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地府(5)
    沫儿的手微微**,朦胧的视线中,蓝色的小野菊开的艳丽无比。

    这朵花是与冥王出游到临城时,在翠微灵山看到的,当时数朵的黄色小野菊中,只一朵蓝色的小野菊甚是显眼,她的手轻轻略过,并未想摘下,可是它却折了头,硬生生的掉到地上。

    她便怜爱的拿起,发现一侧的叶子已经掉了,便伤感的将它递给了身后的冥王说道:“我第一次见蓝色的花好漂亮,不过可惜了,花瓣掉了!”

    她只是拿给他看,并未在意他是丢了,还是怎么了,现在看来,他将它收藏了起来?

    沫儿拿着小野菊转身,想要问问黑爷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刚刚回头,手中的花被一把抢了过去:“谁让你乱碰的?”

    黑爷的眸子顿时冰冻,他将小野菊放回床头,将书压到了上面。

    在沫儿看来,他应该是很宝贝这个花的,可是为何他不记得自己?

    “这个花怎么会在这里?”她听说过,地府是开不出花的。

    小野菊竟然不枯萎,还开的这么艳丽?

    黑爷不愿多说,冷眼看了她一眼,便转身出了房间。

    沫儿紧随了两步,跟着出了屋子。

    他端坐在石椅上,四周的温度急剧的下降。

    “爷……那朵花是我给你的,是我……”她站在他的背后,语音哽咽的断断续续:“那日,在翠微灵山,我见漫山遍野的黄色小野菊甚是喜欢,那朵蓝色的小野菊就在那边,我看它掉了花瓣,便随意丢给你,想让你也看看!”

    黑爷依旧端坐着,背影看不出一丝情绪。

    实则心里乱如麻。

    见他没有一丝表态,沫儿缓了缓情绪,用极为低的声音对他说道:“你不记得我了没关系,我不要求你接受我,或者回应什么,只希望你别将我推开,我只要能看着你,怎么都可以!”

    黑爷慢慢转身抬头看着她,想要探明所以,可她的眼中除了干净便只有明亮。

    “我的记忆里,从未有过你!”他如实相告,不想她继续将自己当做他人。

    他只是昏睡了些时候,可是醒来一如往常,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除了多出一朵不会枯萎的蓝色小野菊。

    沫儿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可以确定一点,黑爷就是冥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