插手呢。”

    秦以泽默然。

    却将目光放在了顾乔乔的身上。

    顾乔乔也恰巧看过来,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的某一处交汇。

    秦以泽一怔。

    他从来没想到,人的目光里可以有这么多的东西。

    仇恨,快意,讥讽,悲伤,却又带着苍凉……

    而奇怪的,他竟然看懂了。

    他朝着包间里走去。

    当老大当习惯了,他冷眼扫视了一眼众人,淡淡的问,“都看够了吗?”

    众人面面相觑,却也乖乖的散去了。

    秦以泽皱眉看了一眼狼狈的白芸,问朱建国,“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秦以泽进来,朱建国就有些发憷。

    秦以泽的狠厉,他曾经领教过。

    如果被他知道,他和表妹合起伙来算计他媳妇,他会不会被秦以泽打死呢?

    他人不怎么样,但是脑子却不笨,急忙的说道,“没事没事,就是小芸刚才在我这儿喝了一杯白兰地,结果一下子就喝多了,没事了,我带小芸回去。”

    宁玉丽和孙莹可也连忙跟着点头,拉着白芸朝着屋子外急急的走去。

    如今计划失败了。

    那么最好的结局就是别让人知道曾经有这个计划。

    白芸自然更知道这个道理,她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她故作难受的用双手捂着额头,但是在路过顾乔乔身边的时候,淬了毒的目光如阴冷的毒蛇似乎想要将顾乔乔咬死。

    顾乔乔微微一笑,“知道自己喝多了就好,我也算是洗清了嫌疑,否则,你见人就说我害得你,我真是比窦娥还冤枉呢。”

    “顾乔乔……”白芸咬着牙,却看到了神色淡漠的秦以泽,她目光一转,泫然欲泣,“嫂子,我都这样丢脸了,你就别落井下石了。”

    不得不说,白芸确实比上辈子的她厉害。

    眨眼之间,就可以让自己解脱困境。

    顾乔乔不在意的一笑,“你这人真是心眼多,你刚才跟大伙说我害你,还骂我不得好死,我不过是为自己说了句公道话,怎么就成了落井下石呢?”

    听着好似漫不经心,却让宁玉丽和孙莹可不敢在张嘴帮腔。

    只能用目光凌迟着顾乔乔。

    秦以泽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星眸划过一抹暗光,看来他的小妻子果真和从前不一样了。

    他保持了沉默。

    而白芸更是哑口无言。

    手死死的攥在了一起,直到手心里传来了刺痛,才缓缓的松开手,她低着头,可怜兮兮的说,“嫂子对不起,我刚才喝多了,说的都是醉话,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好吗,求你了……”

    顾乔乔凝眸看向白芸,“你赶紧回去吧,大过年的感冒了可不好。”

    白芸看着云淡风轻的顾乔乔,掩去了眸子里的恨意和阴毒,她看着几步远的秦以泽,未语泪先流,哽咽道,“泽哥哥,可以求你一件事吗?”

    秦以泽沉默了一瞬,才开口道,“你说。”

    “我今天太丢人了,回去后我爸妈要是问起来,求泽哥哥帮帮我。”白芸抱着双臂,无助的样子很是惹人怜惜。

    尤其一双哭红了的眼睛还有狼狈的姿容,让秦以泽的眉头皱了皱。

    从小到大,他确实第一次看到白芸这样狼狈,几息之后,他点头,“好。”

    白芸的嘴角漾开了一朵笑容,湿漉漉的眼睛深深的凝望了一下秦以泽后,就跟着宁玉丽和孙莹可匆匆的走了。

    秦小雨也担心的跟了过去。

    看着小姑娘的背影,此时此刻的顾乔乔没有胜利的喜悦,只有一种无以伦比的孤单和寂寥。

    当一个人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看她做什么都是对的,反之,做什么都是错。

    她更想家了。

    想疼爱自己的爸妈,想可爱的弟弟妹妹,想姥姥,也想家里那半泥半砖依山傍水的三间房。

    想院子里的沙果树,想院子后在春天里开的绚烂的杜鹃花。

    顾乔乔抬腿就要朝着外面走去,却被秦以泽拦住了,“你要去哪儿?”

    “我要回家。”

    顾乔乔喃喃的说道。

    可秦以泽不知道此家非彼家。

    心里升起了一丝奇妙的感觉,他眉眼略柔和,“你的羽绒服呢?”

    羽绒服?

    在包间里。

    顾乔乔回过了神,朝着包间的方向走去。

    本来不想见到那些人的,今日一别,在无相见的可能。

    她本来想让秦以泽帮着拿衣服,自己不进去的。

    可是转念一想,她为什么要躲着她们呢?

    她顾乔乔又没做亏心事,她怕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