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章 没有希望的人生
    顾乔乔站在悬崖上。

    九月的天空似乎格外的晴朗。

    阳光灿烂而又明媚。

    即便这样的阳光,也依然照不进顾乔乔满是阴霾的心里。

    她活不下去了。

    能支撑到现在,是因为家里唯一的亲人,她的小弟还在监狱里。

    她要等着他出来。

    可是,就在上个月的今天,她的弟弟心脏病发,死了。

    爸爸妈妈已于八年前相继离世,妹妹随后也自杀了。

    料理好弟弟的丧事,处理好了其他的事宜,至此,这个世界上在没有可留恋的人和事了。

    山风猛烈的吹动着她的白发,可是她才二十九岁。

    她的嗓子被火炭烫哑了,甚至她连质问老天的权利都没有。

    她咬着牙,深陷的眼窝早就没有了泪水。

    无神的眼睛看着天际的一抹流云,在悄无声息的变化着形状。

    仿佛看到一个十七岁的少女,指着身旁一位清俊如玉的年轻军人,羞涩的说,“爷爷,我想嫁给他。”

    她如愿以偿。

    以为从此之后就会过上幸福的生活。

    但是,这却是她噩梦的开始。

    当时的她不知道秦以泽是帝都最高军事指挥学院的高材生,不知道参谋长的女儿看中了她。

    更不知道他的小青梅,团里的文艺兵都悄悄的喜欢着他。

    等她知道之后,她已经被人贩子卖进了大山,自那以后,命运对她就格外残忍。

    不敢回忆,每想一次,她都痛彻心扉。

    顾乔乔再次看了一眼蓝天,看了一眼那抹流云,喉咙里呜呜了几声,闭上眼睛,纵身一跳,如一只被折断了翅膀的蝴蝶,翩然落进了悬崖下的深潭里。

    当令人恐怖的窒息感传来之后,她的嘴角竟然挂上了一抹笑容。

    从此之后,她不会在痛苦了。

    沉入黑暗之前,她想,假如有来生,她一定要离秦以泽远远的……

    ……

    “奶奶,你就是心肠好,她是自己寻死,为什么还救她?”这是一个女孩清脆的声音。

    “终归是一条命,她也是你嫂子,而且这大过年的,唉……”

    一个老人叹息着开口。

    顾乔乔的头疼极了,她费力的想睁开眼睛,可是努力了半天,也没有做到。

    这是谁在说话?

    难道,她没死成被救了吗?

    “她把我妈妈都气的昏过去了,您还给她喂水?”女孩的声音再次气呼呼的响起。

    “小雨,你去看看你妈妈好点没?”

    然后就是悉悉索索的声音,嘴边忽然有一丝湿润的感觉。

    顾乔乔颤抖着嘴唇,用尽全部的力气,猛然的睁开了眼睛。

    “乔乔,你醒了?”老人惊喜的开口。

    顾乔乔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位老太太,她手里拿着瓷碗和汤勺,面目慈和,带着微笑,忽然她的心狂跳如雷。

    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结在了一处。

    这不是秦以泽的奶奶吗?

    可是,她不是死了吗?

    就在八年前,弟弟刺伤了秦以泽的妹妹那天,突发脑血栓而死。

    那么,这是在地府见面了吗?

    “奶……奶……”顾乔乔颤抖着嘴唇开了口,“对不起……”

    却忽然全身一僵,她猛地的摸向了自己的喉咙。

    她哑了八年,如今死了,就能说话了吗?

    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

    一个梳着马尾的女孩怒气冲冲的进来,指着顾乔乔,“我妈妈被你气的手脚都发抖,在床上起不来,你赔我妈妈!”

    顾乔乔惊骇的瞪大了眼睛。

    这是秦以泽的妹妹,秦小雨,她……

    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顾乔乔猛地坐起来,仓皇的看向四周。

    对面贴着淡雅图案墙纸的墙壁上挂着张镜框,里面有一张很大的照片,一个笑的甜蜜的少女,身旁是一位丰神俊秀,却难掩清冷淡漠的年轻军人。

    那是她和秦以泽的结婚照,她的脑子里轰的一下,有那么一刻,是空白的。

    她死死的咬着嘴唇,强迫自己的目光从上面移开。

    在东面墙壁处,是一排古香古色的红木家具。

    上面贴着大红的喜字。

    她猛地转头,灿烂的阳光毫无防备的刺进了她的眼睛。

    顾乔乔疼的阖上了眼帘,等在睁开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一个年轻的男子。

    显然是刚从外面回来。

    纤长如玉的手上搭着军绿色的呢子大衣,他相貌生的极好,眉如远山,一双星眸似寒潭秋水,神色却如高山之雪一般清冷。

    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更显长身玉立。

    顾乔乔的手猛地揪住了心口的衣服,呼吸都仿佛窒息一样。

    秦以泽!

    那个她爱了四年,又恨了八年的秦以泽。

    八年前,大山里一别,她再也没见过他。

    这个承载了她少女美梦的男子,这个目光淡漠没有一丝温度的男子,此时正静静的看着他。

    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秦奶奶给秦小雨使了一个眼色,“走,推奶奶去看看你妈妈,差不多该准备年饭了……”

    “奶奶……”秦小雨恨恨的跺脚。

    “小雨,推奶奶出去。”秦以泽开口,声音恍如上好的琴弦,悠扬悦耳,却带着让人心神一颤的清冷。

    秦小雨最怕的就是自己这个大哥了。

    回头瞪了一眼床上面色惨白的顾乔乔一眼,这才推着秦奶奶出了大哥的卧室。

    顾乔乔还没反应过来。

    她的身体在颤抖,手也在颤抖,她只得紧紧的将手攥成了拳头。

    指尖按在手心里,那一抹清晰的刺痛传来,让她咬住了嘴唇。

    秦以泽不疾不徐的将大衣和帽子挂在了衣柜的衣架上,然后缓步来到了顾乔乔的床前,

    他的身形高大,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睥睨着顾乔乔,无形中带了一股压迫感。

    此时,他的嘴角抿成了一条冰冷的直线。

    片刻之后,缓缓的开口,声音低沉,“你真的不想活了?”

    顾乔乔的心猛地揪紧,苍白的嘴唇在无声的颤抖着。

    她仓皇的低下头。

    她没敢对上秦以泽的目光,因为他的目光穿透力极强,仿佛能看穿一切,让她无所遁形。

    也让她很狼狈。

    记忆里就是如此。

    “今天是大年三十,奶奶最期盼的就是一家团圆,你想没想过,如果你死了,奶奶的身体是否承受得了?”

    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