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章 隔了两世的思念和愧疚
    秦奶奶将一口肉末茄子都吃了进去,眉目瞬间舒展,好像自从自己不能做饭之后,就再也没吃过这么美味的食物了。

    “好吃,好吃。”秦奶奶急声的开口,“都赶紧尝尝,别傻愣着了。

    而她,自然是朝着另一盘而去。

    顾乔乔没什么好担心的,她的手艺她自己清楚。

    她曾经做过星级酒店厨师长的助手,无论厨艺,还是那一手出神入化的雕刻技艺,都让人赞不绝口。

    而且自古以来,美食向来都是让人愉悦的一种东西。

    无论你是贩夫走卒,无论你是王公贵族,都难逃美食的诱惑。

    秦家虽是清贵人家,家产颇丰,但是,秦老太爷有家训,不允许请保姆,于是,在沈蔓茹这几年寡淡无味的饭菜下,这一桌,无疑成了难得的美味佳肴。

    谁也不会和好吃的过不去。

    饭菜好吃,秦轩的酒喝得也有兴致。

    秦以泽自是淡笑着陪着自己的父亲。

    沈蔓茹的心里,有些复杂,第一次不知道该去如何评价这个儿媳妇了。

    无知,愚蠢,却偏有一身好厨艺。

    顾乔乔今晚,吃的不多,但是,却很慢,她依然在消化着自己重生而来的事实。

    电视也打开了。

    是进口大屏幕的,放在电视柜上。

    声音不大,乐曲却是很喜庆。

    屋外是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此时帝都还没开始禁放烟花,所以,年味也特别的足。

    秦家的年饭也格外的和谐。

    顾乔乔站起身子,利落的将桌子上的肉骨头捡了进去,然后笑着看向秦奶奶,“奶奶,您先吃,我去喂大黑。”

    “乔乔,不急不急,吃完再去。”秦奶奶今天是真的开心,秦家这半年的气氛别扭极了,她用了很多次,也没有改善。

    今天却显然是一个好的开始。

    她自然很高兴。

    “我吃好了。”说完,顾乔乔拿着碗离开了餐桌,想了想,又去了厨房,用筷子夹起了两根肉骨头,放在了碗里。

    回屋子穿好羽绒服,出了秦家的客厅。

    等顾乔乔离开后,餐桌上,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奶奶扫视了一眼,叹道,“家和万事兴,乔乔年龄小,难免做错事,你们两个都是大学教授,是有文化的人,不行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

    “奶奶,就你偏心,她年龄小就有理了,她比我还大两岁呢。”秦小雨表示不服气。

    “我们家小雨最懂事了,所以,你看在奶奶的面子上,和你嫂子好好相处,千里迢迢的,一个人嫁到这里,也怪可怜的。”

    “妈,儿孙自有儿孙福,您就别担心了,还别说,这孩子做的菜真好吃。”说着,坐在老太太身旁的秦教授给老母舀了一碗山药汤,“妈,这汤的味道真不错,可以多喝点。”

    对面的沈蔓茹微不可查的哼了一声。

    却也没在表示什么。

    “我已经申请随军了,估计初五之后就会批下来。”

    一直沉默的秦以泽忽然开口。

    所有人都是一怔。

    沈蔓茹一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优秀的儿子,要一辈子和这个村姑纠缠在一起,沈蔓茹顿时没了胃口。

    顾乔乔蹲在青砖铺就的地面上,看着一大一小一黑一白两只狗,将碗里的肉骨头,放在了狗食盆里。

    大黑速度快,嗷呜一声的就叼住了最大的一块骨头,顾乔乔将小骨头放在小狗毛毛的面前。

    没想到毛毛却不吃,而是朝着大骨头奔去。

    刚啃了没几口,就被大黑一爪子给扫到一边,大黑按住了两块大骨头,得意洋洋的看着毛毛。

    毛毛委屈的呜咽着。

    顾乔乔将小骨头放在了毛毛的盆里,瞪了一眼大黑之后,摸着毛毛的头,叹息着,“你呀,大骨头虽好,可是有别的狗在惦记着,你争来抢去有什么意思,惹恼了大黑,少不得又是一顿欺负,还不如安分的吃我给你专门选的骨头,别看个头小,可上面都是肉呢……”

    说着说着,顾乔乔就感觉一道犀利的视线锁住了她,警觉的顾乔乔一抬头,秦以泽修长挺拔的身躯隐在半明半暗的灯光下。

    丝毫不避讳的看着顾乔乔,神色莫测,眸光如点墨,看不出在想什么。

    顾乔乔站起来,抿着嘴,压制着还是有些惊慌的心跳,镇静的从他的身旁走过,进了客厅。

    客厅一侧的餐桌已经清理的干干净净了。

    顾乔乔站在门口,看着在沙发处坐着的几个人,缓缓开口,“我想给我爸妈打个电话。”

    “打吧,打吧,去书房打,那里安静……”秦奶奶忙不迭的开口,“乔乔,别忘了替我们给你爸妈带个好。”

    “我会的,奶奶。”

    秦教授出于礼节,显然想要说点什么,却还是沉默了。

    顾乔乔推开了书房的门。

    站在电话机前,微颤的手放在电话上。

    她的老家在东北的一个小镇子,父亲是教师,母亲是家庭妇女,有一对双胞胎的弟弟妹妹。

    记忆里背的滚瓜乱熟却再也没有机会拨出去的号码,让顾乔乔的手有些颤抖,她深吸一口气,落在了电话机的数字按钮上。

    几息之间,那头就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喂,你好,你是谁呀?”

    语速很快,好像锅里蹦的豆子一样,噼里啪啦的。

    是她的妹妹,顾茜茜。

    顾乔乔的身子僵直,手紧紧的攥住了话筒,张张嘴巴,竟然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难道这是梦,她还是一个哑巴?

    “喂喂,你是谁呀,怎么不说话?”那头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再不说话我挂了……”

    “茜茜……”顾乔乔一着急,脱口而出。

    “大姐?”顾茜茜惊喜的开口,“你是大姐呀……”

    没等顾乔乔在张口,那头的顾茜茜大声的喊道,“妈妈,爸爸,我大姐来电话了……”

    顾乔乔瞬间僵住了身子,待听到那头传来的熟悉的声音后,哽咽的开口,“爸爸妈妈,我想你们了……”

    这是隔了两世的思念和愧疚,伴着窗外的鞭炮声,顾乔乔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二十分钟后,顾乔乔和爸爸妈妈约好了回家的时间,挂了电话。

    在这一刻,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彻底的放了下来。

    苍天有眼,她真的回到了从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