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男子上前,一把的推开她,呵斥道,“孙莹可,你瞎啊,竟然敢打小芸?”

    孙莹可被推的坐在地上,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宁玉丽瞪大了眼睛,尖叫着,“怎么是白芸,顾乔乔呢?”

    “我在这儿。”顾乔乔站在门口,似笑非笑,“既然你们都认识,赶紧给她穿上衣服,冻着了可不好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小雨和包间里的女孩还有一部分男生,已经到了门口。

    门,是大开的。

    一眼就看到了屋子里的景象,所有人的眼睛刷的一下瞪圆了。

    穿着背心的白芸,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男子,还有宁玉丽和孙莹可。

    有人好奇的问。“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啊。”

    “那男的不是白芸的二表哥朱建国吗?”

    顾乔乔心神一凛,阴鸷的目光看向了屋子里的人。

    二表哥啊。

    不但认识,还是亲戚呢。

    顾乔乔前世今生最恨的就是白芸,这个披着白莲花外衣的女人,她的心肝都是黑色的。

    所以,无论今生白芸过的如何,她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此时的白芸好像才有些清醒过来,她扫视了一眼四周还有门外看热闹的众人,又看到自己**的样子。

    本来有些潮红的脸颊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她的嘴唇哆嗦着,颤抖着手在宁玉丽的帮助下穿好毛衣,宁玉丽将她扶起来,孙莹可也蒙了。

    刚才打的太用力,手心都有点疼了。

    她害怕了。

    白芸这人表面看起来温柔善良,其实骨子里恶毒的很。

    她爸爸的事情还要拜托白芸家帮忙,她怎么敢得罪她?

    询问的目光看向男子,而男子的神色懊丧极了。

    孙莹可毕竟已经上班了,反应很快,指着顾乔乔,疾言厉色,“是不是你欺负了白芸?”

    “我是女人,我怎么欺负白芸的?”顾乔乔淡淡的开口。

    “白芸身上的水和酒是不是你泼的?”宁玉丽厉声的问道。

    而白芸脑子里乱哄哄的,死死的盯着顾乔乔,咬着嘴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而冷静下来的白芸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有的模糊了,可是有的还记得很清晰。

    那杯橙汁?

    顾乔乔没喝?

    是自己喝了?

    不等白芸想明白,顾乔乔痛快的点头,“是我泼的……”

    众人震惊的看着顾乔乔。

    她又接着说道,“如果不让她清醒,她会将身上的衣服都脱光的,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问她的二表哥。”

    顾乔乔做好了被反咬一口的准备。

    而众人的神情更是变得微妙了。

    秦小雨则是朝前挤过去,看了眼面色已冷的顾乔乔,又看了眼白芸,而白芸一下拉住了秦小雨,泪如雨下,“小雨,你嫂子她……”

    欲语还休的样子,让秦小雨心头火起,指着顾乔乔质问道,“大嫂,你和白芸姐姐一起出来的,她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你干的?”

    顾乔乔本来以为坚强如铁的心,此时还是有些酸楚,她做人该有多失败啊。

    竟然让秦小雨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反过来指责她。

    前世今生,不管是被陷害,还是及时抽身,她都是犯错的那一个。

    上辈子她比白芸还狼狈,是被逼着跪在地上道歉的。

    那个时候秦小雨做什么呢?

    和白芸站在一起,如看小丑一样的看着她。

    没有帮她开口说一句话,哪怕一个字,一个善意的眼神都没有。

    假如当时的秦小雨能像现在对白芸一样的对待她,她想,这辈子她会像恩人一样的报答她。

    可惜啊……

    不过,秦小雨是傻逼,她却不能在这里和她吵架,因为白芸要的就是分散大家的注意力。

    她怎么好让她如愿呢?

    顾乔乔看着白芸,眸光如寒冰,“白芸,刚才你和宁玉丽拉着我说……我家秦以泽就在这个包间,等我和你进来一看竟然是你们认错了人,谁能想到那是你二表哥,你怎么会将你的二表哥误认成了秦以泽呢?”

    这话传递的信息量好大啊,有的人就用犹疑的目光看着白芸和朱建国。

    这两个人在搞什么鬼?

    “顾乔乔你……”白芸脸色青白交加,阴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顾乔乔。

    想要阻止她,可是顾乔乔的语速极快。

    “我拉着你要往出走,结果你一下子就扑进了你二表哥的怀里,开始撕扯着他的衣服,还摸来摸去的,我当时都吓傻了,然后听到你二表哥管你叫小芸,这才知道你们是认识的,可没想到,你接下来又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我如果不用凉水将你泼醒,你接下来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顾乔乔,你血口喷人,我没有我没有……”白芸凄厉的嘶吼着,“是你,一定是你害得我。”

    怎么会这样?

    她的脑子都快要爆炸了。

    “我害得你,我怎么害得你?难道我和你二表哥一起脱了你的衣服?”顾乔乔平静的质问着。

    人群开始交头接耳,“白芸和她二表哥的关系可好了,怎么可能帮着顾乔乔脱自己表妹的衣服,他就不怕被白芸的爸妈知道打死他啊。”

    “对啊,可是白芸怎么会忽然这样呢?”

    “她喝酒了吗?”

    “不清楚。”

    “是不是喝多了,酒后乱性啊。”

    虽然白芸的人缘好,但是却也不是个个都能交好的。

    也有人看她不顺眼。

    自然怪话也很多。

    顾乔乔眸光一转,很伤心的说,“白芸,大家都知道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很好,我帮你是应该的,没想得到你的感谢,可你也不能反咬一口说我害你啊。”

    白芸看着众人的目光,她的脑子里终于爆炸了,她不管不顾的喊道,“就是你害了我,此时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你,脱衣服朝男人怀里扑的也是你,你换了我们两个人的橙汁,顾乔乔,你不得好死……”

    顾乔乔身子蓦然挺直,犀利的目光看着白芸,“你给我喝的橙汁怎么了,你把话说清楚……”

    瞬间这里就安静了下来。

    围着的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心里纳闷,橙汁怎么了,刚才她们都喝了啊。

    “白芸你不要说了……”宁玉丽吓坏了,豪哥给药之前可说了,如果敢泄露出去,他绝对绕不了她们两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