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想要幸福的做秦以泽的妻子,下辈子吧!
    “我……”白芸凝滞了一下,她就是让她出丑的,怎么可能和她一起唱?

    白芸后退一步干笑道,“嫂子说笑了,你唱的那个我肯定不会的。”

    “不会唱就下去吧。”顾乔乔淡淡的开口。

    白芸愣住了。

    “还是你其实想唱,不好意思唱,却拿我当借口?”顾乔乔秀眉微挑,眸光犀利,“如果你想唱,我马上下去。”

    说着就要朝台下走去。

    “我没有。”白芸心里一跳,连忙摇头,她看顾乔乔要走,急了,放下话筒就下了小舞台。

    目光惊疑不定的看着顾乔乔,但是嘴里却笑着说,“嫂子,你会唱的我不会,我们大家都洗耳恭听呢。”

    “既然大家都这么热情,我就勉为其难的给大家唱一首吧,不过我刚才看了一眼,没有我要唱的伴奏带,我清唱吧……”

    说着,手指朝上一推,打开了麦克风的开关。

    刚才,宁玉丽走的时候,竟然将开关关掉了。

    然后白芸就特意将她推到这个麦克风面前,还真是时刻不忘让她出丑丢人。

    只因为一个男子,就这么不遗余力的陷害她,到底是是给她们的权利?

    顾乔乔心里弥漫着冷意,清冽的目光扫过这些准备看笑话的人,对着麦克风轻咳了一声,缓缓的张开了水润的红唇,“areyougoingtoscarboroughfair,parsley,sa,rosemaryandthyme,remembermetoonewholivesthere,sheoncewasatrueloveofmine……”

    浅唱低吟如梦幻般的曲调在略有些喧嚣的包间内响起,顾乔乔的声音本就如丝竹般的悦耳,因为这几天上火,又略带一丝沙哑。

    而这样的声音,却好像一只羽毛一般的撩拨着每个人的心弦。

    包间内瞬间就安静了。

    这首歌的名字叫斯卡布罗集市。

    作为20世纪60年代最受某国大学生欢迎的电影《毕业生》的插曲,曾被那一代人特别是那一代青年学生视为至爱。

    顾乔乔虽然读到高二就嫁人了,但是她的英语很好。

    上辈子偶然听到那首歌,就一下子勾起了心底的哀伤。

    那时候,因为她的不自量力和任性还有愚蠢,她失去了双亲,失去了妹妹,唯一的弟弟在监狱服刑。

    她白天拼命的工作,夜晚无人的时候,就反反复复的流着泪听这首歌。

    这首歌就如同秋天昏黄萧索的天空,沉静的讲述着战争给人们带来的死亡和艰辛。

    一如她苦难的人生。

    让她时刻都不敢忘记逝去的亲人,她近乎自虐一般的折磨着自己的心灵。

    而此时此刻,满是人声的包间忽然就停止了喧嚣。

    所有的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顾乔乔。

    顾乔乔站在小舞台上,淡黄色的修身羽绒服,笔直修长的双腿包裹在小皮靴里,羽绒服没有帽子,白皙的脖颈上围着一条淡红色的围巾。

    有些清冷的灯光下,衬得顾乔乔的肌肤白皙如玉,双眸水润。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褚成峰的心里,无端的浮上来这句诗词。

    而她整个人似乎与这些人隔绝开来,也似乎和所有人隔着距离。

    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

    这些人似乎都不相信顾乔乔竟然会唱这首歌,而且还是英文版的。

    不是说她是村姑吗?

    大字不识一箩筐吗?

    如今,这算什么?

    她们都不会唱的歌曲,顾乔乔这个村姑竟然会唱?

    这不是在打她们的脸吗?

    褚成峰眸光一缩,伸出手,将放在沙发上的吉他拿了过来。

    很快就走到了小舞台上,站在另一边的麦克风前,看了一眼顾乔乔,闭目聆听了一下旋律,就弹起了吉他开始给顾乔乔伴奏。

    站着围观的人,都朝着沙发那个方向退过去,而宁玉丽手里拿着一把红色的扇子,兴奋的神情已然凝滞住,死死的盯着顾乔乔。

    那是她唱的吗?

    是骗人的吧?

    还有她的扇子岂不是白买了吗,这样的场景,她能上去将扇子塞给顾乔乔吗?

    白芸站在人群里,脸色有些苍白,手死死的攥在一起,她怎么不知道顾乔乔会唱这首歌呢。

    她原来都是在骗她啊。

    可是,又不对,明明大年三十的时候她听她的话,去撞了墙。

    闹的那一片的老邻居无人不知。

    可今天的顾乔乔该怎么样解释?

    这个贱人,还留着这一手呢,如果知道她会唱英文歌曲,她是不会让她上台出风头的。

    她的脸上浮上了一抹狰狞。

    顾乔乔,你想要翻身,想要让大家对你刮目相看?想要进这个圈子?

    做梦!

    还有一个新年大礼物在等她呢。

    想要幸福的做秦以泽的妻子,下辈子吧!

    她会让她今天发生的一切,永生难忘。

    白芸悄悄的溜了出去。

    走的时候,拉走了宁玉丽。

    也许听的太入神了,没人能发觉,顾乔乔却一眼就看到了,她不在意的移回了目光。

    音乐无国界,音乐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顾乔乔的声音称不上天籁之音,却一下下的敲击着他们的心弦。

    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安静的聆听。

    顾乔乔也只是唱了一段,然后停了下来,对着旁边的褚成峰说,“吉他弹得不错,谢谢。”

    “你的发音有的地方不太标准……”褚成峰懒洋洋的放下吉他说道。

    “嗯,鼠尾草的发音我始终掌握不好。”顾乔乔笑着说道。

    “没事,这里很多人都听不出来……”褚成峰意味深长的说完,就拎着吉他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不约而同的,响起了掌声。

    这次不是起哄,而是带着一份真心。

    顾乔乔笑了笑,下了舞台,走到了女孩子坐的地方。

    秦小雨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受了。

    她竟然侧了侧身子,让顾乔乔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女孩们犹疑的目光重新审视着顾乔乔,心里觉得,怎么好像和白芸描述的不一样呢。

    难道,白芸骗了她们?

    果然有人直接问道,“顾乔乔,你怎么会唱这首歌?”

    “这首歌我为什么不应该会唱?”顾乔乔淡淡的反问道。

    心里却涌上了厌烦。

    如果不是为了接下来让白芸自食恶果,尝一尝她上辈子受的屈辱,她不会坐在这里,看这些天之骄女天之骄子的嘴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