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章 煽风点火的白芸
    穷寇必追,她深深的知道这个道理。

    “什么糊涂了,那是无知,愚蠢。”沈蔓茹气的攥紧了手里的瓜子。

    “沈阿姨,她就是书读的少,以后多读点书就好了,而且在小山沟长大,也没见过什么世面……”白芸故作懂事的安慰道。

    看沈蔓茹的脸色更不好了,在看旁边的秦父低头皱眉,白芸满意了,接着柔柔的再次开口,“沈阿姨,年饭做了吗,我来帮您吧。”

    “不用了,我都做好了。”

    一道清亮的声音从厨房的门口传来,顾乔乔眸光清亮,似笑非笑的看着白芸,都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这白芸专门往心窝里捅。

    想来,上辈子就是这样,就算是秦家人怒火平息了,可是依然还是被白芸给重新点燃了。

    因为此时沈蔓茹投来的目光带着强烈的厌恶。

    白芸惊讶的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顾乔乔,脸色闪过一抹扭曲和嫉恨,她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躲在屋子里吗?

    为什么扎着围裙站在厨房呢?

    “嫂子,你不是说你从来没做过饭吗?”

    顾乔乔沉默。

    眸光幽深,定定的看着白芸,半晌才说,“是的,今天是第一次。”

    “你曾经说你做的饭连狗都不吃,这如今……”白芸目光一闪,又俏皮的吐了下舌头,歪头对着脸色难看的沈蔓茹说,“沈阿姨,对不起,我说漏嘴了……”

    顾乔乔却不想在和这个女人周旋,今天不是最好的时机。

    她浅浅一笑,站在那里却如雨后的青竹一般,不卑不亢,对着轮椅上的秦奶奶说,“奶奶,年饭做好了,可以开饭了吗?”

    “当然可以。”秦奶奶连忙点头,眉开眼笑的对着秦以泽说,“快去,帮你媳妇端菜。”

    秦以泽站起了身子,推着秦奶奶到了餐桌旁,然后一言不发的进了厨房。

    厨房的空间虽然很大,但是当秦以泽进来之后,却显得异常的逼仄。

    顾乔乔眉头轻蹙了一下,却缓缓的伸展开。

    在忍几天吧。

    她转过身,将山药炖排骨上洒了点香葱末,然后倒在了砂锅里。

    做好的菜都摆在宽大的餐台上,秦以泽扫了一眼,眉目微动,伸出修长如玉的手,端起两盘菜就出了厨房。

    食物的香气随着移动越发的浓郁。

    他的动作很快,端菜这样的事,也被他做的如行云流水。

    顾乔乔端着砂锅出了厨房。

    目光精准的捕捉到了已经回过神来的白芸,那个女人虽然是笑着,但是眸子里却闪过一抹阴毒。

    顾乔乔看着朝她走来的白芸,勾起嘴角,这不定是憋着什么坏呢。

    让她想想,她要做什么?

    借着说话的名义,不小心的撞向她,嘴里肯定会喊着,“嫂子,你的手怎么哆嗦呢,哎呀,小心,啊……”

    最后的这一声“啊”,也许是为了制造自己被连累到的形象吧。

    然后,如愿以偿,这一砂锅的山药炖排骨咔嚓摔得四分五裂。

    更加的证实了,这个顾乔乔什么都不会做,就是个废物。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不算是吃亏。

    可是,今天的顾乔乔却不想陪她玩,她扬眉,“秦以泽,我端不住了,帮我下。”

    声音不大,但是清亮悦耳,在加上顾乔乔是纯正的北方人,普通话说的极好,少女的声音此时恍如银铃,让其他的人都朝着她看去。

    总觉得,哪里好像不一样了。

    这个浅笑嫣然的女孩,端着砂锅,显然有些吃力,脸颊有些羞红,咬着唇瓣,求助的看着秦以泽。

    白芸不得不止住了脚步。

    再凑上去没意义了。

    因为秦以泽已经淡然的接过了砂锅,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了餐桌旁,刚要放下,顾乔乔也随后跟过来,“放中间吧。”

    说着,小手极是利落的挪开了餐桌中间的盘子。

    秦以泽神色淡然,抿着薄唇将砂锅放在了中间。

    不动声色的看那双小手,只是几个动作就将荤素都穿插摆放,然后才满意的退后一步。

    秦以泽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这是嫌弃他没摆好吧。

    他抿了抿薄唇,如星子般的眸光如流水一般的划过,看着还呆愣的父母,开口道,“我去放鞭炮。”

    “我和你一起去。”秦父终于是回过神来。

    大年三十,家和万事兴。

    难得儿媳妇老实了,不作了。

    所以也不想在横生事端了。

    白芸尴尬了,顾乔乔第一次对她这么冷淡。

    她狠狠的瞪了一眼顾乔乔,不知不觉竟然坐下来,一旁的秦小雨没看出这些,而是拿着萝卜花看着,然后看白芸坐下来,拉着她,“这是那个女人雕刻的,怎么样,想象不出来吧?”

    白芸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萝卜花,今天到底怎么了,总有一种那个蠢女人已经脱离了自己掌控的感觉呢。

    而且这个蠢女人还会雕刻?

    那双手比猪蹄子还笨。

    “开什么玩笑?”白芸不信。

    “我亲眼看到的。”秦小雨低低的说,“假如不是亲眼所见,打死都不相信。”

    白芸这才认真的看着那朵依然绽放的花朵,忽然美目一转,身子一躲,捂着鼻子,“难闻死了,一股臭萝卜味。”

    秦奶奶的脸色淡了下来。

    “难闻吗?”秦小雨皱眉。

    “改天我送你朵真的,拿个臭萝卜当玫瑰,被人知道,不得笑话你是一个土老帽大山炮啊。”

    “哼!”秦小雨生气了。

    她的同学本来就笑话她有个土老帽和山炮的大嫂。

    今天听到这样的话,羞恼交加,一把将萝卜花摔在地上,用皮鞋碾了几下,却在要狠狠的瞪顾乔乔的时候,心口一颤。

    白芸也一扭头,却不其然的对上了顾乔乔的目光。

    那目光,幽深莫测,黑的仿佛没有边界一样。

    也没有任何温度。

    白芸的心一惊,然而在她皱眉的时候,顾乔乔笑了。

    彷如满树的梨花瞬间绽放。

    白芸摇摇头,刚才的那种感觉是错觉吧。

    那个贱女人自卑的不能在自卑了,怎么会敢这样看她。

    秦奶奶看着秦小雨脚下已经变成萝卜泥的花,叹气,看了一眼白芸,看似慈和的脸上却若有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