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九八章 这里我说了算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方天佑的吞噬行动仍然在继续,这些修炼者或藏身于高地,或隐身于树荫,甚至有异能者像珍尼莎一样,利用异能隐藏在空气、土壤中。

    但无论他们躲藏的地方多么隐蔽,无论隐身之法多么精妙,在方天佑的神识之下,他们都根本无处藏形。

    ……

    “第十三个了!”方天佑刚刚吞噬了一位可以利用风力的异能者。将对方体内的异能一点点地吞噬过来,化为纯正的真元,汇入到气海当中。

    仅仅两三分钟,这个风系异能者体内的异能便被吞噬殆尽。方天佑如弃敝履般将他丢在了地上,运转鸿蒙仙经极力地调整着气海已经完全饱和的真元。

    除了珍尼莎外,方天佑还连续吞噬了十二名修炼者,就算他们当中近半数体内的能量不能与宗师相比,吞噬过程中也有所损耗,但十二名修炼者能量之和仍然是一个海量。

    方天佑并没有杀他们,就是要让这些人把这里的消息搞大,传遍海外。当这些原本的强者变成普通人回到各自的地方去时,方天佑相信肯定能起到足够的震慑效果。

    他们是来自不同组织、不同国家的修炼者,都是各自势力当中的强者,并不是随处可见的大白菜,现在他们全部被吞噬掉了异能,这足以让那些势力、国家心痛。

    “外围观望的家伙已经清理掉了。现在就要开始收网,收拾掉那些敢于直接攻击天佑峰防护大阵的人了。”方天佑心念一动,已经抢身朝着天佑峰山麓闪去。

    天佑峰下,九个修炼者联手不断地轰击在天佑峰上的防护大阵,终于使得防护大阵极剧地摇晃颤抖。

    九人见状攻击得更加起劲了。小龙和陈宜帆等人则是看得面色微变。

    “我们要不要向少主求救!”百里不惑有些担忧地道。

    “暂时不要,少主如果醒来自然能够感应到这里的异变。如今他还没有出现,一定是处在修炼的紧要关头,我们必须想办法为少主争取时间。”陈宜帆却摇了摇头说道。

    小龙则是更加干脆,直接跑出了防护大阵,利用自己的隐身神通,跑到九人旁边,施展起了迷幻术。陈宜帆见小龙闯出,也连忙出阵,攻击向其中一名修炼者。

    那九人毕竟是经历过不少生死考验的人,他们之前就见识过了小龙的迷幻术,还在这迷幻术下吃了点小亏,现在微感有异,连忙收慑心神,离陈宜帆近的几人则是同时攻向了陈宜帆,支援自己的同伙。

    陈宜帆被众人联手攻击,不敢硬接,连忙放弃攻击自己的目标,闪身后退。小龙则趁着九人阵脚大乱,成功地偷袭到了一个修炼者,将他的左臂抓伤。

    不过小龙自己也被另外一名异能者感应到,施展异能攻击,让小龙暴露了身形。这样一来,小龙和陈宜帆再次面临着以二敌九的局面。

    小龙不断地使用迷幻技能影响九人,又展开飞腾身法游斗,一时以利爪扑击,一会又以钢嘴撕咬。陈宜帆则是打出片片毒雾,然后以强悍的肉身与突破毒雾的入侵者撕杀。

    尽管如此,这以少击多的局面下,一人一兽还是很快落入劣势。

    “还是快去请方天师吧,不然陈帮主这一人一兽怕是要有麻烦了。”阵法内观战的常春真人和戒嗔禅师都是担忧地劝道。

    他们之前看过小龙和陈宜帆与这九人的对战,知道一人一兽在九人手下讨不了好。

    “这个……”百里不惑也是面色犹豫。可是眼见小龙和陈宜帆就要陷入九人的围攻,他终于下定决定,跑上天佑峰顶去汇报一下。

    “不用去了,我已经出关,你们等着看戏就行,这些人还动不了我天佑峰的根基。”百里不惑刚迈出第一步,一个柔和中带着点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

    百里不惑一听,顿时刹住了脚步,因为他已经听出说话的人,正是他打算要去求援的对象——方天佑。

    “你怎么不跑了?”常春真人和戒嗔禅师见百里不惑跑出一步后又突然停了下来,不由好奇地问道。

    “没事,少主已经知道这里的事情了,让我们放心。”百里不惑如实答道。

    “啊……”常春真人和戒嗔禅师不由面面相觑,左右张望却根本不见方天佑的踪影。

    防护大阵外,小龙和陈宜帆两人边打边退,但为了尽可能的托住九人,又不敢马上撤回阵内,一时陷入游击苦战,身上多了不少的伤迹。

    “不要退却,直接进攻,想一想小巫当时是怎么突破的!”正当一人一兽感觉到十分吃力时,一个声音在两人脑海中回想,两者皆是心中一震,随即精神为之一振,悍不畏死地展开了疯狂的反扑。

    九位入侵者见这一人一兽突然间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抖擞起来,不免暗暗称奇,一时竟然让两人将阵脚冲乱。

    要知道他们虽然是一起进攻,但只不过是因为目标一致而已,其实他们彼此之间根本就没有多少的信任度。

    面对小龙和陈宜帆这一拼命似的反扑,九人谁都不想被小龙或是陈宜帆拉下做垫背的,因此动起手来有些畏手畏脚。

    不过九人终归是以众击寡,在经历了最初的阵乱之乱后,渐渐稳住阵脚,并开始了合力围击。

    这样一来,陈宜帆和小龙又再次陷入了劣势。可是这一人一兽却根本没有丝毫畏惧,仍然奋力反扑着。

    因为他们听出刚才说话的正是方天佑。知道他已经来到了附近,心中胆气更壮,特别是方天佑提到小巫的突破。

    他俩当时是见证者,很清楚当时小巫是在冬江湖底以一敌二,被小龙和陈宜帆虐,最后在苦战后突破的。

    方天佑现在要小龙和陈宜帆在明显劣势下反击,显然也是想利用这九个人来磨砺一下小龙和陈宜帆,希望他们能够在苦战中找到突破的契机。

    然而,高手之战当然不能完全拼精神和毅力,实力上的差距始终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小龙和陈宜帆以二敌九,终究不是九人的对手,苦战一阵后,被双双打翻在地,已经是受伤不起了。

    “哼,方天佑根本就是缩头乌龟,面对我们的公开挑衅只能派你们这一人一兽来送死。现在我就宰了你们,然后再杀上天佑峰去!”一个华裔武者,用比较纯正的华夏语冷声说道。

    “浪费了我们这么多时间,结果还不是一样!去死吧!”另一个黑人异能者用不流畅的中文说着,和那华裔武者同时出手,杀向了小龙和陈宜帆。

    一人一兽已经丧失了抵抗力,剩下七人脸上不由闪现一丝快意,而阵法中的常春真人和戒嗔禅师等人则是满脸焦急,就是百里不惑知道方天佑已经在附近,见小龙和陈宜帆就要落难,也不免心中一阵紧张。

    那黑人和华裔眼见已经快要分别击中小龙和陈宜帆的要害,脸上不由浮现一抹狰狞。可是下一刻,两人便是脸色大变。

    因为他们感应到正前方有一股强大的劲风袭来,两人不知道劲风来自何处,也顾不上去管它来自何处,连忙将原本攻击小龙和陈宜帆的招式一变,迎向了那道劲风。

    只听“砰啪”一声炸响,两人击中了那道莫名的劲风,却没有半点喜悦,因为两人手上都传来一阵巨疼,随即整个身体如被重型卡车撞上一般,吐血抛飞出去,随后就失去了知觉。

    “这是……”其他七人都被这一突兀的变故给震住了,愣了一两秒才缓过劲来。目光警惕地看着突兀地出现在小龙和陈宜帆面前的一道年轻身影。

    “呼!少主终于出手了!”百里不惑等人不由是松了一口气。

    “你,就是方天佑!”终于,剩下的七名入侵者当中,有人率先反应过来。

    “自断一臂,然后跪地求饶,我可免你们一死!”方天佑没有正面响应那人的惊呼,只是冷冷盯着众人说道。

    “大言不惭!方天佑我们可是来自世界各地,是不同国家和势力当中的修炼强者,你敢动我们,就是要与整个世界的修炼者为敌!”这是一位来自印度国的古武高手。

    这家伙一向看不起华夏武术,自以为他所修炼的古印度武术才是真正可以代表东方武者的绝学。

    听说方天佑在岛国和俄国的威风事迹后,他一直认为是华夏人在故意炒作,因此这一次与别国修炼者一起起哄来试探方天佑,戳穿方天佑的虚名。

    只是他刚到天佑峰竟然就被方天佑的手下所阻,又破不了防护大阵,心中其实对方天佑早已经升起了忌惮。

    刚才又见方天佑出手凌厉,这让他更加没有了来时的嚣张气焰,连忙搬出了与之同来的所有修炼者,来给方天佑施压。

    “方天佑,我们是代表各自势力送贴拜山的,谁知道你的手下却百般阻拦。”又一个红发异能者说道。

    “这里我说了算,别说送拜贴,就是送黄金我也不一定要见你!废话不多说,我数到三,再不按我刚才说的做,我让你们生不如死!”方天佑也懒得多费口舌,直接下了最后通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