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这药真霸道!
    当时的顾乔乔蒙了,而白芸和宁玉丽一起拿过来两盆凉水,急迫的对大家说她喝多了,对着顾乔乔就泼了过去。

    顾乔乔确实醒了。

    也看清了被她撕扯的男子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后来,秦以泽来了,脱下了他的大衣包着顾乔乔离开了包间,离开了ktv。

    顾乔乔想到这里,面沉似水。

    上辈子,在后来的日子里,她静下心来想了无数次,可是还是有的地方想不通。

    白芸和宁玉丽,两个女孩子如何设的局?

    当时的她因为药性发作,意识是迷离的,记忆自然也是支离破碎,她想那个男子显然是有女伴的,就是后来进来的那个柳眉凤目的女子。

    可是,为什么他连挣扎都没有一下。

    是男人的劣根性,还是这里有猫腻?

    顾乔乔不得而知。

    而此时已经到了包间的门口。

    从门缝里倾斜出的灯光,被屋内的影子分割的有些凌乱。

    白芸的呼吸却越来越急促,身体热的好似燃烧一样,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脑子里都有些糊涂。

    顾乔乔一把的推开了包间的门。

    果然,一个背影肖似秦以泽的男子,正站在房间的中央,背对着她们三个人。

    宁玉丽拉着白芸,对着顾乔乔说,“顾乔乔,你自己进去叫他,我们在门口等你。”

    然后一伸手,就要推顾乔乔进门。

    顾乔乔身子一躲,宁玉丽扑了一个空,白芸身子一踉跄,就被顾乔乔拉了进来。

    顾乔乔死死的拉着白芸的手,对着宁玉丽说,“白芸不是外人,让她和我作伴,你在外面等着。”

    宁玉丽狐疑的看了一眼白芸,白芸想抽出手,却被顾乔乔抓的死紧,不得已对着宁玉丽使了一个眼色。

    宁玉丽放心的离开了。

    顾乔乔将门虚掩上。

    屋子里的男子转过了头。

    很普通的一个人,大约有二十多岁的样子,除了身形高大之外,其他的无一可取之处。

    投过来的目光还透着猥琐。

    顾乔乔的双眸有些阴鸷,这人和那个漂亮的女人真的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而此刻男子竟然和白芸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停滞了一下。

    似乎心照不宣的点点头。

    顾乔乔明白了,这是认识啊。

    心底弥漫上了无边的冷意,都是二十左右的女孩子,怎么心肠可以这么恶毒?

    顾乔乔拉着白芸朝男子走去,到了跟前,对着白芸说,“白芸,这不是秦以泽啊,你们认错了,我们走吧。”

    说着,欲转身,却脚下一个踉跄,她的手稍微一使力,就将白芸准确的推进了男子的怀里。

    顾乔乔在上辈子偶然知道,这是什么药。

    据说,可以让烈女瞬间化身为yu女,只要看到男人,不管老少与美丑,只要一碰到,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此时的白芸就是这样。

    那异性的气息,勾起了体内压抑的澎湃的渴望,她什么都顾不得了,开始疯狂的撕扯起了男子的衣服。

    男子愣住了。

    朝后退去,白芸却一下子将他扑倒,压在了地板上。

    然后对着男子的嘴巴就亲去。

    男子这才反应过来,气急败坏道,“小芸,你疯了?”

    顾乔乔眸光转暗,却捂住了嘴站在了一旁,好像吓傻了一样。

    被药性支配的白芸神情癫狂,目光狂热,手伸进了男子的毛衣里,四处游走。

    嘴里喃喃道,“泽哥哥……泽哥哥……”

    男子的脸涨红,呼吸也急促,却还是抓住了白芸的两只手,将她推了下去。

    白芸双眼迷离,脸颊潮红,身体热的好似火烧,再也控制不住了,她开始脱衣服。

    男子看着一旁好像吓傻了的顾乔乔,大声的喊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这个死丫头,对她做了什么?”

    “你认识她?”顾乔乔退后一步,终于开口问。

    “我……”男子却又顿住了。

    而此时白芸也将外面的毛衣脱去了,里面是红色的小背心,露出了雪白的肚皮。

    果然加了倍的药效就是霸道。

    眼见得白芸还要脱背心,男子冲上前去按住了白芸的手,对着顾乔乔厉声的喊道,“还不过来帮忙。”

    顾乔乔眨了眨眼,对着男子说,“白芸好像喝多了,你按住她,我让她醒醒酒。”

    男子此时也顾不得去细想了,他不按住也不行啊。

    在脱下去,就全光了……

    这要是被姨夫知道,还不得打死他啊。

    顾乔乔拿过了茶几上的红酒瓶,果然盖子都打开了。

    她走上前两步,对着白芸就倒了下去。

    白芸此时正贴着男子的胸膛,舒服的眯着眼睛,嘴里发出的声音,让人听着都脸红。

    因为两个人在厮打,这红酒也有一半倒在了男子的身上。

    顾乔乔放下空瓶子,急急的说,“不行,你还得按住她,我去弄凉水。”

    男子此时有些六神无主。

    他没想到竟然变成了这样的局面。

    不是说发酒疯的是秦以泽的媳妇吗?

    可是,那个顾乔乔好像很清醒啊。

    顾乔乔朝着一侧的酒水间走去。

    果然看到准备好的两盆自来水。

    手伸进去,冰凉凉的。

    顾乔乔将两盆水折在了一起。

    顾乔乔端着盆很快就走到了在地板上翻滚的两个人面前,瞅准机会,朝着白芸泼去。

    白芸啊的一声惨叫。

    这凉水果然有效,她竟然停下了动作,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不过目光还是有些迷离。

    男子不敢放手,喊着顾乔乔,“你快点将毛衣拿过来。”

    顾乔乔拿着毛衣,扔给了男子,此时的白芸穿着小背心,露出的肌肤上都是红酒渍和水。

    狼狈极了。

    顾乔乔浑身带着冷意,上辈子的她比白芸还狼狈。

    “帮我给她穿上。”男子气恼的喊着。

    顾乔乔好像愣住了,忽然对着男子说,“不好了,有人来了,你快给她穿衣服,我去锁门。”

    说着不等男子说话,顾乔乔朝着门口奔去。

    时间还真是差不多,虚掩的门被一把的推开了。

    顾乔乔一闪身,站在了门的后边。

    而柳眉凤目的女人和宁玉丽对视了一眼,朝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奔去。

    此时的白芸是背对着她们的。

    那个女人一把的拉过了白芸,不由分说的对着白芸的脸挥去。

    啪……

    声音清脆,却在要挥第二掌的时候,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