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章 都在后悔,这个感觉真好!
    顾乔乔不在耽误时间。

    虽然注定要离婚,但是,她却要堂堂正正的离开秦家。

    而现在,秦妈妈沈蔓茹躺在床上,心火难平。

    奶奶坐在轮椅上。

    秦家的父子和秦小雨都不是会做饭的。

    可是今天是大年三十,在国人的眼里心里,这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天。

    冷锅冷灶的,一年都不吉利。

    她知道,上辈子的白芸成了秦家的天使和救星。

    她施展了十八般手艺,做了一桌看起来不错的年夜饭。

    而自己被她安排在卧室里养病。

    等吃饭的时候,她将自己叫出去。

    结果可想而知。

    那是她有生以来吃的最难以下咽,如坐针毡的一顿年饭。

    终生难忘!

    也导致心理怨气加大,对于白芸第二天的计划不打折扣的执行。

    从那以后,秦家的人,彻底厌恶了自己。

    过了正月十二,无奈的秦以泽将自己带去部队随了军。

    可是,顾乔乔以为出了狼窝,其实却进了虎口。

    往事不堪回首,顾乔乔擦去眼泪,深吸了一口气。

    前世那将近十年的磨砺,让她的心性坚定非凡。

    否则,也不会为了给弟弟一个家,在帝都攒下了一套楼房。

    只是,弟弟死了。

    她就再也没了盼头……

    顾乔乔再次的看了一眼镜子里那个秀气的少女,深吸一口气,转身朝着卧室的门走去。

    她要在白芸来之前,将年饭做好。

    其实,这也是上辈子,她欠秦家的。

    还有些略带颤抖的手,一狠心推开了房门。

    在打开的一刹那,她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担心,这只是梦中的一个场景。

    就好像电影一样,推开门,一场空……

    仅仅只是一瞬,顾乔乔就毅然的睁开了眼睛。

    灿烂的阳光从窗户前投射过来,将站在客厅窗前的那道修长的身影,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芒。

    有些不真实,但是,却又真实无比。

    是秦以泽!

    他的双手插在裤袋里,因为是军人,就算是在家里,他的站姿依然挺拔如松。

    秦家的客厅很大。

    也很典雅和高贵。

    家具沙发都是木质的,在阳光下散发着厚重的光泽。

    样式古老,但是却都是黄梨木和紫檀木制成,古朴而又珍贵。

    秦家是典型的书香门第。

    墙壁上挂的是秦轩亲手画的画,西面墙壁的多宝阁上,摆着一些好看的瓷器和玩意儿。

    其实那个多宝阁很牢固。

    但是,上辈子在正月初十的那一天,被她不小心碰倒了几个宋代的瓷瓶。

    瞬间碎了一地。

    当时的秦父脸都青了。

    想到这里,顾乔乔嘴角带上了一抹嘲讽。

    如果不是白芸拉着她,她怎么会摔倒,怎么会碰到多宝阁的架子呢?

    顾乔乔眸色复杂的瞥了一眼那个依然背对着她的身影,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沈蔓茹的卧室门是半开的。

    里面没有什么声音。

    沈蔓茹和秦轩都是帝都某高校的教授,就算是对顾乔乔厌恶,也会维持着清高,甚至在背后也没有去恶意辱骂。

    只有微微的叹息,和无尽的悔意。

    都在后悔,这个感觉真好!

    顾乔乔的嘴角朝上勾起,站在厨房,打量着那些食材。

    如今已经是1986年了,改革的大潮席卷全国,作为帝都自然更好。

    秦家的条件好。

    年货准备的也充足。

    秦以泽刚从最高军事指挥学院毕业,被看中他的某军区司令,给安排到了边关某部连队锻炼。

    这次是探亲假,给的比较长。

    二十天。

    正月十四就会返回部队。

    所以,沈蔓茹今年准备的年货格外的富足。

    有些记忆很模糊了。

    但是她还是能想起来,为了这顿年饭,沈蔓茹兴高采烈的和婆婆一起商定食谱。

    只是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儿罢了。

    上辈子为了能给几年后出狱的弟弟一个家,她打了很多份工。

    除了卖身,只要她能做的,都去做了。

    在饭店洗碗,给人当保姆,在五星级酒店打工……

    这做菜的活计,不在话下。

    顾乔乔洗好手,扎好围裙,刚要伸手拿菜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淡漠如雪的声音,“你要做什么?”

    她身子一僵,手握了握,转过头,看了一眼站在门旁清隽如画挺拔如玉的年轻男子,几息之后,别开了视线,平和的说,“今天我来做菜。”

    秦以泽剑眉微蹙,他没听错吧。

    这个顾乔乔要做菜?

    据妹妹说,她只会洗碗,而且还洗的不干净。

    如今这是看家里不够乱,想把食材都毁了吗?

    秦以泽的眸子幽深如海,没动也没说话。

    顾乔乔却知道不能在磨蹭了。

    在白芸来之前,将这些做好,否则,还真的没有精力对付她。

    秦以泽这人就是这样,惜字如金。

    顾乔乔也没指望听到他会说什么话,她恍如没看到他,手脚利落的开始将食材开始分类。

    肉类鱼类都是提前处理好的,只要从冰箱里拿出来就可以。

    新鲜的蔬菜都放在了阳台上。

    转瞬之间,她就想好了今天做什么菜了。

    洗好蔬菜,放在了菜盆里。

    莲藕切片,黄瓜切丝,蒜薹切成段。

    忙起来的时候,还真的就忘记了,身后还有一个人。

    秦以泽站在厨房的门边,总觉得哪里有些怪异。

    他的星眸划过一抹暗光,军人天生的直觉让他马上找到了不同。

    这个女人,看他的眼神不再直勾勾的令人厌烦。

    有些平和,略带复杂。

    这又是想玩什么花样呢。

    他是一个军事天才,从小到大的志向就是投身军营报效国家,所以他对男女情爱一事看的极淡。

    当顾乔乔的爷爷挟恩情逼婚的时候,他想,娶就娶吧,总归是要结婚的,有了妻子,也许那些女人会知难而退。

    只是没想到,娶进来的这个才是麻烦。

    秦以泽神色莫测,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个忙碌的身影,转身离开了。

    等他走了,顾乔乔还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身后的那道目光带着探究,她能感觉出来。

    习惯就好。

    老天给她的这一次重生,不是让她做前世的自己,去犯曾经犯过的错误。

    顾乔乔拿过洗好的萝卜,这是心里美萝卜。

    她的手有些痒痒的。

    她会雕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