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今天管你是天王老子
    “你是哪颗葱?”

    这短短的五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意思,有鄙视,不屑,嘲讽……一切的贬义词都化作这五个字。

    别人不知道,她可知道,当年还是婴儿的她,是怎么得来的扫把星这个称号。

    彩蝶怒目,这些年连老爷对她都要礼让三分,现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敢这么与她说话?

    既然以前能让你滚蛋,现在依旧能。

    她走至沫儿一人距离前,狰狞道:“你以为你是扫把星没人敢靠近你?哈哈哈……”她忍不住得意的大笑起来:“我不怕!我不但敢靠近你,还敢打你!”

    她的手举起。

    沫儿并没有躲闪,只是脸上多了一份淡淡的笑意。

    彩蝶的手落在沫儿面纱的前一刻,突然停住,之后痛嚎起来。

    只片刻,她顾不及脸面,躺在地上打滚。

    丫鬟杂役顿时慌了手脚,上前搀扶的搀扶,去禀报的禀报,已经乱做一团。

    我都没去找你算当初的账,你倒先送上来。

    沫儿的心情突然转好,已经感觉没有先前那么饿了。

    这样太痛快!

    凌云城赶到时,彩蝶衣衫已经不整,躺在地上哀哭滚打,连老爷的关切都听不进去。

    “沫儿,你说蝶儿这是怎么了?你把她怎么了?”凌云城质问。

    昨天是丫鬟家丁,今天是彩蝶,果真是不祥之物。

    “您说呢?”沫儿瞥了一眼彩蝶:“她当年就已经跟你说了,我是扫把星,你信了。”

    凌云城脸色难看:“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疼成这个样子?”

    “我怎么知道?是她自己不信邪靠近我,然后就这样了!”沫儿冷冷看向凌云城:“我娘人呢?别告诉我死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沫儿不会忘记,自己被抱走时,彩蝶是何嘴脸的指控白秋已经不正常了,而凌云城深信不疑的如何命人将白秋打倒在地的。

    凌云城突然一反刚才的不安,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想要见她,就老老实实的听话,乖乖的嫁进冥王府,按我的要求做。”

    沫儿的双手紧了紧,随即说道:“好!我会如你所愿嫁进冥王府的!不过……你可不要不要食言。”

    入夜。

    沫儿饥饿难耐,便晃悠着出了相府。

    街市上已经人烟稀少,只有几家比较大的酒楼还开着。

    沫儿找了家看着相对干净的店,进了雅间,简单的点了几个菜。

    从昨天出谷开始,她便没吃过饭,此时饿的能吃下一整只猪。

    只是,菜刚刚上齐,沫儿这边还一口都没吃呢,就有人来敲门。

    活活被饿死的节奏!

    沫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有事说,没事滚!”她压根没打算开门,今天管你是天王老子。

    吃个饭都不得安宁。

    话落不过眨眼功夫,插着的门被一脚踢开,如风尴尬的朝着沫儿一抱拳:“凌小姐得罪了!”

    他也没办法,主子让他踢,他哪敢不踢。

    闪身站立一边,冥王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双眼仿似能将沫儿冰冻住一般的阴冷:“谁给你的胆子?”

    d  .. q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