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灵巧异常的双手
    如今才八点半,时间来得及,她推着秦奶奶去了客厅。

    联欢晚会依然在进行。

    秦奶奶今天被儿媳妇和孙媳妇折腾了一天,早就累了,顾乔乔低声问过之后,就推着秦奶奶进了她的卧室暂时休息。

    顾乔乔看着秦奶奶,上辈子,她对不起这个老人。

    即便是她被卖到大山,在别人看来已经肮脏的不能在肮脏了,她也拉着她的手说,不怪她,等她出院了,就接她回秦家。

    可惜,在说完这番话的第三天就去世了。

    她的眼睛弥漫上了一层水汽,将秦奶奶的脚放在了红柳木的木盆里,伸出手,按照记忆里的按摩方法开始给秦奶奶按摩。

    她准备过了正月十二就离开帝都,这一去,不管回不回来,都和秦家在无关系。

    和秦奶奶,只怕也就十几天的情分了。

    “乔乔,好了,你也累了一天了,不用按摩了。”说着秦奶奶拉着顾乔乔的手,就要让她起来。

    而顾乔乔也看着自己的手指有些发愣,为什么感觉手指灵活的随心所欲?

    她思忖了一下,缓缓的低头,“没事的,奶奶,我前几天在书店看了一本书,那里有按摩的手法,我这是最基本的方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说着,她的手自然而然的朝着秦奶奶的小腿按去。

    秦奶奶是因为风湿,所以才坐上了轮椅,春夏还好,可以缓慢的行走,但是冬天是经常犯病的,如今没有根治风湿的好办法,但是,能保持现在这样,已经很是难得了。

    她微微的闭上眼睛,心念一动,手指开始一点点的按下去,没怎么使力,却好像指肚都带着热度。秦奶奶竟然咦了一声,“乔乔,我怎么感觉,小腿热热的呢。”

    “那是因为我刚才摩擦了手掌。”顾乔乔压抑着心跳,随便的找了一个理由。

    她很快就和自己的手指心神合一。

    那种如行云流水一般的流畅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妙。

    顾乔乔倒也没放在心上,上辈子她的手就极其的灵巧,雕刻的龙凤呈祥,曾经被饭店拿去当成艺术品放在了大堂,供人参观。

    没想到,重活一世,手指竟然更加的灵巧了。

    顾乔乔心头涌上了喜悦,她将秦奶奶扶到床上休息,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和秦以泽的婚房在四合院的西面,有卧室,连通着书房的是一个小客厅,客厅的另一侧是卫生间。

    就算是十几年后,秦家的房子,也是典雅中透着华贵的。

    墙纸和吊灯都是从国外购置回来的,屋子里的摆设不多,但却精致无比。

    无一不在宣示着这是一个有着极其丰厚底蕴的书香门第。

    顾乔乔站在了客厅的灯下,微微的抬头,对着自己的手指看着。

    不停的摆弄着,真是越看越喜欢。

    看来这辈子,她的技艺只会高不会低。

    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些如芒在背的感觉,倏然回头,就见到秦以泽双手插在裤袋里,眸光幽暗,定定的看着他。

    顾乔乔的心一怔,他在门口看了多长时间?

    秦以泽是一个天生的军人,对待意外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

    不过顾乔乔这辈子不可能按照上辈子的剧本去演。

    怀疑就怀疑吧,重生这样诡异所思的事情,就算是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顾乔乔的心定了定,秦以泽却淡淡的开口,“奶奶叫你。”

    “……嗯。”顾乔乔答应了一声,抬腿朝着门外走去。

    秦以泽的身躯高大,挡住了门口的一半。

    可是想要出去,只有这一道门,顾乔乔走近了,秦以泽依然没有躲开的打算。

    顾乔乔站住了。

    此时的她不得不承认,就算是重活一世,那若有若无的威压也让顾乔乔的心咚咚的跳了起来。

    手微微的攥起来,就要侧身钻过去的时候,却听得微不可查的一声轻笑。

    顾乔乔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秦以泽转身大踏步的走出了小客厅的房门。

    顾乔乔在那愣了一会,才快步的朝着秦奶奶的卧室走去。

    “奶奶你叫我?”秦奶奶此时竟然自己坐在了轮椅上,正目光灼热的看着顾乔乔。

    “乔乔,我这腿感觉有些热,我就试着自己下了床,我感觉,你刚才的按摩手法很好。”

    “是吗?”顾乔乔也感到很意外,“奶奶,那明天开始每天晚上我给你按摩好不好?”

    “呃……”秦奶奶本想拒绝,只是一想到这孩子过了年就要跟着孙子去随军了,也就点点头,“好吧,只是辛苦乔乔了。”

    秦奶奶真心的说道。

    “不辛苦。”顾乔乔摇头,转移了话题,“我们去包饺子吧。”

    秦家人以为本来愁云压顶的大年夜,过得欢乐而又祥和。

    尤其顾乔乔调的饺子馅和饺子蘸料,真的是美味极了。

    热几样小菜,吃几口饺子,年夜饭竟然比下午的晚饭还要和谐。

    除了沈蔓茹那微蹙的眉头,和若有若无的不屑,顾乔乔觉得,今天还算是圆满。

    吃饱了喝足了,说了一会话,也就休息了。

    毕竟,明天早上还要接待老爷子和几个叔伯。

    有的忙的。

    等顾乔乔洗漱好回卧室的时候,步子一顿,晕黄的台灯下,秦以泽身姿慵懒的斜靠在床头,低眉敛目,手里拿着一本书。

    刚洗过的头发只是随意的擦了擦,在灯光下,带着点柔和的光泽。

    卷翘的睫毛在眼睑处留下了半弯阴影。

    挺直的鼻梁,薄唇淡淡的抿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那双眼睛,就仿佛盛满了暗夜中的万千星辰。

    只看一眼,就会让你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

    顾乔乔的心里在打着鼓,打定了主意和他离婚,就真的不想在躺一张床上了。

    可是,她也只能待在这个房间里。

    而秦以泽明明知道顾乔乔在注视他,却依然在淡定的看着书。

    那淡淡的疏离,将他和她隔绝了开来。

    顾乔乔自嘲的一笑,秦以泽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目光,自然不会在意。

    而她也不必太过忧虑,毕竟,上辈子的记忆里,三年的时光,虽然在一起的时间不是很多,但是,秦以泽却真的从来没碰过她。

    只有不爱,才对躺在身边的女人视若无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