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九七章 杀鸡儆猴
    其实方天佑根本不用探测每个人的长相样貌,只要探测到他们的气息就行。在神识之下,每个正常的人都会有一道宛如烛火的生命气息。

    青年人气息健壮,烛火明亮,老人小孩气息衰落,灯火摇曳。而修炼者的气息则往往如同火炬一样熊熊灼烧,远胜普通人。

    方天佑只要锁定这些气息强大的人就可以顺势找到他们的位置。至于普通人,方天佑根本不用理会,更何况这里早已经是禁区,普通人哪里敢来这里。

    最远的一个,在离天佑峰四里的一处高地上,这人气机阴冷、杀气暗伏,气息和邪狼非常相似,显然也应该是一个杀手。

    “就从你开始了!”方天佑腾上高空,然后从高处朝那杀手的方向落去。

    “什么声音?”那个杀手正趴高地中一处树丛中,收敛气息,使用望远镜窥探远处天佑峰山脚下的动静,突然听到一阵破空声,不由警觉的抬起头。却惊骇地发现,一道青色的身影划破长空,从天而降,一脚踩下。

    那杀手反应也快,就是一滚就滚离了原地,哪知那落下的身影身在高空竟然也可以改变方位,右脚一抬,变踩为踢,将那杀手踢得吐血倒飞。

    落下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方天佑。他并不想直接杀死这杀手,因此才会让对方有躲闪的机会。

    那杀手身形刚倒地,方天佑已经身形一闪,扑了过去如老鹰捉小鸡一般,扼住那人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谁让你来刺探天佑峰的!”方天佑冷声说道。

    “你,你是方,方天佑!”那杀手本想狡辩,猛然看清了方天佑的面容,不由失声惊呼,似乎认出了方天佑。

    “既然认出了我,还不老实交道!”方天佑手上一紧,那人脸上顿时现出痛楚的神色。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那杀手倒也硬气,虽然方天佑面上杀气腾腾,他仍然紧咬牙关,不肯招供。

    只是他刚坚定地说出一番悍不畏死的话,下一秒眼神就变得迷离起来。这当然是方天佑对他使用了摄魂术的结果。

    见杀手已经受到了神识影响,方天佑将他轻轻放下,再次问道:“你是什么人,受了谁的命令来这里。”

    那杀手这一次终于不再嘴硬,声音迷茫地说道:“我来自杀手组织‘恶鬼’,来这里是听首领的命令,想办法摧毁天佑峰,或是杀了方天佑。”

    “你们的首领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许说他是接了谁的委托?”方天佑又追问道。

    “首领确实是接了一笔委托订单,至于是谁的委托,我并不知道,或许只有首领他自己知道。”那杀手又答道。

    “你们的首领是谁?恶鬼的大本营在哪里?”方天佑继续问道。

    “我们恶鬼的首领就自称为恶鬼,恶鬼的大本营在南非的孟拉国!”那杀手答道。

    “南非,孟拉国?”方天佑疑惑地自语道。他想到自己和南非那边没有任何交集,难道委托方是为了不暴露身份,刻意选择了远在南非的恶鬼组织?

    盘问一阵,再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后,方天佑一手擒住对方右肩,一手抵在对方小腹附近,然后运转起吸星秘法,吞噬起对方的能量。

    这是方天佑早已经盘算好的。只吞噬他们的能量,然后将他们放回去,这样杀鸡儆猴的效果远比直接杀了他们还够震撼。

    而且方天佑已经稳固在神通初级阶段,真元已经接近饱和,他正想尝试突破到神通中级。如果能够吞噬掉这些修炼者、异能者,则很有把握突破到神通中级。

    “啊!”那杀手意识终于清醒过来,那惊恐地发现自己的体内的能量正在飞速地朝着方天佑的身体内灌去。

    他想控制自己的能量,却发现自己的能量竟然失控,无法抵挡方天佑掌心处传来的吞噬之力。他想挣扎,却发现被方天佑擒住右肩后,自己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恶魔,你,你是恶魔!”眼见自己体内能量越来越少,那杀手不由发出惊恐地咒骂,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近乎呻吟的细微声音。

    “嘟!”方天佑吸干那杀手体内的能量后,像丢死狗一样将他丢在了地上,然后身形一纵又朝着下一个目标而去。

    “呼!”那杀手重重地喘着粗气,爬在地上半天起不了身。感应着自己体内已经消失的能量,他不知道应该庆幸自己保住了性命,还是怨恨自己一身本事,从今以后都化为虚有。

    方天佑没有在乎他的想法,数息之内,就跑到了第二个目标身边。这是一个女异能者,而且是一个对于水元素有着极强亲和力的异能者。

    她就藏身在天佑峰下不远处的水域中,大大咧咧地悬浮在水面上,窥探着那些人进攻天佑峰防护大阵的情况。

    敢于这样不做隐饰,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异能有着极大的自信。因为对水元素有着亲和力,她可以轻易地利用冬江湖的水进行攻击,也可以利用湖中的水对自己进行隐饰。

    她完全有自信,既然有人从她身边游泳经过,也不可能发现得了她,因为在别人眼中,她就是一淌湖水。

    她正专注于查探岸上的形势,抖然觉得有异,基于对水元素的特殊感应,她察觉到什么东西在身后不远处的湖面上点了一下,心中不免升起一股警惕。

    可是当她朝那边张望过去时,却并没有看到任何影子。她暗道自己这是太敏感了。只是这个念头刚起,她觉得自己脖子一紧,被一只遒劲有力的手给扼住了。

    女异能者不由得心中大骇。这可是在湖中,自己以水元素隐饰自己,对方怎么可能发现自己。

    更可怕的是,这人不但能够发现自己,还无声无息地潜伏了过来,将自己给擒住。她很想沟通水元素,发动反击,却发现自己似乎被与湖水阻隔了,一点水元素都感应不到。

    “说吧,是谁命令你来打天佑峰主意的!”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女异能者耳边响起,一张表情冷峻的青年面孔,出现在她面前,让她的心沉入了谷底。

    “你,你就是猎物目标方天佑!”看清抓住自己脖子的男人,女异能者像刚才的杀手一样惊骇不已。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在等待着方天佑这一只猎物,现在却是形势互转,自己成了这猎物手中的猎物。

    突然出现的这人当然就是方天佑了。他有神识在手,女异能者哪怕利用对水元素的亲和,以湖水隐饰,仍然逃不过方天佑神识的探测。

    不仅如此,为了保险起见,方天佑在追踪过程中,还使用了隐身符,这就是为什么女异能者感应到有人轻踏了湖面,却看不到人影的原因。

    “我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异能者,没有谁能够命令我,我之所要来查控你和你的天佑峰,完全是出于对你的好奇。”那女异能者说道。

    方天佑当然不会相信她的鬼话,又一次施展了摄魂术,收集到了一些情报后,却没有直接对她施展吸星秘法,而是在她头脑中打入了一道神识火种。

    这与打入甲贺百代脑海中的神识火种是一样的。女异能者从摄魂术中清醒过来时,也感觉到了自己识海中的异变,里面有某种心悸的东西能够随意让她魂飞魄散。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女异能者惊骇地问道。

    “前一个异能者被我吸干了异能,已经变成了凡人,至于你,我打算换另外一种惩罚,就罚你做我一百年的奴仆。”方天佑淡定地看向女异能者道。

    “你,休想!”女异能者倔强地说道。

    “嗯,哼!”方天佑轻哼一声,面色一寒。女异能者却如遭电击,因为她的脑海的那一丝灵魂印记,突然开始烧毁她的灵魂。

    “啊,不,我愿意从命!”巨大的痛楚和灵魂要被烧尽致死的威胁,使得女异能者,不得不开口求饶。

    “记住,今后你只要效忠于我,忠心护卫我天佑峰,我不但不会再惩罚你,我还能帮你进一步激发你的异能。如果有二心,就是隔着千山万水,只要我一个念头,你就会魂力燃尽而死!”方天佑又冷漠地告诫道。

    “是,主人!珍尼莎一定听命!”女异能者心有余悸地答道。刚才的痛楚虽然短暂,却让她终生难忘。

    “原来你叫珍尼莎啊,好了,自己上岸去天佑峰吧,我还要去对付其他窥探者。”方天佑甩下话后,朝着岸上掠去,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岸上。

    只留下珍尼莎在湖中望向方天佑的背影,喃喃说道:“这,这家伙简直是一个恶魔!我就不应该接任务跑到这里来!”

    说完,她又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她却不知道,她能够保持着自己的异能还算幸运的。是因为方天佑突然之间想到自己的人马当中陆战强大,但水战却只有小龙能够勉强适应,这才动了留下珍尼莎负责水域防备的心思。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