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我们离婚吧
    让白芸生气的事,她很喜欢。

    而白芸则是话都没说一句,就转身朝着四合院的大门跑去。

    秦小雨虽然年龄小,可是却忽然知道白芸为什么难受了。

    想去瞪顾乔乔,却发现她早就没了踪影。

    顾乔乔进了独属于他们新婚夫妻的房间。

    秦以泽正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慢条斯理的沏茶。

    低眉敛目,袅袅的茶香氤氲着有些寒冷的室内。

    茶香缭绕,淡淡的带着稀薄的雾气笼罩下,坐在那里的秦以泽,白衬衫外是黑色毛线背心,黑裤包裹着笔直修长的双腿,眉目如画,竟然好似芝兰玉树的神仙。

    此时此刻,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他漆黑的眸光落在怔怔的盯着他的顾乔乔,虽有些不喜,却还是缓缓的开口,“过来坐……”

    顾乔乔没动,悄悄的吸了一口气,才低声的问道,“你找我有事?”

    “我申请了随军,刚才领导打电话,已经提前审批了,过了正月十四就走。”秦以泽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

    顾乔乔一愣,随军?

    好遥远的字眼啊。

    她眸光一片清凉,想了想,却还是坐了过去。

    两辈子加在一起,好像这样面对面的谈话都是第一次,上辈子的初一那一天,因为她的言行闹得兵荒马乱,秦以泽陪着老太爷去老宅住了,剩下顾乔乔一人,忍受着秦家人的冷暴力。

    如今想开了,她并不怨,自己也是咎由自取。

    原来,按照历史发展的轨迹来看,这一天是通知她可以随军的日子,而不是上辈子一点准备都没有的,如丧家之犬一样的离开秦家。

    “秦以泽,我想和你说件事。”顾乔乔决定快刀斩乱麻,和秦以泽提离婚的事情。

    秦以泽将一杯茶放在了顾乔乔的面前,眸光虽然清寒,不过却舒缓了许多,虽然不想听,却还是点点头,“你说。”

    “我们离婚吧。”顾乔乔抿了一口茶之后,终于直接开口说道。

    说出来之后,感到一阵的轻松,在对上秦以泽幽深若深海的目光的时候,接着说道,“虽然今天是初一,但是我想,这个消息对于你来说,应该是一个好消息。”

    秦以泽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缓缓的朝着沙发后背靠去,修长的双腿交叠,右手放在沙发的木质扶手上,轻轻的敲击着。

    审视的目光看向顾乔乔,似乎在斟酌她这话的真假。

    同时眉头再次的蹙起来,有些不悦。

    他略带讥讽的开口,“当初嫁给我的时候,不是说,要和我过一辈子,非我不可吗?”

    “人都有年少轻狂,是我不对。”

    “年少轻狂?”秦以泽呵呵的轻笑出声,不过,笑意却未达眼底。

    此时的空气略有些压抑,顾乔乔硬着头皮说,“真的对不起,是我太不自量力,所以,我今天正式和你提出,虽然军婚离起来会麻烦一点,但是,如果我们都同意,想来手续会办得很快的。”

    “喔?”秦以泽漆黑的眸子越发的凉沉。

    “随军的事,你和你的领导就推了吧,将名额让给别人,过了初十,我直接回我家。”

    “为什么要过了初十呢?”秦以泽忽然开口问道。

    顾乔乔一怔。

    秦以泽似乎是漫不经心的开口,眸光却变得犀利起来,“是昨天那一撞改了主意吗,可是既然已经想到离婚,不是现在就该走了吗,为什么要过了初十,还有,和双方的父母说了吗?”

    “这个……”顾乔乔语噎,有些难堪的低下头,“没说呢。”

    她能说她还有一件大事要在初五之后去做吗?

    如今的她几乎身无分文,连买车票的钱都不够,她总不能走着回去,或者找秦以泽要吧。

    而她今天和秦以泽说离婚的话,也不是一时冲动,离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果还让秦奶奶像上辈子那样给她准备那么多的生活用品,她过意不去。

    而且,她觉得,她提出离婚,对秦家的秦父和秦母来讲,应该是一个好消息。

    毕竟没了恩情的捆绑,也就没了束缚。

    片刻之后,秦以泽淡淡的开口,“你真的想离婚?”

    “嗯,我是真的想。”

    “你当初利用你爷爷的病情得来的婚姻,舍得放手吗?”秦以泽嘲讽的问道。

    顾乔乔抬眸,定定的看着秦以泽,“事实证明,我错了。”

    “所以,你想开始就开始,你想结束就结束?”他俊眉微挑,似乎有些不悦。

    “不然呢,你秦以泽真的想和我继续生活下去吗?”

    秦以泽一怔。

    顾乔乔接着开口道,“白芸的心思都贴在脸上,我清楚的很,我和你离婚了,会有无数个白芸在等着你,所以,早点离婚,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秦以泽沉默了。

    他忽然站起了身子,凝眸看向顾乔乔,逼人的气势倏然散开,“顾乔乔,我和白芸没有一点关系,我是军人,我不会侮辱这两个字的!”

    顾乔乔愣住了,也站起来,看秦以泽的样子,好像在生气,是因为她提起了白芸吗?

    是因为觉得白芸被侮辱了吗?

    顾乔乔咬着嘴唇,“我知道你的为人,我没别的意思。”

    “我还以为你这两天想通了,没想到你依然冥顽不灵……”秦以泽双手插在裤袋里,朝着顾乔乔一步一步的走来。

    顾乔乔忙后退。

    可是后面就是墙壁,她退无可退,双手抵在墙壁上,顾乔乔连忙解释道,“我也知道离婚不是一件小事,我这不是和你商量呢吗?”

    “是吗?”秦以泽逼近了顾乔乔,微微垂首,薄唇轻启,“我怎么感觉你只是通知我一声呢?”

    此时,两个人离得很近。

    彼此还陌生的气息,悄无声息的氤氲在一起。

    甚至都可以清晰的听到彼此的心跳。

    第一次近距离的看顾乔乔,秦以泽发现,她的皮肤光洁如玉,澄澈的眸子里,可以看得见自己的身影。

    长长的睫毛好似蝶翼一般的扑闪着。

    颤颤的,带着少女身上那种好似兰花的淡淡清香。

    因为自己的逼近,顾乔乔的脸不可控制的红了起来,竟然好似四月天里,被春光染醉的桃花瓣。

    秦以泽第一次发现,他的小妻子长得很动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