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分开
    此时沫儿才看清,原来严明一直带着人皮面具,裸露在外的部位十字的疤痕十分的明显。

    盯着疤痕看了许久,她才问出口:“你就是郭管家说的那个少年?”

    这下就能说通,为何有人知道她在忘忧谷。

    “当年郭管家将把我放在忘忧谷外的秘密告诉了你,也将要救我娘的计划跟你说了,你为了荣华富贵出卖了他,将我在忘忧谷的秘密告诉了凌云城,也将郭管家害的,在密室里受尽折磨十余年。”

    严明笑的狰狞:“你说对了!我跟了那个老头近十年,不但什么都得不到,他还害我脸上落下如此可怕的疤痕,我岂能如他愿?当年我将秘密说给相爷听,他不但赏我金银万辆,还给我娶妻,对我恩重如山,比那老头子好多了!”

    “我娘在哪?”沫儿上前一步,眼中是深深的杀意。

    严明扔下了手中的刀:“你杀了我这辈子都别想知道你娘在哪!”

    他知道自己不是她对手,干脆放弃了挣扎。

    沫儿冷笑:“我看你是不知道我娘在哪吧?”

    严明咬了咬唇,确实被她说中了,除了凌云城,谁都不知道白秋被关在哪里,即便夫人都被蒙在鼓里。

    沫儿从他眼中看出,他确实不知,随手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是替郭管家打的,你对不起他的培育之恩,这一掌是替我娘打的,她与你无冤无仇,你却害她十几年暗无天日,这一下是替我家爷打的……”

    她的手掌越来越用力,打的严明眼冒金星,根本站不稳,嘴角更是鲜血流不断。

    沫儿见严明的嘴动了动想说什么,将手中的粉末倒入他口中:“不管你想说什么,我都不稀罕知道了!我不杀你,我让你这辈子开不了口,听不了声音,写不了字,伤不了人,只能当个废物!”

    她的话落,抓住他的手向下一掰,顿时骨裂的声音传来,痛的他冷汗直冒。

    渐渐的,他只能看到沫儿的嘴在动,却听不到她说什么,想要开口哭喊,却发不出一声。

    沫儿不愿再耽搁,迅速的向督成跑去。

    冥王还处在危险里,不知手臂能不能治好。

    沫儿走入督成开始,人群便对着她的脸指指点点。

    沫儿伸手擦了下脸颊,顿感脸部疼痛异常,再看看手,鲜红的血迹刺痛了她的眼。

    她慌张的捂住了脸。

    三个月后!

    清秋见冥王走来,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才上前请安:“奴婢参见王爷!”

    冥王晃了晃手,清秋便低头的走了下去。

    时值冬日,庭院已经覆上了一层白色,原本鲜花盛开的花圃,好似知道没了主人一般,竟显凄凉之意。

    整整三个月,沫儿消失的无影踪,任他怎么找都找不到。

    他的左手臂垂着,想要握紧拳头都不能。

    “沫儿,沫儿……”轻唤了两声,冥王顿感一股热气从体内涌出,抑制不住悲伤。

    同时沫儿突然心头一紧,抓着胸口走出了屋子。

    昨夜下了一场百年大雪,将天地变为白雪皑皑。

    走上前看着远方,轻抚着面纱叹了一声。

    此时身后脚步声渐进,她便微笑着转身。

    d  ..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