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置于死地
    季君月觉得她有必要亲自去查看一番。

    有了这想法后,当天晚上季君月就消失在了帐篷里,直接去了西鲜族。

    当一缕淡淡的紫光仿若流星般落在草原上的时候,有人看到了,有人没有看到,看到的人只是震惊于那一闪而逝的美丽,并没有过多的在意,没看到的人继续日常的事物。

    因此谁也没有看到一抹身影落在草原上后,就慢慢消失成了隐形之体,随着季君月的走动,只能看到草原上的绿草仿似被无形的东西踩压一般矮了下去,却什么人影也看不到。

    季君月也没有盲目的找,直接找了一个独行的西鲜人逼问出了慕容休靡的下落后,就手起刀落的将人给杀了,而后再次隐匿了身影慢悠悠的朝着那人所说的木屋走去。

    季君月不知道的是,在她出现在这方大草原上的时候,远处一座木屋中闭目沉睡的男子缓缓睁开了眼睛,剔透神秘的祖母绿缭绕着丝丝灵异的气息,饶是如此,这双眼眸还是美的惊心动魄,让人想要抠出来珍藏起来。

    季君月很快就看到了那隐匿在重重蒙古包后的小木屋,这才看清楚整个木屋的轮廓就让她眼底划过了一丝意外和警惕。

    只见悬空的木屋很华丽,同时也异常的美艳,放眼看去木屋周围全都种满了火红艳丽的罂粟花,就连整个木屋的外围走廊和楼梯也都是每五步就有一盆罂粟花盆栽。

    那些罂粟花开的太过艳丽,根本超出了寻常,而且在暗夜下美得靡丽诱惑,散发着阵阵让人迷离的香气,那香气并不浓郁,甚至可以说是很淡,可是却让季君月的面色冷了下来。

    这香气里有能够令人迷失神智和丧失武力的作用……

    好在她现在的身躯就是自己的,从小吃的好东西太多,早已对任何药物都有了免疫力。

    清风拂过,木屋上悬挂的一层层红纱飞舞,更给这处危险的木屋增添了几分神秘和缥缈。

    季君月并没有因此停滞不前,而是一步步缓慢的顺着小石路穿过满地的花海,踏上了那长长的台阶,登上了木屋。

    当那宽敞的亭台慢慢展露在季君月眼中时,她的注意力第一时间就被正前方十多米处躺靠在摇椅上的华袍男子吸引了。

    因为那个人坐在摇椅上正睁着眼睛看着她,那张犹如精灵一般精致滟丽的脸太过白皙晶莹,挺翘的鼻翼透着一股子精灵般可爱诱惑的美,那双正一瞬不瞬凝视着她的眼眸,突然让她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

    那就是将这双美的惊心动魄的眼睛抠下来制成珍藏品。

    要知道这样的冲动和想法,就是在面对秦澜雪那双极为澄澈美丽的丹凤眸时都没有的……

    因为那双眼睛真的太过迷人漂亮,美得令世人无法不产生想要独占的私心和血腥的残忍。

    那双眼睛是剔透神秘的祖母绿,更让人震惊的是这片亮绿的祖母绿并非只是瞳仁,而是眼白,整个眼白都是剔透的亮绿色,那种绿好似最极品的祖母绿一般,看似剔透实则深浓的神秘亮绿,太过美好,太过剔透翠绿。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双瞳孔呈现出的并非如眼白的亮绿,而是一种带着点点黑色冰晶的黑绿色,神秘,灵异,却仍旧美得令人窒息。

    紧紧凭着这一双眼睛就足以惊艳整个世界,可偏偏拥有这双眼睛的主人长的也如同精灵一般美丽,一身墨绿的锦袍将他整个人衬托的越发优雅雍容,带着只有皇室贵族才有的华贵之气。

    完全披散的头发并没有给人凌乱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他天生就不适合束发,就应该这样披散,因为他的发丝太过柔顺华丽,这样全数披散只会将他整个人衬托的更加犹如精灵一般精致绝滟。

    再加上头顶那一缕金灿灿的发丝,更添了几分复杂的妩媚和妖魅感。

    当然,这样美好的足以另整个世界惊艳的美景,只能让季君月怔愣一瞬,下一刻她就停住了脚步,狭长乌黑的凤目里第一次流转过一丝慎重。

    因为那双祖母绿的眼睛正带着几分趣意的看着她所在的位置,或者更确切的说是看着她。

    这人竟然能够感觉到她!

    似乎是为了印证季君月的心声一般,那躺在摇椅上的精灵开口了。

    “既然来了,就见见吧。”

    无疑,这句话充分说明了这人当真已经感受到了她的存在。

    这是第一次,在没有感觉到对方身体里任何的力量的情况下,只以一个普通人的身躯就看破了她的源力隐匿。

    季君月也没再隐藏,当源力撤去,她的身影也慢慢出现在了慕容休靡的视线里。

    一身黑色锦袍将她的身材修饰的越发欣长如玉兰芝,优雅而清贵,墨发高高挽在脑后用黑色的丝带包裹缠绕,干净利落的同时,也让她那张精致绝滟的脸显得越发小巧精致了些。

    那白嫩的透着盈盈光泽的肌肤,就仿似浸泡在水里的羊脂白玉一般,嫩白的不似真人,让人看了就想要咬一口,却连抚摸一下都怕弄碎了那绝滟的脸。

    慕容休靡看到这里,粉嫩的犹如果冻一般的唇微微牵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没想到西北新晋的大将军竟然是个女人。”

    明明这人唇边是带着笑意的,那双祖母绿的眼眸也是带着几分笑意的,可他道出的空灵之音却给人一种空洞虚无的感觉。

    那种仿似无底洞的深渊一般没有尽头的虚无感,让季君月听到了危险,也听到了寂寥,那是一种仿似经历了漫漫长夜,天荒地老世界变迁的寂寥与空无。

    诡异,实在是诡异。

    而且,这人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她是个女人!

    “慕容休靡?”

    季君月并没有因为身份被识破而慌乱,只是眸色冷淡的睨着他。

    慕容休靡轻点了一下头,修长的手轻轻抚摸着腿上躺着的一只雪白的动物。

    在那动物转头朝着季君月看来的时候,季君月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一只罕见的白狼,体型不大,很容易令人认成一只大白狗。

    不过要忽略这小傢伙剔透的绿色兽瞳里缭绕的残戾凶光。

    “你的力量很独特,你不是五方势力的人,难道是那方地界过来的?”

    纵使说着令人惊心的话,慕容休靡脸上的神色仍旧如水一般浅淡,除了唇角若有似无的笑意,他整个人就好像一个只存在于玄幻故事里的美丽精灵,没有什么属于人类清晰鲜活的表情。

    季君月心中微惊,才看到慕容休靡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不同寻常,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知道修真者和上古天尽,而且直接看出了她并非修真者!

    难道慕容休靡和五方势力或者上古天尽有关系?……

    慕容休靡静静的看着季君月,突然笑语了一句:“我和他们没关系。”

    季君月看向慕容休靡,眼神带起了一丝怪异,她知道慕容休靡会这么说应该是从她的细微的神色中感觉出来的,可是她的情绪素来掩饰的很好,能够轻易看出来的人少之又少,何况这已经是见面不到一刻,慕容休靡第二次看透她了……

    “我想要你的力量,若是你愿意的话,我留你一命,若是不愿意,事后就给它们当花肥。”

    就在季君月猜疑的时候,慕容休靡再次开口了,直白而危险。

    一般情况下怎么也得你来我往的探查一方,可是慕容休靡竟然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而这种直白并非是无脑子的直白,而是一种对于自身力量的自信,一种根本不将后果放在眼里的一意孤行。

    季君月邪冷的一笑:“要我的力量?就算我给你,你也没本事吞下。”

    慕容休靡并没有因为季君月这嘲讽的话语而生气,反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美得动人心魄的眼眸溢出一缕疑惑。

    抚摸小白狼的手微微一顿,不解的询问:“什么是源力?”

    季君月心中猛然一惊,面上虽然神色平静,可眼底已经冷酷一片:“你会读心术?!”

    这话并非疑问,几乎可以说是肯定。

    刚才她就觉得有些诡异的,现在她已然可以确定,因为就在刚才说话间她确实在心中想到了能源之力,这人立即就出声询问,这世间不可能有除了她以外的第二个人,在她没有告知的情况下知道能源之力!

    “读心术?”慕容休靡似乎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觉得有些新奇,微微一笑:“也许吧,目前还没有我读不到的心思。”

    听了这样的回答,季君月就谨慎了起来,直接抛空了神思,什么也不想,只要不想隐秘的事情,这人就无法从她这里读到秘密。

    慕容休靡感受到了季君月的屏蔽,唇边的笑意深了几分:“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能够控制自己思想的人,而且阻断的干干净净,没有丝毫让我能探查的缝隙。”

    这反而让慕容休靡越来越期待季君月身体里的力量了,也不再啰嗦,空灵的声音缓缓流转:“既然如此,那我就试试吧。”

    语落,季君月只觉眼前一晃,那原本还坐在十多米外的摇椅上的人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那修长白皙的手指就朝着她的肩膀抓了过来。

    不过纵使慕容休靡不是普通人,季君月同样不是普通人,在慕容休靡靠近的刹那,精准的抓住了他抓来的手腕,与此同时,带着源力的拳头就朝着他的心口砸了过去。

    这一拳挥出,就连四周的空气都仿似被什么凝结,那是一股极为磅礴的力量,足以破碎空气的力量。

    让人意外的是,慕容休靡明明看到了这拳头上带着的毁灭性力量,也明明是可以躲开的,可是他却站在季君月身前没有动,任由季君月的拳头砸在了他的心口,然后透体而出。

    被季君月捏着的手腕反手一转,握住了季君月的手,下一刻,似有什么从季君月体内被吸取而出,沿着手腕一路传递到了慕容休靡的手指上。

    季君月根本来不及惊异慕容休靡不但不躲开她的攻击,还任由她一拳穿透了他的心口,在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源力开始浮动时,眼底终于腾起了一片清晰的震惊。

    这人竟然能够吸取旁人的力量!

    虽说没有人类能够承受能源之力,可是季君月也决不允许有人从她体内吸走丝毫的源力。

    可就在季君月正要动手推开慕容休靡时,慕容休靡已经自动的松开了她的手,仿似根本不知道疼痛一般的低眸,疑惑的看着自己慢慢燃烧的手指。

    那是刚才吸取了季君月体内源力时,源力渡到他的手指上,还不等他继续,这源力就将他的手指给瞬间燃烧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会突然放开季君月的手的原因。

    这源力他可以从季君月的体内吸出来,却不可以融入自己的身躯,不过一点点的力量入体,就把他的手指给烧了,那燃烧的速度远远被他消化源力的速度还要快。

    所以若是继续的话,那源力把他的整个人都给燃烧殆尽,他也得不到丝毫源力的力量。

    慕容休靡在看着自己的手指惊奇、疑惑、不解,而季君月则看着慕容休靡震惊、讶异、慎重。

    只见慕容休靡被季君月一拳穿透的心口完全破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可是慕容休靡竟然没有死!

    不仅没有死,季君月还清楚的看到他破了一个洞的心口如何被她的源力灼烧,胸口的洞如何慢慢变大,又一点一点重新快速的滋长出血肉,最后新的血肉替换了被燃烧的血肉,慢慢的愈合了伤口。

    就连他那被源力燃烧掉的手指也在快速的生长,转眼就恢复如初,没有丝毫的伤口,诡异的令人惊心骇然!

    “你到底是什么人?!”

    季君月眼眸微眯,迸射出犀利残酷的厉光,这明显就是不死之身,若不是她亲手将逆天命果丢到了碧颜天的嘴巴里,她都要以为自己空间里的果子被盗了!

    慕容休靡听言,抬起头来看向眼前身着男装的女子,眼底的疑惑仍旧存在。

    “好奇怪,我竟然不能吞噬你体内的力量,能告诉我这源力到底是什么吗?”

    慕容休靡是真的抱着疑惑和好奇的心态询问的,丝毫没有自己刚才还要吸收对方的力量杀了对方,是对方眼中的敌人的自知,就好似一个好学的学生一般。

    季君月审视的看了慕容休靡一眼,发现他的神色很正常,就犹如正常人跟认识的人探讨学术问题一般,不过她可没有忘记刚才他才跟她动了手!

    “你刚才还想杀我,你认为我会跟你说这些?”

    慕容休靡微微一愣,毫不犹豫的就说:“可我现在不杀你了,而且你是唯一一个我无法吸取力量的人,我觉得我们应该可以成为朋友。”

    “你眼里的朋友是什么?”季君月挑眉冷笑一声。

    慕容休靡空灵的声音立即响起:“能够说话的人。”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随着季君月和慕容休靡的一问一答,空气中突然陷入了一阵静默。

    徐徐的凉风吹拂而过,掀起了四周的红纱,吹动了慕容休靡和季君月的衣角,两人静默的看着对方,一个眼神清明平静,一个眼神冷厉残酷。

    随后,似乎探查到了季君月的思想,慕容休靡又补充了一句:“能够陪我说话的人都是不用死的。”

    意思是,他既然想要对方成为陪自己说话的人,自然不会想着动手杀了对方。

    季君月眼底划过一抹深意,眉梢微挑,斜睨着慕容休靡勾唇一笑:“可我们现在是敌人,西鲜族和秦国。”

    慕容休靡看着季君月,满不在乎的一笑:“只要不是你就好,西北是你的,我自然不会再对西北动手。”

    季君月再次审视的打量着慕容休靡,他精致滟丽的脸上情绪平淡,似乎对什么都不太在乎,可是他说的话却给人一种很真实很认真的感觉。

    那是一种对世间万物的无所谓,这种无所谓的背后充斥满了荒芜和空虚的寂寥孤漠。

    “不仅西北。”季君月平静的看着慕容休靡,看着他那双让她很想抠下来珍藏的祖母绿眼睛:“秦国或许也会成为我的。”

    “只要是你的,我不动。”

    又是没有犹豫的一句话,慕容休靡说的缓慢而平静,就仿似在陈述一般,不是保证,不是诱惑,只是陈述。

    甚至没有考虑季君月的性别,一个女子说整个国家都会是自己的,这在九幽大陆无疑是令世人震惊和不能接受的,他却根本不在意。

    那种浑然不在意西鲜族的陈述,让季君月不得不怀疑,慕容休靡到底是不是西鲜族人,是不是西鲜族的太子。

    “我是。”

    空灵的两个字回答了季君月心中浮现的疑问,让季君月不适的眯起了眼眸,她还是讨厌这种被人读心的感觉。

    慕容休靡唇边卷起一抹笑意,看着季君月缓缓吐出一句:“习惯就好。”

    季君月闻言顿时嘴角抽了抽,也懒得再多想,免得有被他探查了去,勾唇邪肆的笑道:“送上门来的强大朋友,没有不交的道理。”

    季君月说着就抬步走到了不远处的矮桌边坐了下来,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源力是不属于这方世界的力量,来自另一个独立的世界,属于没有血肉之躯的人。”

    季君月没有说机械人,也没有说宇宙空间,这些若是说了,只怕又要解释一堆,她会说出这些,已经是看在慕容休靡这个本身存在的巨大的利用价值。

    既然这人打算和她成为可以交谈的朋友,而且只要是她的他都不会去动,如此省力的事情她自然乐得同意,至于是真朋友还是假朋友,那就要看今后是否会反目成仇了。

    慕容休靡能够读懂人心,自然是知道季君月的想法的,知道她会答应就是因为他给的利益太大,吸引了她。

    这并没有让慕容休靡不高兴,反而觉得理所当然,他觉得季君月这个女子太神秘奇特,所以想要了解探查,因此给出了好处,诱惑她与他成为朋友。

    她则因为他给出的好处而同意与他成为说话的朋友,给他研究的机会,他们不过是利益交换而已,彼此都心知肚明。

    这样的友谊才是最清晰明了又牢固的,只要是彼此都觉的没问题,那就没问题了。

    况且,慕容休靡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还有一个原因,虽然只交了一次手,可是他却能够感觉到季君月的实力很强,与其无休无止的敌对,不如化敌为友还能多了解一些对方的事情。

    很快,慕容休靡就被季君月话语里的另一个世界吸引了,他并没有问那个世界的任何事,只是看着季君月道:“你还能去?”

    ------题外话------

    二更十点半喔~,所以说慕容休靡是强大的,这妖精逆天了,哈哈~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