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不熟,不认识
    &nb半晌后,那股气势消失,玉衡浑身一软,连忙用军刀撑住了身体,才没有跌倒。br>&nb“您……您真是大将军?”

    &nb虽然现在玉衡有些怀疑,但已经相信了七成。

    &nb宋砚淡淡道:“狼骑兵当中并没有姓玉的,而他们修炼的功法都是我亲自传授,说吧,你一身功法从何而来,如果你不是狼骑兵的后代,我就只能收回你这身修为!”

    &nb当初,宋砚共训练了名狼骑兵,以他过目不忘的本领,只需看一遍花名册就能记住千名狼骑兵的名字,所以,直到如今,宋砚也能记住千名狼骑兵的名字。

    &nb“你果然是大将军!”听到宋砚的话,玉衡不由露出了大喜之色,“噗通”一声拜倒在地:“狼骑兵吕岩之子,吕衡参见大将军!”

    &nb“有何凭证?”宋砚继续问,但脸色却缓和了不少,吕岩是一众狼骑兵中最先修炼到先天境界的狼骑兵之一,埋骨之地那一战,死在他手上的燕赵联军不下于五百人。

    &nb“大将军请跟我来!”

    &nb不一会儿,玉衡带着宋砚来到了一座密室,同行的还有玉妃。

    &nb密室不大,但密室内却放着一个供台,供台上摆放的正是吕岩的灵牌。

    &nb看到这个灵牌,宋砚倒是有些相信玉衡是吕岩的儿子。

    &nb“他是怎么死的?”宋砚语气中多了几分伤感,并拿起供台上的木香点燃,插入了香炉之中。

    &nb玉衡脸上闪过悲痛之色:“三十年前,秦国大军杀至齐国都城。

    &nb那时家父已是齐国的领军大将之一,率军出城与秦国大军决战,只因双方实力悬殊,家父又被纪羽西手下的高手围攻,无暇分身,最终兵败身亡。

    &nb那年我才岁,但家父一直对我说,没有大将军就没有他,所以,他叮嘱我,背叛谁都可以,就是不能背叛大将军。

    &nb并且,在决战前夜,家父用药将我迷晕,藏于都城内一居民地窖中。

    &nb等我醒来,已是数日后,秦国大军已经撤离,整座都城也变成了残垣断壁。

    &nb因为家父一直深信大将军会回来,在决战前曾对我说,儿子,如果为父战死,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最好潜入秦国,等待大将军归来。”

    &nb说到这里,玉衡再次跪倒在地:“大将军,只要您一声令下,末将马上可以起兵反秦!”

    &nb“父亲你……!”

    &nb听到自己父亲要造反,玉妃不由震惊莫名。

    &nb“玲珑,你过来跪下,和我一起拜见大将军!”

    &nb“不用了!”

    &nb宋砚摆摆手,并将玉衡扶起:“如今天下已经一统,再起兵戈苦的也是天下的百姓。”

    &nb听宋砚这么一说,玉衡心中却是松了口气,虽说他表示愿意跟随宋砚造反,但他真的不想造反,不是他已经叛变,而是正如宋砚所说,如果造反,苦的是天下百姓。

    &nb半刻钟后。

    &nb三人出了密室。

    &nb“我听说你收集了一副我当初所画的一副画像,那画像在哪里?”宋砚看着玉衡问道。

    &nb“启禀大将军,那副画像末将一直秘密收藏在房中,末将这就去为你取来!”

    &nb玉衡匆匆离去,不一会儿,就抱着一个黑色的条形木匣。

    &nb“大将军,那副画像就在这里面!”玉衡双手奉上,并解释道:“这幅画是属下偶然所得,现在终于能物归原主了!”

    &nb宋砚接过木匣打开,取出画卷展开,身子不由微微一震,上面是个极其美丽的少女,嘴角带着一丝俏皮的微笑,正是春荷。

    &nb这幅画居然是春荷的,这让宋砚有丝不好的预感。

    &nb“难道春荷已经死了?”

    &nb想到这里,宋砚胸腔陡然升腾起一股无边杀气,顿时,大厅内的温度瞬间下降数十度,如同置身冰天雪地之中,即使以玉衡的修为也感到难以承受,至于玉妃,一张俏脸更是变得煞白若白纸,轻哼一声,身躯摇晃着向地面倒去。

    &nb听到这声轻哼,宋砚陡然醒悟,连忙收起杀气,并伸手接住了栽倒的玉妃,然后抓住她的手,将一股剑元渡入她的体内,帮她化解杀气给她身体造成的伤害。

    &nb“玉姑娘对不住,我有些失控!”宋砚语带歉意道。

    &nb“宋先生,小女子已经没事了,您可以放开了吗?”玉妃红着脸道。

    &nb“抱歉!”

    &nb宋砚连忙将玉妃扶正。

    &nb“玉衡,你可知纪羽西的下落?”宋砚再问。

    &nb“那女人帮助秦国一统天下后就退隐了,这些年也没有消息传出,所以,末将也不知道她的消息!”

    &nb“既然如此,那就罢了!”

    &nb宋砚摆摆手。

    &nb心中已经给纪羽西判了死刑。

    &nb忽然,宋砚看着玉玲珑道:“对了,玉姑娘,你还想回到宫中吗?如果你想回去,我就带你回去,如果你不想回去,就留在这里吧,到时我亲自去找赢邑说说!”

    &nb如果玉妃与他没有关联,他倒不必为她考虑,但她是狼骑兵的后代,他就得照顾下对方。

    &nb当妃子看似风光,但那也是受宠的时候,一旦失宠日子肯定不好过,况且,赢邑已经失去了做男人的本钱,玉玲珑再回到皇宫也只能守活寡。

    &nb“我……!”玉玲珑眸子闪过犹豫之色,最后,她轻咬银牙看着宋砚道:“宋先生,小女子想留在您身边做个端茶送水的丫鬟你看行么?”

    &nb“你这是何苦?不管去皇宫也好,还是留在你家中都比留在我身边好!”宋砚苦笑着道。

    &nb玉玲珑的神情又坚定了数分:“我从小都是听着先生您的故事长大的,在我心中,您就是那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能留在您身边端茶送水,这是我辈子修来的福份,还望先生收留!”

    &nb宋砚沉默了。

    &nb“大将军,我家丫头能侍奉在您左右的确是她辈子修来后福份,你就收留了她吧!”玉衡也跟着劝说道。

    &nb“先生,难道是您看不起我这幅残花败柳之身?”玉玲珑泪汪汪的道,俏脸上满是伤心之色。

    &nb“罢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你吧!”宋砚有些无奈的道。

    &nb“多谢先生!”

    &nb见宋砚答应,玉玲珑不由大喜。

    &nb云州,崖山。

    &nb崖山并不高,但这里的风景却极为秀美,不过,崖山是私人之地,没有主人的允许,他人不得擅自踏入,因此,在周边百姓眼里,崖山是极为神秘的所在。

    &nb:三更到,第四更应该在凌晨前后

    &nb...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