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章 重生
    顾乔乔仿佛魔怔一般的猛地抬头。

    这样的话,依稀仿佛。

    久远的记忆如潮水一般的涌来。

    心,咚咚的跳着。

    提醒着她,这不是梦。

    她,好像回到了过去!

    十一年前,她和秦以泽刚刚结婚,这一天是大年三十的清晨,秦以泽出去和同学聚会,她想跟着去,可是被拒绝了。

    住在隔壁的白芸,也是她在秦家认识的唯一的朋友,给她出主意说,对待秦以泽就得一哭二闹三上吊。

    否则,秦以泽就会被他的高中同学给勾去了魂,再也不要她了。

    她当时满心满脑子都是秦以泽,因为自从结婚以来,他对待她,淡漠而又疏离,她爱他,爱的疯狂,爱的执着。

    只要有一点可能,她都会去尝试。

    于是在秦以泽要走的时候,她为了爱情,为了显示自己对爱情的执着,一头撞向了冰冷的墙壁。

    当时就昏过去了。

    自然,秦以泽确实没走成。

    因为秦妈妈急火攻心,也一头栽倒在地。

    本来是喜庆的大年三十,结果婆媳二人都进了医院。

    好在问题都不大,于是折腾了一圈回了家。

    但是,此时也已经下午了。

    秦家人又饿又累,还要忍受左邻右舍的指点,从此之后,她的脸上就贴上了耻辱的标签。

    但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想到这里的顾乔乔握紧了双手,垂下眸子。

    看顾乔乔始终沉默,秦以泽也没了耐心。

    淡淡的扫了一眼床上的少女,转身离开了。

    挺拔的背影如笔直的松柏,很快消失在卧室里。

    顾乔乔呆滞了片刻,猛地的翻身下床。

    站在花梨木地板上,就算是穿着袜子,可是那一刹那的冰冷也很快的传到了脚底。

    她不再迟疑。

    快步的走到了窗户前。

    秦家的窗户很大,宽敞明亮,不过样子有些古朴,下面带着插销。

    她咬着牙,颤抖着打开插销,一把的推开了窗户。

    一股逼人的凉气瞬间就打在了她的脸上和身上。

    阳光很明媚。

    也很灿烂。

    因为突如其来的冷空气,她的嘴唇颤抖着,牙齿咯咯的响。

    她还活着,这是真的。

    虽然不是年饭的时间,但还是有孩子们在放鞭炮。

    外面的院子里,高大的海棠树依然挺立。

    这是秦家位于帝都的老宅。

    是秦家祖上的宅子之一,面积很大。

    加上厢房和花园,大约有八百多平方米。

    后来因为发生了太多事情,实在待不下去,卖掉之后搬去了另一个小区。

    因为是楼房,自然也没了这个古朴典雅的老院子。

    顾乔乔缓缓的关上窗户,看着书桌上的日历。

    1986年2月8日,除夕!

    在看看墙上的挂钟,下午14点正。

    她来到了大衣柜的镜子前,身子蓦然僵住。

    镜子里出现了一个面色惨白,嘴唇颤抖的女孩。

    乌黑的头发有些凌乱,张了张嘴,“啊……啊……”了两声,声音略带沙哑,但是她还能说话。

    她的身上穿着红色的毛衣,下面竟是绿色的裤子。

    看起来不伦不类。

    但是一双眼睛亮的惊人。

    额头处的青紫,此时很明显。

    顾乔乔打开头发,拿过剪子,给自己剪了刘海,斜斜的垂下,正好挡住了额头的伤。

    另一侧露出了弯弯的秀眉,眼睛显得越发的水润。

    前世的记忆刻骨铭心。

    她知道,在有一个小时,隔壁的白芸就该来了。

    她先是柔声的安慰着秦母,然后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夸奖自己做的好,那个时候的她傻傻的信了。

    对白芸真的是言听计从。

    因为,秦以泽确实没去成。

    而且还和自己说了话。

    要知道,结婚已经有半年了,他在部队服役,一封信,一个电话都没有。

    况且,新婚当晚,他不但没碰她,甚至连眼神都吝于给她,更别提说话了。

    她当然惶恐,秦家除了奶奶和她说话,其他的人,看自己就和陌生人一样。于是,白芸就成了她的主心骨。

    然后白芸教她在大年初一的时候,趁着秦家宴请秦家老太爷的时候,跪在地上请他做主,让秦以泽从部队复员回来,和她好好过日子。

    她也照做了。

    于是,初一这天,成了秦家的梦靥,也是她噩梦的开始。

    那一天将老太爷气的差点进医院。

    指着秦轩的鼻子大骂:家门不幸。

    而她如丧家之犬,只能躲在卧室里哀哀地哭泣。

    她可真蠢呢。

    怎么就那么蠢呢?

    顾乔乔紧紧的攥住了手,手指嵌入了手心里,传来了钻心的疼痛,她才缓缓的放开。

    蠢过一次,就够了。

    她的泪水顺着腮边流下。

    同时,一股狂喜随之涌来。

    此时此刻,她和她的父母还有双胞胎弟妹,都好好的活着!

    她没有被卖到大山里,遭受那么多非人的折磨。

    爸爸没有因为找她丢了工作,妹妹没有因为爸爸去世母亲病重,而去借高利贷,最后因绝望导致自杀。

    她的弟弟,也没有为了替自己出气,找秦家人算账,结果误伤了秦小雨。

    弟弟没有入狱,上大学的秦小雨也没有因被刺伤而切除了右肾……

    秦奶奶也没有因为这件事撒手而去。

    顾乔乔死死的咬着嘴唇,

    上天有好生之德,让她重新开始。

    她感激不尽。

    上一辈子的悲剧,现在,未来,都不会在发生了。

    她和秦以泽,就是一个错误。

    如今虽然重生在了结婚后,但是,她也满足了。

    可以离婚的。

    从此之后,远离秦家,远离秦以泽。

    一别两欢,各自安好!

    上一辈子的悲剧,秦家人的冷漠虽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自己的愚蠢和执拗,也同样令人生厌。

    双方,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顾乔乔不再迟疑,打开衣柜,找到了一条黑色的裤子。

    将绿油油的裤子换下来,红配绿,实在不雅。

    白芸,那个说话柔柔的女孩,却偏要说自己这样穿好看。

    她的眉毛长得好,不用特意修剪,就是天生的柳叶眉。

    额头也很白净光滑。

    可是,白芸却偏说她剪了齐刘海好看。

    于是,她听话的剪了。

    然后看起来傻傻的,闷闷的。

    还有些压抑。

    顾乔乔嘴角漾开一抹冷笑。

    这辈子,她再也不会那么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