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我想知道你的一切
    “喂,丫头……”

    陈楠刚准备追上去,可是这时,门口传来东方芸妃的大笑声:“陈小楠,你又什么地方惹她啦?”

    陈楠回头看去,只见那妖妃和苏艺璇相继走了来,她们下班了。

    看陈楠不说话,东方芸妃得意道:“犯啥错了?跟姐姐说说,姐姐帮你出主意。”

    陈楠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说东方骚妃,你除了幸灾乐祸还会干什么?”

    “骚你妹!”

    东方芸妃刚进来正在换鞋,直接将脱下的高跟鞋朝陈楠扔了过去。

    陈楠一把将鞋子接住,郁闷道:“别老是用这臭的跟咸鱼似的破鞋扔我,要是熏臭了我的手,你赔得起吗?”

    “你自己手臭,弄脏了姑奶奶的鞋!”

    东方芸妃气恼的说着,直接冲过去一把将鞋子抢过来,给了陈楠一个大大的白眼:“亏你还是个男人,一点都不知道让着我,没半点绅士风度。”

    陈楠一阵无语,没好气的道:“你一进门就拿鞋子扔我,还好意思说是我的错?”

    “姑奶奶就扔你怎么了,姑奶奶扔的就是你,不扔你我心里不爽,反正就是你的错。”东方芸妃将高跟鞋放回鞋架上,然后走回来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

    无奈的叹了口气,陈楠准备去找苏清清聊聊。

    毕竟,那丫头刚才看上去似乎挺生气的,情况比欣雅要严重的多。

    可是他还刚转身,东方芸妃又气恼的拿起沙发上的枕头,朝他背上扔了过来:“姓陈的,你为什么不说话,你竟敢不理我?”

    “反正横竖都是我的错,我还说个毛啊?”

    东方芸妃冷哼一声,站起身说道:“那姑奶奶正和你说话呢,你也不能转身就走啊!”

    陈楠无言以对。

    就连旁边的苏艺璇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东方芸妃这实在是有些无理取闹,苦笑道:“好啦芸妃,他可能还有事,你让他去吧。”

    放松一点单手叉腰,一手指着陈楠:“不行,话不说完不准走。”

    她其实并不是真的无理取闹,而是刚进门的时候,他听到苏清清说的那句“偷心贼”了,所以她此刻心里是充满了酸醋味,不由又想起了昨晚陈楠和李晓甜蜜的样子,她心里可谓是窝火的很,所以就抓着陈楠发泄了。

    苏艺璇也无语了,干脆不再说话,打开电视独自看了起来。

    陈楠也懒得理会这疯子,准备走人的,可东方芸妃却跳下沙发,冲过来一把抓住他衣服:“不许走。”

    “你脑子没问题吧?”

    陈楠实在弄不明白,这骚妃今天怎么跟抽风了似的,无故找茬也就算了,连走都不让他走了。

    “我说你不许走,你就是不许走。”

    东方芸妃蛮横起来,完全不讲理,双手死死的揪着陈楠衣服,怎么也不肯松手。

    陈楠都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二十好几的人了,可耍起小性子来,居然还跟个小屁孩似的,蛮不讲理。

    拍了拍脑门,陈楠无奈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你刚才骂了我。”

    “行,我给你道歉,对不起行了吧?”

    陈楠说完转身,可东方芸妃依旧不松手,顿时让陈楠有种骂娘的冲动:“你还想怎么样?”

    “哼!”

    东方芸妃自己也不知道想让陈楠怎么样,因为她就是吃醋而已,不想让陈楠去找苏清清,可是,这种事她没法说出口,所以冷哼一声不说话。

    “你哼什么?没事就赶紧松手啊!”陈楠没好气的道。

    “你道歉没诚意,还敢用这么凶的语气跟我说话,我偏不松手。”东方芸妃总算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稍微合适点的理由。

    陈楠甩了甩衣服,可这骚妃死活不肯松。

    无可奈何之下,陈楠深吸了口气,非常诚恳的说道:“芸姐,我对不起你,请你松手吧!”

    “不松!”

    “草,你还要我怎么做?”

    陈楠是真的郁闷了,如果不是下不了手,他真想给东方芸妃抽两下,这简直是神经病啊!

    “反正我不松就是不松,你怎么做我都不松!”东方芸妃自己也找不到理由了,只能野蛮的抓着陈楠衣服。

    “你妹!”

    陈楠实在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东方芸妃撇了撇嘴,浑不在意的道:“反正我没妹,随你怎么骂。”

    她如此蛮横的表现,令一旁的苏艺璇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干咳了一声说道:“芸妃,我看他道歉挺真诚的,你松开他算了吧。”

    “大姐你爱上他了?”东方芸妃惊道。

    苏艺璇满头黑线:“你胡说八道什么?”

    “那你还帮他说话,我才是你义妹好不好!”

    苏艺璇苦笑着站起身来,将她的手掰开,笑道:“行啦行啦,有什么不开心的你就跟姐姐我说,别瞎闹了。”

    不开心的事,这能说吗?

    东方芸妃跺了下脚,气恼的在沙发上坐下,狠狠地剐了眼陈楠。

    陈楠实在想不通,自己还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她的?歉也道了,罪也赔了,该说的全都说了。

    也许……是她大姨妈来了吧!

    陈楠觉得只有这一种可能了,毕竟,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身子和脾气都不正常。

    对于女人这种一个月流血七天不止,还死不了的生物,绝对是地球上逆天的存在,陈楠觉得自己还是少惹为好,所以在东方芸妃松手的瞬间,他立刻便闪人走了。

    ……

    此时此刻,苏清清房间。

    “死傻蛋,你个混蛋花心萝卜,我掐死你,掐死你!”苏清清坐在床上,双手抓着个枕头狠狠的掐着,满脸气呼呼的样子,看上去还有那么几分可爱。

    “咚咚咚……”

    就在这时,她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谁啊?”

    苏清清手中掐着枕头,抬头看向门口说道。

    “丫头,是我。”外面传来陈楠的声音。

    一听到是陈楠的声音,苏清清鼓了鼓小嘴,掐着枕头就朝门口跑去了,将房门打开后,她目光狠狠的瞪着陈楠,那生气的小模样,就仿佛被人抢了糖果的小女孩似的,令人忍不住想笑。

    ...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