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暴君
    戚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你随意。”

    出乎意料之外,戚夜的表现让如意的心一阵抽痛。

    皇上也诧异:“如意姑娘走吧。”

    如意不甘,咬咬唇后莞尔一笑:“轩大爷,如意早已是戚爷的人了,怕跟您去脏了您。”

    皇上的脸瞬时拉黑,朝着如意脸上就是一巴掌,响亮的狠:“本大爷说要你,这世上谁敢说不?”

    与之前的淡定相比,此刻如意惊慌的捂着脸,看皇上的眼神多了一份怯意:“如意不敢,大爷您就放过如意吧,如意生是戚爷的人死是戚爷的鬼。”

    戚夜与易云天对望了一眼,同时摇头。

    如意的话让皇上的怒意更胜,朝着她的肚子就是一脚:“不敢?该说的都说了,还说不敢?”

    沫儿对皇上不得不另眼相看。

    这暴君居然连女人都打?

    “爷,您消消气,打疼她是小,累到您是真。”沫儿见皇上又要动手,连忙上前拉住了他。

    她实在看不下去,男人打女人。

    皇上怒气越加的上升:“是你该过问的事吗?”

    沫儿非但不怕,反而一股气上升,眼神直逼皇上,刚想开口,被戚夜拦下:“多管闲事!”

    “……”沫儿干脆闭口,刚刚戚夜拦下她时,暗示了她,她只好作罢。

    “轩大爷,如意归您,她根本就不是我的人,我还是那句话,您随意想带走就带走。”

    如意哭的梨花带雨,却也乖乖的站起。

    皇上却不耐烦的一把推开了她:“以后不想再看到她,不然别说爷没手下留情。”

    见皇上走出去,沫儿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毕竟是跟着他来的。

    戚夜跟出门去拉住了沫儿,大声吼道:“你,扫了大爷的兴致,想一走了之吗?要么赔钱,要么留命!”

    “……”

    弄得沫儿一脸懵逼。

    不是你让我来看戏的吗?

    这戏,真难看!

    走出甚远的皇上突然回身,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扔到他手上:“爷的人。”

    拿着银票回屋,易云天不得不为他鼓掌:“戚爷,你今天怎么还管起闲事来了,居然担心起一个小公公的死活。”

    戚夜不答,而是看向如意,有些失望:“如意啊如意!”

    这么久了,还没学会察言观色。

    “我今晚就给你送出城,走的越远越好,千万别回来了,不然我也保不了你。”

    如意不知所措的看着戚夜,以为只要有他在就什么事都不会有,所以刚才敢夸大海口。

    “戚爷,如意不想走,不想离开您。”

    自从被戚夜从另一个妓院赎出来,她就认定了他。

    易云天摇头:“如意姑娘,这个督城你已经呆不下去了,还是速速的离开吧。”

    连一向少言寡语的易云天都这么说,如意知道自己确实惹祸上身了。

    如意走了,对这个妓院来说是一大损失,可人命关天,戚夜也没办法。

    “戚爷,你觉得他会怎么对凌公公?”易云天甚是诧异,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应该不会有危险的!”

    这个谁敢肯定的说,皇上的脾气没有人能琢磨透。

    冥王站在三楼看台上,看着沫儿跟着皇上而去,抓着栏杆的双手,嘎吱作响。

    很是小看了这个女人,竟然是皇上的心腹。

    出了妓院,不见马车,皇上径直向前走去,沫儿便硬着头皮跟去,却满心的不爽。

    d  ..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