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零一章 梁文婷的喜帖
    “这个我当然明白,劳逸结合嘛,而且这里空气确实清新……对了,这次来,主要是有些事情要向你汇报一下。”楚家豪说道。

    “我就知道你来肯定有事,说吧。”方天佑笑道。

    “一些小事我都替你作主处理了。不过有好多人想见你,这个我作不了主。由于你的名声太响,不但湖阳市、湖阴市,就是汉南省,甚至是京城不少社会名流或是正府官员都想见见你。

    能推的我都帮你推了,只有省府和京城的有些人如果拒绝接受,是不是有点太得罪人了,对你今后的人脉也有影响。”楚家豪试探着问道。

    “我不需要什么人脉,也不需要和他们交往。他们如果有什么需求,直接和你谈,你是做黑白两道生意出手,该怎么拿主意就怎么拿主意,我全力支持你。”方天佑却是毫不犹豫地说道。

    “啊……”楚家豪闻言不由微微一愣,他想到方天佑会对见那些人不热心,却没有想到方天佑会这么果断地拒绝。

    方天佑的事迹更多的是在修炼者或国家机密机构之间传诵,世俗世界知道得很少,楚家豪当然还不知道方天佑是一位轰动全球修炼者世界的强者。

    楚家豪原本还想向方天佑介绍一下那几位不能得罪,结合后可以扩充人脉的的大人物现在看来是多此一举了。

    “还有其他事情吧?”方天佑看着楚家豪发愣的样子,又问道。

    “静初也来过这里,可惜你在闭关。她也就没有打扰你了,只是让你出关后和她联系,不过她表情还是有些失落呢。”楚家豪又说道。

    “嗯,这段时间忙着修炼,回湖阳也没有和她联系,她生点气也是情理之中,我一会就和她联系。”方天佑点头说道。

    楚家豪见方天佑在姚静初的事情上并没有摆谱,完全是朋友相交的态度,不免松了一口气。对待那些大人物都是不屑一顾,如果方天佑不把姚静初当回事,那谁也奈何不了方天佑。

    “除了姚静初,湖阳大学你的两位同学也来联系过你。其中一个叫杨智全的,还让我转给你一张喜帖,上次来就准备交给你的,现在眼看日期快到了,因此我再来碰碰运气,看你出没出关。”楚家豪说着,递给方天佑一张大红喜帖。

    “喜帖?难道杨智全这小子这么快和张雨碟确定了关系,要结婚了?”方天佑疑惑地接过大红喜帖。

    打开一看,原来不是杨智全本人发的帖,而是梁文婷和温常远的订婚宴请贴,时间就在后天中午,地点却竟然在汉北省。

    一般情况下,不会有老师订婚宴邀请在读学生,梁文婷和温常远或许是念在两人能够在一起,多亏了方天佑的帮忙,所以才特意邀请了方天佑吧。

    当时在湖阳大学校园温常远公开向梁文婷求婚,却受到了他父亲温睿庵和他所谓的未婚妻周雪梅的公然阻挠。最后是方天佑出面以强硬的态势说服了温睿庵。

    “那位梁文婷是你们的老师吧,没有想到这样的高级知识份子,也和世俗的女人一样喜欢去傍大少,金钱真的这么重要吗?值得自己付出不可挽回青春,甚至是牺牲一辈子的幸福。”楚家豪叹息着道。

    “梁老师不一样,她并不在意温家的钱,他和温常远是真心相爱才走到一起的。几个月前我们还亲眼见到温常远在湖阳大学公开向梁老师求婚。”方天佑摇了摇头道。

    “这不可能……”楚家豪还想反驳什么,看了一眼方天佑,又把话给吐了下去。

    “有什么话就直接,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顾虑。”这里小细节当然逃不过方天佑的眼睛,他知道楚家豪还有话,只是不敢说或是觉得不便说而已。

    “可是我所知道的温常远好像并不是这么一个痴情种。前几月前,或许就是你说的他

    你们梁老师求婚的那几天,他在我所管理的酒吧消费过。当时就是他强上了酒吧的一个女侍者。幸好这家伙知趣,最后甩出一百万赔偿,摆平了那女侍者和她的家属。不过由此也可以见这家伙的德性了。”楚家豪看了看方天佑道。

    “什么,你说的这是真的?”方天佑有些不信地看向楚家豪道。他和温常远只见过一次,就是在湖阳大学温常远向梁文婷求婚那一次。那一次方天佑对温常远的印象还很不错。

    “我不敢十分确信,但因为都是道上的人,多少听闻过他的一些风声。”楚家豪道。

    “难道这家伙白手起家后,打拼出一片小天地了,就开始轻飘飘了?希望和梁老师结婚后,这家伙能够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吧。”方天佑叹息一声道。

    毕竟这是温常远和梁文婷两个人的事情,他就算知道些什么也不便过多干涉。方天佑宁愿相信他本性的不坏,再加上梁文婷的约束,他以后肯定会收敛了。

    “什么白手起家,我听说那都是这家伙自吹自擂的。其实就是他爸爸温睿庵悄悄地将资产转移到了他开创的公司里而已。”楚家豪不屑地道。

    “你的意思是说一直都是他父亲温睿庵在支撑他所谓的公司?”方天佑惊讶地道。

    “我听到的消息确实是这样。桓达汽运公司原本除了温睿庵外还有两位老股东,温睿庵使用手段圈走桓达汽运公司资产,流入他儿子开创的公司。对另外两位股东却声称,桓达汽运公司连续三年负债。今年终于以低价收购了那两位老股东的股份。”楚家豪又说道。

    “这事确凿吗?”方天佑仍然有些不信。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当时真是看走了眼。撮合温常远和梁文婷本以为是促成一段佳话,如今看来却很可能是将梁文婷推入了火坑。

    “我曾经听桓达汽运公司以前的一位高层管理,喝酒后亲口对我说的。如果你想证实,我可以想办法让人去查。”楚家豪道。

    “好,你去帮我查一查,越快越好。”方天佑有些急切地说道。

    “那好,我现在就回湖阳,马上安排人去查。”楚家豪当即起身朝着山下跑去。

    方天佑本想让他和自己一块走,感应到珍尼莎已经朝着山上走来,方天佑便打消了念头,自己还是得先将天佑峰的事情处理了再说。

    “主人!”珍尼莎见到方天佑,十分恭敬地叫道。方天佑的手段彻底地震慑了她,让她不得不心悦诚服地叫上这一声主人。

    除了脑海中的神识火种,让珍尼莎忌惮外,当天方天佑以一敌九,将九人弄成废人的过程,她在远处都看得清清楚楚,让她更加升不起一丝反抗。

    百里不惑见到珍尼莎对方天佑如此恭敬,这才松了一口气,确信这位金发外国女子真的是方天佑的仆人。

    要知道,百里不惑可是从珍尼莎身上感应到一股令他心悸的气息,他深知自己根本不是这个外国女子的对手,一路上还有些忐忑呢。

    “嗯,以后你就留在天佑峰,负责天佑峰靠近水域一方的防御。你刚到天佑峰,对这里很多事情不熟悉,以后就和百里不惑等人交流,我不在时,你便要遵从他的调遣。”方天佑看向珍尼莎,又指了指百里不惑道。

    “调遣不敢当,珍尼莎小姐的战力非我能及,以后天佑峰更加固若金汤了。”百里不惑连忙谦让道。珍尼莎是少主的仆人,可不是他百里不惑的仆人,他如何敢随便调遣。

    “除了忠于我,护卫天佑峰外,我不会限制你任何自由,你甚至可以到峰顶修炼。”方天佑又对珍尼莎说道。

    “主人,您的要求真的这么简单吗?而且,我还可以在这里修炼?”珍尼莎有些不敢相信地道。走过防护大阵,进入天佑峰,她就感应到了这里的不凡。

    仅仅只是呼吸了几口这里的清新空气,她多年没有进步的异能竟然就有了一丝悸动。如果能够在这里修炼,她相信自己的异能将有更进一步的突破。

    “我有骗你的必要吗?”方天佑微笑道。他能够理解珍尼莎的惊讶。方天佑正是要达到这种打完棒子又给点糖吃的恩威并施的效果。

    方天佑又交道几句,就让百里不惑带珍尼莎去安排其他的诸如吃住等事宜。方天佑自己,则是驾着飞仙葫返回了湖阳市区。

    在僻静处以隐身符落地后,方天佑便拿出了手机。方天佑进入天佑峰接近一个月时间,从来没有看过手机,自然也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现在到达市区,自然会有手机信号了。刚开机不久就有好几条信息,其中还有三个语音信息。这是方天佑上天佑峰之前,在机场附近就设置好了的。如果电话打不通的状态下,亿动公司便会自动提醒拨动者进行语音留话。

    语音留话有两条,一条是宋秋月的,也没说什么,就是有几个修炼小问题要问问。另一条是萧梦寒的。她说前段时间有事外出,现在回来了,却一直联系不上方天佑,让方天佑有空时回个电话,或是回湖阳时见见面。

    至于其他短信,则是因为电话未接通的提醒短信。方天佑看了看,姚静初的电话最多,梁文婷也打过两个,其他还有杨智全等人的。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