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而秦以泽小的时候,是西城区的孩子王。

    人长得好看,学习还好,打起架来几乎无人能敌,后来长大了,无形之中成了这些人的核心人物。

    走到哪里,都有一群人围着他转。

    就像一个天然的发光体一样。

    所以,他们对于能嫁给秦以泽的来自于农村小镇的顾乔乔,一分好奇,三分不屑,五分疏离,剩下的是满满的恶意。

    顾乔乔站在包间的门口,朝着室内看去,面积很大,大约有二百多平方米,灯光虽然有些晕黄,但是却依然清晰的看得清那些人的面孔。

    有些模糊,好像旧照片一样的朦胧感。

    这里的人也同样在打量着顾乔乔。

    有的人见过顾乔乔,却觉得,好像和第一次见到的不一样。

    还不等大家打量完呢,白芸就眉开眼笑的开口说道,“这就是你们一直好奇的秦以泽的爱人,名字叫顾乔乔,虽然生在农村,可这半年来,是不是就好像脱胎换骨了一样?”

    脱胎换骨?

    是褒义还是贬义呢?

    顾乔乔缓缓的勾起了红唇,微微一笑,却并没有说话。

    有的人就嘻嘻的笑起来,坐在沙发上穿着蓝色羽绒服的一个女孩似乎漫不经心的说道,“帝都怎么能和穷山恶水的农村相比呢,白芸,你的比喻很恰当喔。”

    “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有人附和。

    “可我的外婆说,牛牵到帝都还是牛呢……”一个女孩表示不赞同脱胎换骨这个词。

    “哈哈……”

    这个女孩的话,惹得那些人都叽叽咯咯的笑起来。

    这个时候,三个人已经坐在了左侧的沙发上,几乎都是女孩子,有的二十一二岁,有的十**岁。

    穿着是在这个年代最时尚的衣服,眼底眉梢,都是高傲和对顾乔乔的轻视。

    顾乔乔坐下来,白芸就好像很开心的对蓝羽绒服的女孩说,“宁玉丽,你都不知道顾乔乔刚来的时候,第一次坐电梯竟然将她吓得直哆嗦,站都站不稳,哈哈……”

    说着还拉着顾乔乔的胳膊,亲热的说,“嫂子,我说的对吧。”

    坐在这里的女孩子大约有几十个,就不约而同的吃吃的笑起来。

    这样嘲讽的笑声,让秦小雨尴尬的扭开了脸。

    似乎用这种态度表明自己的立场。

    可是她却不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

    而斜对面的宁玉丽眼睛里都是不屑,讥讽的开口道,“是不是就跟那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呢。”

    一个女孩子张着嘴,故作惊诧的开口,“刘姥姥进大观园,应该是顾姥姥进大观园吧……”

    噗嗤……

    她身旁的一个女孩笑得将嘴里的果汁喷了出来,另外几个你推我我推你的,笑作一团。

    秦小雨死死的瞪了顾乔乔一眼,指着那几个女孩子,恼怒道,“不许笑。”

    “啊呀,小雨,大家在开玩笑呢。”白芸亲热的拍着秦小雨的肩膀,“别当真,大家不过是觉得好笑罢了。”

    “对呀,秦小雨,大家就是觉得好笑。”

    “顾乔乔,你是不是从小到大,都没见过高楼啊?”有人故作天真的问道。

    “对呀,对呀,是不是连汽车都没见到过?”

    “那你看过电视吗?”

    “我听我家的保姆说,她长到十八岁,才知道面包和汉堡是什么……”

    “你们那方言据说带着一股子大碴子味道,你说一句我听听。”

    “你就说这一句:土包子开花没治了!”

    “……”

    有人打头阵,其他的女孩就七嘴八舌的问起来。

    另一侧的男孩子们也被吸引过来视线,看顾乔乔的目光,有的带着鄙视,有的带着好奇,有的带着讽刺。

    就好像一群白色的哈巴狗里,突然闯进来一只黄色的土狗一样。

    虽然这比喻有点残忍,但是这些人,确实没有一点善意,都在明目张胆的排斥她。

    顾乔乔眼眸划过一抹冷意,果然和上辈子一模一样,连嘲讽的神情也没有变化。

    上辈子的顾乔乔出生在六十年代末,一直没有出过远门。

    而这天底下,在这1986年,没见过电梯没吃过汉堡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却成了今天嘲笑她的一个引子。

    接下来的话更难听,有的是隐晦的,有的是直截了当的,让上辈子本来就自卑的顾乔乔恨不得将自己藏起来。

    她很委屈,觉得很丢人,也难堪的想哭,就是想反驳,可是也敌不过十几张嘴。

    而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为她说一句话。

    顾乔乔将视线落在了宁玉丽的身上,这是笑得最欢,接下来说话最难听的一个。

    重活一世,不是为了重温上辈子的痛苦的。

    她勾唇一笑,清冷的声音悠然响起,“刚才是谁说的穷山恶水?”

    声音不大,却足够大家都听到。

    而这清脆如丝竹般悦耳的声音,带着少女的一丝软哝,在包间里响起,也许是第一次听顾乔乔说话,字正腔圆的让大家都愣住了。

    原来,这顾乔乔说话声音竟然这么好听。

    所有人的嘲笑,都是为了顾乔乔开口说话。

    所以,室内出现了短暂的凝滞。

    宁玉丽也是呆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冷笑而高傲的开口,“我说的。”

    “你说的穷山恶水指的是哪里?”顾乔乔脆声的问道。

    “当然是你老家啊,别刚从山沟里出来,就真以为自己是凤凰了。”宁玉丽的脸色不大好。

    “你知道我老家在哪儿吗?”顾乔乔气定神闲的问道。

    “不就是在东北的村子里吗?”

    “你学过地理吗?”

    “我……”宁玉丽生气了,一个土包子,一个村姑,竟然敢这样质问自己,她不屑的反问,“我学不学地理和你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如果你没学过,我教教你,如果你学过,我可以免费帮你温习一下。”

    顾乔乔似乎很认真,清澈如水的双眸,却仿佛带着笑意。

    一直懒洋洋看笑话的褚成峰慢慢的坐直了身子,嘴角的笑意,也慢慢的收起来。

    这个顾乔乔,怎么和别人形容的不一样呢?

    宁玉丽蹭的站起来,指着顾乔乔厉声道,“穷山恶水出刁民,指的就是你,别以为嫁给泽哥哥就可以一步登天,你这辈子都别想着做城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