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漂亮的反击
    凭什么,一个村姑成了泽哥哥的妻子?

    她喜欢秦以泽快十年了,那是在她心里如天神一样的人物,怎么可以娶了别人呢?

    而且还娶了一个这样处处不如她的女人。

    她满心满眼的不甘心。

    白芸眼眸一转,掩去了眼底的喜意,她也站起来,拉着宁玉丽,柔声的劝道,“宁玉丽,嫂子今天脑子有些糊涂,别跟她一般见识,我让她给你赔礼道歉。”

    然后转身对着顾乔乔故作责怪的说,“嫂子,赶紧和宁玉丽说对不起。”

    顾乔乔怒极反笑,身子朝着沙发后背靠去,双腿交叠,微微抬头看着宁玉丽,即便是这样的姿势,也没见一丝怯懦。

    她沉吟了一下,淡淡的开口道,“捏把黑土冒油花,插双筷子也发芽,物产丰饶,山清水秀,不但是我国重要的木材、矿产生产基地,还被誉为共和国长子,我国工业摇篮的黑土地,什么时候成穷山恶水了?”

    她的声音不大,嘴角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而居高临下的宁玉丽脸色有些发青,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显然,是万万没有想到,顾乔乔竟然说出这番话来。

    不卑不亢,却字字入骨!

    霎时,这里又安静了一瞬。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顾乔乔的身上。

    审视,狐疑,惊讶各色目光交织,颇有些刀光剑影的味道。

    而宁玉丽恼羞成怒,生平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的质问,她感觉到耳朵根子和脸都在发烧。

    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死死的盯着顾乔乔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白芸的心,说不清是喜还是怒,也或者是震撼。

    这样的顾乔乔让她感到很陌生。

    而这个时候,她是希望宁玉丽能冲上前去给顾乔乔一巴掌的。

    不过明显火候不够,她连忙责怪的开口,“嫂子,你别激动啊,玉丽不过是一个比喻,你这是没听懂吗?”

    “白芸,古人都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书读的少就多出去走走,祖国山河瑰丽壮阔,地大物博,肯定不会让人成为井底之蛙。”

    “顾乔乔,你说谁呢?”宁玉丽大声的问道。

    因为这样尖利的声音,让其他人都有些惊疑不定。

    这是要打起来了吗?

    有的人就很兴奋。

    “没文化不可怕。”顾乔乔站起身子,扫视了一圈,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淡笑着开口,“可怕的是不懂装懂!”

    “顾乔乔,你刚从农村出来几天?就在这跟我装文化人,不过是一个泥腿子,你在这狂什么?”宁玉丽咬着牙嘲讽道。

    “泥腿子怎么了,往上数三代,有几家不是泥腿子出身?没有泥腿子种的粮食,你吃什么?”顾乔乔不屑的看着眼前的宁玉丽,她从来没想过今天能善了,“不知道民以食为天吗?”

    “那好,我问你,是谁和你说东北是共和国的长子的,简直是胡说八道,就凭你们这些土里刨食的,你们配吗?”宁玉丽恼羞成怒,脸色涨红,声音更加尖利。

    顾乔乔则是微微一笑。

    悠哉的坐了下来。

    却不打算在说下去了。

    “好了,宁玉丽你闭嘴吧,不懂就别乱说话。”褚成峰虽然不想管闲事,却不得不开口。

    这样的话题放在十几年前,那绝对是要出大事的。

    虽然现在改革开放,但是,褚成峰却知道,这包间里的人的身后的家人,可不都是朋友的。

    秦以泽不在,作为根红苗正家世显赫的褚成峰此时就有了话语权。

    而且,明显的,宁玉丽不是顾乔乔的对手。

    宁玉丽还想说什么,却被白芸拉着坐了下去,因为褚成峰说话了,她们不能在吵下去了。

    否则,依照褚成峰的性子,绝对会翻脸的。

    白芸低声的说,“宁玉丽,别急……”

    情势比人强,宁玉丽也知道嘴皮子上说不过顾乔乔,而顾乔乔的大道理,也是她无法反驳的。

    她狠狠的瞪了一眼顾乔乔,这个可恶的村姑,怎么嘴皮子这么利索。

    褚成峰眸光莫测的看了一眼顾乔乔,没想到这女孩反击的这么漂亮。

    将杯子里的啤酒喝下去,然后大手一挥,“继续唱歌……”

    静默了一瞬之后,一个圆脸的小伙子就走到了包间小舞台上。

    舞台左侧,是一个三层的白色电视柜。

    上面有一个大屏幕的电视,下面是录像机,一摞摞好像书本一样的录像带放在电视柜的下方。

    几乎都是卡拉ok伴唱带。

    片刻之后,室内响起了悠扬的乐曲声。

    年轻人自来都是爱唱爱跳的。

    上面有两个麦克风。

    屋子里的人刚才都唱了一圈了,然后又热热闹闹的继续唱了起来。

    白芸秦小雨都是喜欢唱歌的。

    自然也不会落后。

    顾乔乔则是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嘴角朝上勾起,微微的眯着眼睛,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而当几个人合唱完之后,上面就空了。

    白芸和宁玉丽对视了一眼,双双起身,朝着小舞台走去。

    看到这两个人,顾乔乔收起了刚才懒洋洋的心思,眉梢动了动,不动声色的勾起了嘴角。

    因为刚才的一番交锋,没人在来羞辱她,可是却也没人和她说话。

    她们自成一个小圈子,将她完全的隔离开来。

    而秦小雨似乎更是假装不认识她一样。

    顾乔乔不在意的笑了笑。

    就听到台上传来白芸温柔的声音,“……今天大家玩的很开心,你们的歌声都很优美,让人陶醉,不过,还有一个人没上来唱歌呢,大家知道是谁吗?”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的落到了顾乔乔的身上,但是这目光却和刚才有点不一样。

    带了几分审视和掂量。

    似乎是早就筹谋好了,几十个女孩异口同声的说,“还有顾乔乔没唱呢。”

    宁玉丽眼底浮上一抹阴鸷,大声的说道,“大家想听顾乔乔唱歌吗?”

    “想听。”又是异口同声。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多热情呢。

    褚成峰却微微的皱起俊眉。

    不过只是冷眼旁观。

    他可知道,那个顾乔乔绝对不是宁玉丽她们说的蠢人就是了。

    “嫂子,过来啊。”白芸亲热的招手。

    顾乔乔没动,只是礼貌的开口,“我唱歌不大好听,而且,今天嗓子也不大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