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实在是拉低了秦家人的逼格
    “是什么啊,二婶你快说来听听。”三叔家的二女儿娜娜兴致盎然的问道。

    沈蔓茹和秦轩不约而同的变了脸色,沈蔓茹心里将顾乔乔骂了一万遍,点个烟而已,偏又弄什么幺蛾子,就说这没文化的村姑上不得台面,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没想到二婶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沈蔓茹,心里想,你平常总在我面前装清高,今天看我怎么打你的脸,她笑嘻嘻的说,“你们真的想听?”

    “嗯嗯,二婶我也想听。”三叔家的大儿子秦以峰也跟着凑热闹。

    二婶眼神微转,“那我可说了。”

    “说吧说吧。”那几个人催促着。

    “大姑娘叼烟袋、窗户纸糊在外、反穿皮袄毛朝外、养个孩子吊起来……哈哈……你们说好笑不……哈哈……”

    客厅里满是二婶刺耳的笑声。

    此时的汪曼云和秦轩只觉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挖个坑将自己埋了。

    秦小雨看娜娜他们几个笑得前仰后合,她觉得昨天都没有今天丢人,眼泪在眼圈里转着,跺了跺脚,跑到了沈蔓茹的身旁,悄声的说,“妈妈,快将那个傻子拉走吧,太丢人了。”

    沈蔓茹气的恨不得抽顾乔乔几个大嘴巴子,可是,却不能动手,她的脸色青白交加,恨不得马上昏过去。

    秦轩也是如此,只觉得,从昨天开始,这秦家的脸面都被这个顾乔乔给丢尽了。

    顾乔乔端着托盘,颇是淡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些或者嘲笑,或者幸灾乐祸,或者恨不得杀了她的秦家人。

    有那么好笑吗?

    不过是说她会调制烟叶,就被这些自命清高的秦家人给鄙夷成这样。

    只是因为她没有身家没有背景吗?

    假如是三叔家的儿媳说这话,大家也许就会用惊奇的眼神,赞美的语气夸奖她。

    因为那个儿媳妇的父亲在外交部任要职。

    她呢,在他们的眼里,实在是拉低了秦家人的逼格,所以,不管她做什么,除了嘲笑就是嘲笑。

    “大嫂,你会抽烟袋吗,是不是从小时候就开始抽烟了啊?”娜娜好奇的问道。

    “那还用问,不会抽烟,怎么会装烟呢,哈哈,我说老沈啊,娶到这么能干的媳妇你可真有福啊。”

    秦以泽的二婶阴阳怪气的说道。

    而三叔家的人虽然此时没有说话,却彼此挤眉弄眼的,捂着嘴,显然笑得很开心。

    秦以泽眸色幽深,清冷的目光扫向了娜娜,只一眼,周围的气压瞬间低了下来。

    娜娜吓得躲在了二婶的身后。

    秦奶奶脸色沉了下来,看了眼四周,却不好在老太爷面前训斥二儿媳和几个孙子孙女,毕竟今天是大年初一,她对着顾乔乔安抚的开口道,“好了,乔乔,来给太爷爷点烟。”

    秦老太爷的拐棍在地板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鼻子里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犀利的目光落在了顾乔乔的身上,缓缓的点头,“好,过来吧。”

    而他的心里,却在暗暗的点头。

    倒真没想到,重孙媳妇年龄不大,心性倒是很沉稳,面对秦家人的嘲笑,不急不怒,不卑不亢。

    淡然如深谷幽兰,坚韧如山间青竹,和她一比,秦家的那几个人就显得浮躁了些。

    顾乔乔半弯下身子,将托盘放在了茶几上,拿过老太爷的象牙烟袋,然后将切成丝的烟叶放上桂花蜜,滴上老酒三滴,放上干草薄荷,又加了几滴香油。

    此时屋子里却忽然的静了下来。

    都将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

    顾乔乔纤纤玉指动作起来,如行云流水,说不出来的雅致温婉。

    在他们眼里,一个粗俗不堪的装烟袋锅的动作,却做得犹如茶道一般的高雅。

    而且,这是抽烟吗?

    怎么感觉好像在调制美味佳肴一样呢。

    秦老爷子这次是真的来了兴趣了。

    也对这袋烟有了点期待。

    沈蔓茹的脸色还是不好看,秦轩却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不喜顾乔乔作妖,却也只能先忍着。

    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啊。

    顾乔乔将拌好的烟叶装进了象牙的烟袋锅里,没用准备的打火机,而是用那个特质的个头很大的火柴,点燃了烟叶,然后双手递到老太爷的面前,柔声的说,“太爷爷,您尝尝看……”

    秦老太爷接过了烟袋,放在嘴边,轻轻的吸了一口,一阵清凉带着醇香的味道直入咽喉。

    不同于往日的辛辣,这袋烟仿佛是加了仙丹,让老爷子的四肢八骸都透着一股暖洋洋。

    喉咙里充斥着薄荷的清香凉润,让他本来有些口渴准备喝茶的喉咙润泽起来。

    他犀利的目光逐渐变得柔和,看着顾乔乔,“丫头,这袋烟有什么讲究吗?”

    “清凉解渴,减缓烟叶的刺激,对您的身体有好处。”

    顾乔乔没说抽烟不好,很多这个年代的老人都会抽烟,戒烟根本就不现实。

    “丫头,是你的爷爷教你的?”老太爷又抽了两口,眉目越加的温和。

    “嗯,爷爷说这是百年前老帝都城里最流行的一种,据说还有个名字呢。”

    “叫什么?”老太爷好奇的问。

    “听爷爷说,叫醉琉香。”

    “喔?”老太爷神色一怔,缓缓的放下了手里的烟袋,问顾乔乔,“你爷爷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顾乔乔摇摇头,收拾好托盘,笑着说,“爷爷没说。”

    老太爷又美滋滋的抽了几口,忽然哈哈的笑了两声,连说了三个“好好好。”

    然后,放下了烟袋,满意的看着顾乔乔,手伸进了唐装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玉佩,慈和的开口,“你叫顾乔乔对吧?”

    “嗯。”顾乔乔点头。

    “好孩子,这是太爷爷给你的。”

    众人大惊。

    那玉佩带着红色的绳结,在午后的阳光下,泛着绿莹莹的光泽。

    这是太奶奶的遗物,老太爷一直放在身边珍藏着。

    是上好的帝王绿,也是他的战利品,后来请的帝都顾家老当家的亲手雕刻,作为定情信物,太奶奶戴了几十年。

    直到去世之后,才被老太爷给收了起来。

    没想到竟然给了顾乔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