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鬼差大人
    黑色长袍的男人,头上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帽子上写着四个字‘天下太平’,帽子下一张精致到如雕刻出来一般的脸上,是一片阴凉之意,那双黝黑见不到底的双眸更是冰冷至极,将周遭的气温带动的极具的的下降。

    他不懂谢必安为何这般的心善,直接阻止就是,何须问?

    沫儿看着他,模糊的眼眶中温热的液体不断涌出。

    她甚至不敢动,怕动一下,眼前的人如幻觉一般的消失。

    沫儿身后的所有人除了妖孽,全部一起瞪大眼睛,一齐惊呼出声:“冥王……”

    沫儿的心颤了下,继续不敢动。

    妖孽狭长的双眸定在沫儿身上,头微微抬起,双眸释放出危险的气息。

    见所有人看着自己的同伴,白衣男子也好奇的看过去:“小黑,你认识他们?”他的声音温和,即便是好奇也没有一丝起伏。黑衣男子不答,而是眼神又冰冷了些,白衣男子便缓缓的勾起嘴角:“黑爷……你认识他们?”

    他这一笑,刹那间,让时间万物都静止了。这样温暖而又慈悲的笑容直直打在众人心中,让人忍不住忏悔自己的不完美。

    想必再铁石心肠也不能对他无动于衷。

    白衣男子口中的黑爷终于开口,却冰冷生硬:“不认识!”

    四周的温度再次惧降。

    沫儿的心一沉,抑制不住悲伤。

    白衣男子‘白爷’似乎早已习惯他的冷漠,再次将嘴角扬起看向沫儿:“姑娘……留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些鬼魂交给我可好?”

    沫儿的全部注意力还都在黑爷身上,哪里听得到别人说话。

    黑爷见沫儿的视线落下便没离开过,冰冷的脸顿时又下降了几度,他最讨厌女人盯着自己的脸看个没完。

    他的手腕一甩,手中顿时多出一个黑色的软棍,冷眼看向厉鬼。

    厉鬼们见软棍腿都软了,被这个东西碰到,那可是再也别想做人了。

    白爷的手腕一甩,也甩出一根软棍,只是颜色不同是白色:“阎王爷好心放你们出来,你们竟然出来作恶?你们还是速速离开这里,你们也知道黑白无常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乖乖走了还好,若是反抗那就不能怪我们心狠让你们连投胎都投不了了,谁都知道黑爷怒起来,谁都拦不住!你们看看他的手,已经在动了,马上就动了……”

    “……”众人。

    人是好看,就是太唠叨,哪里有半点阴间鬼差的气势?

    他还在说着什么,那边惜字如金的黑爷已经将软棍挥起,所经之处嚎叫连天,一阵阵的黑烟在他周围散开。

    “白爷……求您让黑爷绕过我们吧!我们也是没办法,鬼王说了抓不回这个女人,便将我们全部打到投不了胎,我们回去也是死路一条!”厉鬼眼见着同伴被黑爷打的魂飞魄散,魂都吓没了,便找好说话的白爷求情。

    白爷果真心软,转向黑爷:“黑爷……你看他们也挺可怜的,要么就放过他们?”

    黑爷的手继续挥打,根本没听到一般。

    白爷也只好将白色的软棍抬了起来:“这边是阳间,你们跑到阳间闹事,黑爷会秉公处理的!我也无能为力,毕竟我们是鬼差!”

    他的软棍打在厉鬼身上,冒出一缕白烟,厉鬼们的叫声也不那么凄惨。

    见鬼差们真的不讲情面,厉鬼们瞬时跑的跑,魂飞魄散的便也没了。

    “收工!”白爷的手一晃,手中的软棍便消失,他抬起头将嘴角勾出完美的弧度看向沫儿:“谢谢姑娘手下留情!”

    估计白爷就是造物者偏爱的杰作,每个角度都堪称完美。

    沫儿依旧在看着黑爷,眼睛至始至终都没离开过他。

    黑爷的面色越来越难看,冷冰冰眼落在沫儿身上后,一晃身便不见踪影。

    “爷……”沫儿顿时慌了,焦急的向前两步转了一圈,偌大的庭院里,再也找不见人,顿时哭出了声。

    “……”白爷尴尬的伸了伸手,最后还是收回道:“我们家黑爷到哪里都有姑娘爱戴……姑娘你也别太伤心了,也别再想念,他是不会喜欢姑娘你的!”

    失而复得再失去,沫儿的心被挖空一般,冰冷的嘴唇颤抖着愣是再发不出一声。

    “白爷先留步!”玉玲珑叫住了白爷:“请问刚刚走的那位黑爷可是地府的鬼差大人,黑无常?”

    “对呀,黑爷黑无常,阴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白爷停下看着沫儿摇头:“你们也看到了,黑爷的长相确实让许多姑娘一见倾心,在地府不知多少姑娘想要博他一笑呢,还是让这位姑娘早早收心吧,你们还有问题吗?没有我就走了!”

    他以为沫儿对黑爷一见钟情,便劝告。

    怜惜不由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睛也逐渐变大,一副被雷劈到的样。难道真的被师傅说中了?沫儿与阴界还有瓜葛,是因为冥王就是鬼差大人?

    “明晚是七月十五,至阴之夜,你们还会来帮我们吗?”玉玲珑想到今日这阵势他们便不敌厉鬼,明晚的厉鬼她都不敢想了。

    见白爷好似还没想好,玉玲珑的小脸便严肃起来:“都是你们阴间惹的祸,我们被殃及的,自然你们必须要管的!”

    “每年的七月,按道理我们是不能随便收鬼的,今日我们是恰巧路过,见这边聚集了许多厉鬼才会出来,明日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来帮你们,我倒是可以跟阎王爷提一下,问问他的意见,他不同意的话,你们只能看天命了!”他再看了眼沫儿:“她身上的光芒在夜晚太过惹眼,挡都挡不住,这样……我送你们一个符纸,真的危险了,我是说真的真的太危险了,命悬一刻时才可烧来,我便出现帮你们,不到万不得已,最好还是别用!”

    将白色的符纸递给玉玲珑,他便一闪身不见踪影。

    妖孽始终看着沫儿,她看了冥王多久,他便也跟着看了她多久,心里突然刺痛了一下,他慌张的闭上眼睛平复自己的心情,他……不能动情!

    d看 小说 就来  .e.  手打\s*更 新更 快更稳定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