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章 怎么没一下子撞死呢?
    顾乔乔一怔,随即勾起了嘴角,“奶奶,那我先做饭了。”

    “好好,我和小雨先出去摆桌子。”

    秦小雨再次的瞄了一眼奶奶手里的花,真好看,好像比真花还要漂亮。

    这个女人?

    竟然还有这手艺?

    她哼了一声,想起了白芸姐姐的话,再次的哼了一声,推着奶奶朝着客厅而去。

    不过,那目光始终没离开过奶奶手里的花,她也好想拿过来看看。

    顾乔乔这才开始真正的忙起来。

    过年了,自然是要有鱼的,沈蔓茹买的是大鲤鱼,那就来个红烧鲤鱼。

    用山药炖排骨,奶奶也能多吃点。

    素锦凉拌菜,火腿大拼盘,小鸡炖蘑菇,红烧肉,在来个肉末茄子,这个奶奶也能吃,不但有营养,还补钙……

    在炒几样青菜,素丸子,干锅青椒藕片。

    还有大虾,清蒸为好。

    此时顾乔乔已经将需要炖的菜在燃气灶上炖了起来。

    沈蔓茹虽然是秦家的主妇,但是,毕竟也是一个教授,工作挺忙,所以真心讲,她做饭的水平一般。

    86年的帝都,就算是站在了时代的前沿,但是也无法和十几年后相比。

    更何况亲自掌勺的是顾乔乔。

    当扑鼻的香气,从厨房飘出来之后,闷在书房的秦轩走出来,手里拿着书,虽然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但是作为公公他不好说什么。

    看两个人都没问题之后,就躲在书房里生闷气。

    这大年三十过的,肯定让老母亲不开心了。

    等闻到厨房传来的菜香的时候,知道妻子起床了,他赶紧出来。

    也担心自己的妻子身体是否能承受。

    等看到厨房的那抹身影,惊呆了。

    是顾乔乔。

    此时就见她熟练的翻炒着蔬菜,然后一盘翠绿鲜嫩的鸡蛋炒蒜薹出了锅。

    香味也随之而来。

    于是,沈蔓茹也出来了,站在厨房的门口,看着忙碌的顾乔乔,也同样是不可置信的目光。

    整个秦家,最淡定的就是秦以泽。

    他只是瞄了一眼奶奶献宝似的让他看的萝卜花,就继续低头看书。

    神色平静,没有一丝波动。

    惊讶归惊讶,但是如今外面已经有孩子们在放鞭炮了。

    大年三十的味道越来越浓。

    就算有千般万般的不满意,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

    于是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云淡风轻的儿子,两个人又默默的对视了一眼,微微叹气,沈蔓茹喊着秦小雨,“小雨,过来,摆碗筷。”

    这活小雨会干。

    而且看见妈妈从床上起来了,也很高兴,颠颠的跑过去,拉着沈蔓茹的手,“妈妈,你好点了吗?”

    “嗯,我好多了。”沈蔓茹对着厨房怒了努嘴,“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我推奶奶出来的时候,她就在厨房了。”秦小雨皱着眉头,“还给奶奶雕刻了一朵萝卜花呢……”

    “萝卜花?”

    “妈妈你等着,我去给你拿。”秦小雨毕竟才十六岁,天性在那儿摆着呢,终于知道机会来了,她几步就来到了奶奶的面前。

    此时秦奶奶正和她的大孙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而秦以泽将书放在了一侧的茶几旁,低眉敛目,安静的听奶奶说话,偶尔点点头,或者嗯了一声。

    都已经习惯他这样了。

    秦奶奶也浑不在意。

    手里摆弄着萝卜花,忽然叹息着开口,“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有人送我花呢。”

    秦以泽眉目一动,凝眸看去。

    阳光下,那朵用萝卜雕刻的花,晶莹剔透,花瓣薄如蝉翼,逼真的好像能闻到花香,颇有些巧夺天工。

    顾乔乔雕刻的?

    搜索了一遍,关于她的有用的资料实在匮乏,秦以泽的嘴角稍微挑了一个弧度,“您喜欢就好。”

    “奶奶,将这萝卜花给我,我妈要看看。”秦小雨站在秦奶奶身旁,有些急迫的开口。

    秦奶奶看了一眼小丫头,刚才就看她着急了,小手总想要摸,却还不好意思摸,所以,她也假装没看见。

    看这个小丫头,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如今看秦小雨眸子里的热切,也不逗她了,大方的递给了秦小雨,并叮嘱着,“许看不许摸,看完就给我拿回来。”

    “奶奶,你好小气。”秦小雨看着手里的萝卜花,这花瓣这么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她也不相信是那个坏女人雕刻出来的。

    说完之后的秦小雨拿着萝卜花就要给妈妈看的时候,秦家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皮肤白皙,披着及腰长发的女孩站在了门口,柔柔的开口,“小雨。”

    此时秦小雨正好站在了她的对面,开心的说,“白芸姐姐,你来了。”

    “嗯,我来看看沈阿姨好点没。”白芸熟门熟路的进了客厅,视线第一时间落在那个坐在沙发上,穿着黑色的高领毛衣,矜贵清隽的好像民国走出来的贵公子的秦以泽身上。

    而对方,依然低眉敛目,安静的聆听着面前秦奶奶的唠叨。

    白芸心尖一颤。

    秦小雨过来拉住了她的胳膊,亲热的说,“没事,我妈挺好的。”

    “白芸啊,来,过来吃花生和糖块。”沈蔓茹热情的招呼着。

    这孩子有心,性子好,平日里没白疼她。

    秦小雨拉着白芸坐在了另一侧的沙发上。

    此时厨房飘来阵阵的香气。

    白芸皱眉,秦家的人都在客厅呢,那么这个在厨房的人是谁?

    “沈阿姨,我妈妈听说您被撞墙自杀的嫂子气的晕倒了,也挺生气的,她现在出不来,让我过来看看您。”

    “我没事……”沈蔓茹的脸色不大好。

    自杀?

    这大过年的,真是不吉利。

    但是没办法,这左邻右舍的都传开了,想瞒都瞒不住。

    白芸看沈蔓茹的脸色,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那个死女人,怎么没一下子撞死呢。

    要是撞死了,自己就可以和泽哥哥在一起了。

    不过,这样也好,闹得这么大,丢死人了,相信,从今天以后这个女人,再也翻不了身了。

    “沈阿姨,嫂子也是一时糊涂了,您别往心里去。”白芸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谈这个话题,但是,此时不说,明日就没机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