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同床异梦
    顾乔乔大大方方的朝着大床走去。

    床很大,她掀开了被子,躺了进去。

    然后背对着秦以泽,微微的合上眼帘。

    明天还要面对老太爷挑剔的眼光,还有那些婶婶们的冷嘲热讽,没有精力怎么行?

    这辈子,她欠了的,都要还回去,欠她的,也要一一讨回来。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不能丢爷爷和父亲的脸面。

    而从中午醒过来开始,顾乔乔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如梦境般的状态,在加上身心俱惫,所以,很快的,顾乔乔就沉沉的睡去了。

    另一侧的秦以泽,慢条斯理的合上了书,放在了床头柜上,伸出如玉的手想要关上台灯的时候,却顿了一下。

    转过头,星眸微敛,身侧的女孩陷在大被子里,和他拉开了一定的距离,然后微微的蜷缩着身子。

    呼吸轻轻浅浅的。

    如果不是那棉被上鼓起的一小团,秦以泽甚至以为自己是一人在床上的。

    昨天的她,还翻来覆去的对自己跃跃欲试。

    幸好在军营里也历练出来,只要不是天塌地陷,他自安然入眠。

    不过今天的顾乔乔,却安分了许多。

    秦以泽眸光寒凉,不置可否的关上了灯。

    顾乔乔以为自己会睡不着,没想到,却连梦都没有做,就睡到了天亮。

    身侧的床空了。

    秦以泽这是早起跑步去了。

    而顾乔乔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好,跟着沈蔓茹一起忙了起来。

    因为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沈蔓茹也没时间在去挑顾乔乔的毛病,而且她也发现了,顾乔乔确实手脚利落。

    切菜配菜都极其的娴熟。

    她的心不由得愤然。

    看来以前都是偷懒啊。

    其实她什么都会做,却故意弄得烂七八糟来恶心自己。

    如今见儿子回来了,就紧着表现,没想到,一个村姑,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机,将她这个大学教授都骗过去了。

    如果不是今天老太爷来,她一定会将这个贱女人赶出去。

    于是,厨房的气压在秦母面沉似水下,格外的压抑。

    顾乔乔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但是,她不介意。

    因为和眼前的这个女人,很快就是陌路了。

    没必要为不相干的人生气。

    顾乔乔浑不在意,灵巧的手,将西红柿雕刻成玫瑰,将胡萝卜雕刻成一朵朵的梅花。

    这些一会做配菜用。

    沈蔓茹在不满意,却也只能忍着。

    因为顾乔乔这样的手艺,在两个弟妹面前,是完全拿得出手的。

    正在这个时候,一向安静的客厅此时忽然变得喧嚣起来。

    沈蔓茹的手一顿,对着顾乔乔说了今天的第二句话,语气明显不耐烦,“老太爷来了,还有你二叔三叔两家,记得出来见人,别畏畏缩缩的,给老太爷点烟的时候,小心点……”

    顾乔乔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心里一点紧张的感觉都没有。

    上辈子她在乎秦家的每一个人,希望得到老太爷的帮助和认可,紧张的手都发抖,差点没烧了老太爷的衣服,这辈子不会了,因为她一点都不在乎他们了。

    所谓的无欲则刚也许就是这个道理。

    沈蔓茹走出了厨房。

    顾乔乔依然在忙碌着。

    不一会,秦小雨过来,先是狠狠的瞪了一眼顾乔乔,然后开口道,“我太爷爷让你过去。”

    顾乔乔擦好手,拿着准备好的点烟的东西来到了客厅。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拄着紫檀木的拐杖,端坐在主位的沙发上,面容矍铄,眸光犀利。

    老太爷年轻的时候是南方海城望族秦家的大少爷,后来投身革命,解放后,成为了新政权最年轻的上将。

    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他退了下来。

    不过却依然住在四方城的大院里,出入有警卫。

    因为他的军衔依然在。

    这是顾乔乔一直没弄明白的地方。

    老太爷今年正好八十岁。

    只有一子一女。

    大儿子就是秦以泽的爷爷,五年前去世了。

    而秦爷爷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就是秦轩,二儿子秦朗经商,小儿子秦松在帝都身居要职,而老太爷的小女儿嫁去了英国,顾乔乔只见过一次。

    在她和秦以泽结婚的时候。

    其实所有的人都在为秦以泽惋惜,也自然包括那个秦父的姑姑。

    秦以泽是长房长孙,在加上唯一的儿子去世,老太爷白发人送黑发人,自然对秦以泽极好。

    但是,却也要求的极严厉。

    此时,他略带审视的目光看着眼前端着托盘的重孙媳妇。

    今天的顾乔乔穿着一件淡红色的高领毛衣,黑色的长裤,半高跟的黑皮鞋。

    长发挽起在头顶。

    耳边垂下了几缕碎发,顾乔乔没有倾城之姿,但是皮肤白皙,眼睛如两汪清澈的泉水。

    在加上十八岁的年华,在配上笔直修长的双腿,看起来亭亭玉立,温婉如兰。

    屋子里的人并不多,虽然看起来都喜气洋洋的,但是那种微妙的不屑,还是萦绕在偌大的客厅里。

    秦奶奶坐在轮椅上,笑眯眯的招呼着,“乔乔,过来,给你太爷爷点烟。”

    这是秦家新进门的媳妇必须要过的一个仪式。

    本来已经是新社会了,也解放这么多年了,可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老太爷要坚持这个规矩。

    好在不过是点烟而已。

    六七十年代的老人们,其实都很喜欢用烟袋锅抽烟。

    碾碎烟叶子,拿上一小撮按在烟袋锅里,然后压实,压的轻重也很讲究,压得轻了,抽几口就没了,压的重了,不爱燃,累的腮帮子疼。

    压得不轻不重,抽起来就美滋滋的。

    顾乔乔常常给逝去的爷爷装烟点烟,此时也没有什么不能做的。

    她端着托盘来到老爷子的身旁,毫无意外的,老太爷从来不吝于显示自己对这个长房重孙子的喜爱。

    自然的,秦以泽坐在了老太爷的身边。

    她感受到来自于秦以泽的视线。

    她选择视若无睹,先是开口给老太爷拜年问好,然后才微笑着说,“太爷爷,我从我的爷爷那里学到了一种过去的烟叶调制方法,您老想试试吗?”

    秦老太爷眉毛一挑,还没等做声呢,就听到秦以泽的二婶噗嗤一声笑出来,“哎呦,大家伙听听,这不愧是农村来的,还挺懂行呢,我听同事们说,东北那里可落后了,而且还有个全国闻名的四大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