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章 色香味俱全的年饭!
    沈蔓茹的目光忍不住的打量顾乔乔,这个平日里唯唯诺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儿媳妇,今天怎么好像换了一个人。

    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竟然看起来安静而又美好。

    沈蔓茹想,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她一定是疯了。

    顾乔乔慢条斯理的开口,“我们国家的食品雕刻,历史悠久,大约在春秋的时候就有了,它不仅是美化宴席,烘托气氛的造型艺术,而且在与菜肴的配合上更能表现出它独有的魅力,不但是锦上添花,也是一件艺术佳品。”

    白芸愣住了。

    秦奶奶笑着开口,“乔乔说的对,就是这么一个理,这食品雕刻,可是我们国家这五千年来烹饪文化中的瑰宝啊……”

    “怎么,在你的嘴里就成了臭萝卜了。”顾乔乔不等白芸开口反驳,接着说道,“你书读的多,懂得也多,小雨还小,很多东西不懂,这些话本来是你该告诉她的,可你却误导了她。”

    “顾乔乔,你……”白芸一时之间羞恼交加。

    这个蠢女人说话太快了,她都没反应过来。

    忽然,院子里传来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此时,帝都在春节的时候,还没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呢。

    顾乔乔好久没这样痛快的说话了。

    看着白芸又惊又怒的眼神,她的心里升起了一丝畅快感。

    不得不说,白芸的反应极快,拉着沈蔓茹的胳膊忽然娇嗔的说,“沈阿姨,秦家是书香门第,也不是烹饪世家,所以我这话没怎么考虑就说出来了,对不起了。”

    “没事,你干嘛说对不起。”沈蔓茹对于烹饪一事向来没什么兴趣,笑了,“况且你说的也对,我们也不开酒店,这些东西了解下就好。”

    “那我就放心了,我还担心沈阿姨恼了我,不疼我了呢。”白芸撒着娇。

    然后拉着小雨的手,“晚上我找你去看放烟花。”

    “好啊。”秦小雨自然是高兴的。

    虽然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可惜的。

    什么烹饪文化她不懂,但是,那雕刻出来的花儿,实在好看。

    顾乔乔别开了视线。

    这个女孩,别看和自己同岁,但是,却真的不是一般的孩子。

    上辈子的自己,单纯又糊涂,胆小又懦弱,怎么会不被这样的女孩玩弄于股掌之间呢。

    她自嘲的勾起了嘴角。

    门被推开了。

    放完鞭炮的秦以泽和秦轩进了屋子。

    本来看起来高贵典雅的客厅,当秦以泽站在那里的时候,就马上黯然失色。

    白芸站起身子,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秦以泽,每次看,心儿都如鹿撞。

    掩去了眸子里的爱意,强迫自己将视线移开,看了一眼餐桌上看起来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手指攥起来,然后又松开。

    快步的走到了顾乔乔的跟前,调皮的笑着,“嫂子刚才教训的是,是我错了,不该那样说话,看在过年的面子上,别和我板着脸好不好?”

    顾乔乔凝眸看向她,几息之后,笑了,“好。”

    白芸一怔,眸子里划过一抹扭曲至极的暗光。

    这个贱货,还真当自己是盘菜了。

    她强笑着,开口道,“那我吃完年饭可以找你说话吗?”

    说什么话呢?

    应该是教她第二天如何跪在老太爷的面前,哭哭啼啼的请他做主,让秦以泽复员回家,和她好好过日子吧。

    自己还真是一杆好枪,指哪儿打哪儿。

    老太爷年轻的时候可是打过侵略者的。

    后来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退伍。

    否则,依照他的功劳,如今也许是一个老将军了。

    他是带着遗憾和痛楚离开军队的。

    所以,如今的秦以泽,是他梦想的延续,是他的骄傲。

    大年初一,去说这话,老太爷如何能不暴跳如雷?

    她顾乔乔在这秦家,还有什么地位可言!

    只怕还不如院子里的那条大黑狗。

    顾乔乔依然站在原地,定定的看着白芸,缓缓点头,“好。”

    “我就知道嫂子最好了。”白芸柔声的开口,好像跟欣喜的样子,然后才拢了一下长发,“那我先走了,我家也要开饭了。”

    “嗯,白芸啊,吃完饭过来玩。”沈蔓茹笑着开口。

    “好的。”

    没人留她,因为今天是团圆饭,都要在自己家里吃的。

    白芸路过秦以泽的时候,偷偷瞄了一眼挺拔如玉的男子,这才袅袅的推开门,离开了秦家。

    “好了,没有外人了,鞭炮也放了,开饭吧。”秦奶奶发话了。

    “阿泽,去将茅薹拿来。”秦轩放完鞭炮,情绪好了很多。

    兴致勃勃的让儿子去拿酒。

    然后率先坐在了老母亲的下手。

    秦家的餐桌是长方形的。

    秦奶奶坐在上座。

    沈蔓茹坐在了秦轩的对面,其他人也坐在了自己平常的位置上。

    顾乔乔则是缓缓的坐在了秦以泽的旁边,对面是朝自己瞪了一眼的秦小雨。

    “乔乔虽然第一次做饭,但是就看这卖相和这味道,绝对错不了……”奶奶端坐在主位,虽然这一脉人丁不算旺,但是却都很优秀。

    欣慰的看着坐在她下手的家人们,老太太也知道,她的日子,是过一年少一年。

    她很珍惜合家团圆的日子。

    老太太接着说了几句开场白,无非是吉祥话祝福话,然后就心喜的拿起了筷子。

    其他的人,看着桌子上的菜肴,可以称得上色香,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了。

    没人下筷。

    有些尴尬。

    秦家虽是书香门第,却也有一些祖上传下来的老规矩。

    年饭要家里的长者先动第一筷的。

    秦教授担心味道不好,让老母亲不舒服,可却也不好先去尝试。

    心里微微的叹气。

    自从这个儿媳妇进了家门后,秦家在也没有了往日的安宁和清贵。

    秦奶奶看着微微低头的顾乔乔,伸出筷子夹了一块放在自己眼前的肉末茄子。

    人老了,牙口不好。

    只一口下去,秦奶奶就愣住了。

    秦轩一惊,忙说,“妈,不好吃别咽下去,您的胃不好。”

    顾乔乔勾起了嘴角,神色淡然。

    秦以泽幽深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脸上,几息之后,就淡淡的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