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吃个饭都不得安宁
    冤家路窄!

    沫儿缓缓起身:“我向来就这么大胆,冥王不喜欢,可让皇上将婚事作废,省的大家麻烦!”

    饿的时候,脾气自然不好。

    冥王此刻的脸堪比阎王:“你不是想嫁进冥王府想疯了,本王怎好扫了你的兴!”

    “……”

    整的好像你想娶一样!

    “嫁谁都是嫁,恰巧是你,我也无所谓的。”沫儿干脆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坐到椅子上:“怎么?冥王想跟我一起吃饭?”

    无所谓?

    这个女人怎敢?

    “本王看到丑东西吃不进去!”

    “……”

    算你毒!

    “慢走,不送!”沫儿做了一个请慢走的手势,便不再看他。

    居然敢下逐客令?

    整个督城,不!整个清帝国,也没人敢对他下逐客令,包括皇帝在内。

    冥王看了一眼一直站在一旁的如风,如风便从怀中掏出一个丝帕递给了他。

    “冥王妃,希望你们姐妹都自重一些,不要把什么垃圾都往冥王府送,污染了冥王府。”冥王将丝帕扔似得丢到了沫儿面前:“你一个不要脸就算了,连妹妹都一样不知羞耻。”

    见冥王转身便走,如风也跟着走了。

    沫儿冷眼扫了下丝帕后,用手轻轻一弹,丝帕便掉到了地上。

    丝帕的一角赫然秀着一个巧字。

    想必,凌巧儿把对冥王的倾慕之情,全部秀在了上面。

    沫儿起身将门掩上,还没转身,门再次被敲响。

    “……”

    骂人已经不能缓解此时她的心境了。

    “有病吧……”她愤怒的拉开门,却在开门后愣了片刻,见门口之人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她便冷冷开口:“有事?”

    此男,三十岁左右,柳叶弯眉,凤眼红唇,与刚刚走的冥王眉宇间有几分相似,却没有他那份英气,如不是身穿藏蓝色长袍,更接近于女人。

    男人看着她,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听说沫儿姑娘在此用餐,冒昧的前来打扰,不会打扰你吃饭吧?”

    打扰,很是打扰!

    妹的!

    我就是出来吃个饭,吃完就滚回去了,怎么就这么难呢?

    可是人家这么彬彬有礼,她也不好发作,只好假惺惺的笑道:“不会……”

    他也不客气,自己进入了房内,只是不再说什么,盯着沫儿看。

    “……”

    沫儿干咳了一声,强压着怒火问道:“找我有事?”

    语气还算是客气。

    “沫儿姑娘与冥王明日便要成亲,怎么会在这里,吃这种东西?”

    “……”

    这种东西?

    这种东西你们都不让我吃安生好吗?

    “粗茶淡饭,能填饱肚子就好,吃什么无所谓。”

    老娘就想赶紧吃!

    “沫儿姑娘果然不拘小节。”

    “……”

    这是好话!?

    沫儿只想说,有屁快放,没事滚蛋!

    无奈,人家说话客客气气,反倒将的她说不出狠话。

    “晋王,真是好雅兴!您不是向来只顾着黎民苍生,在深闺之中不问世事吗?今日怎么这么俗,跑到这里与三嫂话家常?”戚夜出现在门口时,亮瞎了沫儿的眼。

    他那身白色长袍,加上逆天的脸,将所有的烛光引于身上,耀眼的狠。

    d  ..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