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九零章 再会静空禅师
    一场风波算是顺利解决了。方天佑是以打赌的方式,收了沙鸿飞的血魂幡,这在修炼界是很正常的事情,算不上干涉两人决斗。

    至于英度尼西国政府,本来就属于小国,根本不敢因此而与华夏生出怨隙,那将是自找苦吃。方天佑相信华夏官方有足够的魄力

    华夏答应沙鸿飞以民间交流的方式找雷阳德,那是在征询了雷阳德的意见后,决定遵从他们修炼者之间规则,可不是怕了英度尼西国。

    “这次既打击了沙鸿飞的气焰,又保住了我华夏的宗师实力,解决得圆满。真得多亏了你出手啊。”方家秘室内,陈浪平高兴地拍了拍方天佑的肩膀。

    雷阳德因为中途停下了燃烧精血的绝招,后来又得到方天佑的两滴灵液,修炼一段时间后,应该可以把身体恢复过来,避免华夏损失一员宗师,这是陈浪平等人所乐见的。

    “你反正现在已经决定直接面对隐世内宗,不如就留在京城算了,这样也好多陪陪你爷爷,让这老家伙享享天伦之乐。”同来的慕容冲得知方天佑要回湖阳,则是极力劝解道。

    “是啊,京城也正需要一位宗师坐镇呢。”陈浪平也接口说道,“如今,静空禅师伤势仍然没有修复,龙一在东海基地受到煞气侵蚀,现在的状态虽然稳定下来,但仍然需要修养一段时间,雷阳德又暂时不宜公开帮助华夏官方,不少事情也只有靠你才能镇住。”

    方天佑当然知道慕容冲、陈浪平希望方天佑留下,爷爷方连城虽然没有说话,但肯定也是希望方天佑留在身边的。

    但是方天佑恰恰怕的也是这一点。留在方连城身边倒没什么,问题在于,自己在京城的话少不了要为官方的事务奔波,这肯定会干涉自己的修炼。

    而且京城天地灵气不足,他又不可能在京城之地搞一个修炼基地,布置湖阳那里一样的山水大阵。即便修炼时,也不敢弄出大的动静,这肯定要限制到方天佑的修炼。

    方连城看出方天佑面有难色,也了解方天佑只怕现在不会只甘于为华夏官方行走,为了化解尴尬,他便转移话题说道:“静空禅师以前对你父亲多有关照,也算得上你父亲的半个师傅,他现在伤势恶化,你临走前去探望一下吧,如果有什么能够帮忙的,你就帮一帮,也算是为你父亲尽点心意。”

    陈浪平和慕容冲闻言,也是精神一振,心道还是方连城最了解自己的孙子,居然想到打起了温情牌。

    只要方天佑去见静空禅师,说不定静空禅师有办法将方天佑留在京城,又或者方天佑看着方振南的面子上,真的能够帮到静空禅师也不一定。

    “静空禅师?”方天佑不由回想起在慕容冲家第一次见到静空禅师时的情景。那个时候,方天佑就觉得静空禅师修为深不可测,肯定是个真正的宗师。

    随着修为的增长,综合后来听到的一些传闻,方天佑现在可以确定静空禅师不但是真正的宗师,而且是一个曾经极为接近天人境界的宗师。

    上次去岛国时,就听陈浪平等人说静空禅师旧伤复发,没有想到都两三个月过去了,他的伤势仍然还没有好,而且还进一步恶化了。

    身为宗师强者还有什么伤势这么难驱除呢,这让方天佑又想到了之前得到的情报,说是隐世门派内宗的两位强者,当时强行与静空禅师交战,将他打伤,间接地阻断了静空禅师进阶天人境界的后路。

    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更何况静空禅师身为护国宗师,应该与隐世内宗是敌非友,因此方天佑决定如果能够帮得上他,就帮一帮他了。

    一来也是看在他曾经指点过自己父亲方振南的份上,再则,如果能够将他治好,今后华夏京城就由他来坐镇,方天佑就可以有更多时间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京城南郊,有一处被划为军事禁地的神秘所在。虽然对外宣称是军事禁地,却不见有军队装甲进出,也看不到任何军事设施,反而树木丛生,宛若供人休闲的森林公园。

    有好事者猜测,这或许是华夏国家领导人休闲养生的地方。只有真正知道内情的人,才知道这个地方,哪怕是国家领导人也不是说进就能够进的。

    这个地方有一个让国家高层充满敬意的名字——玉泉台。当然这种敬意,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地名,而是因为住在这里的人。住在这里的是华夏护国法师——静空禅师。

    普通人当然根本不知道有护国法师的存在,但是华夏高层却很清楚静空禅师的地位,很明白静空禅师对于华夏的重要。

    今天,却有一辆挂着军用车牌的红旗轿车,直接开入了玉泉台的深处。开车的,是“龙盾”组织的副组长安岩,车后排坐着的则是陈浪平与方天佑。

    玉泉台的深处,没有雕梁画栋,只有一间高大宽敞的石屋,外加数间简易的木屋。整个布局陈设简单而雅致。

    “静空禅师就在那间石屋内,目前应该在修炼,我去通报一下吧。”安岩说着,抬脚就要朝着石屋走去。

    “静空禅师已经知道我们来了。”方天佑却微笑着说道。他刚才有一种被窥探的感觉,应该是静空禅师在感应着三人。

    虽然方天佑不认为静空禅师和自己一样拥有神识,但他也明白身为宗师境界强者对外界的感应是超过常人的。

    “方天佑,你终于有空来玉泉台了,进来吧。”果然,方天佑话音刚落,静空禅师悠然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第一次在慕容冲家见到方天佑时,静空禅师就邀请他到玉泉台一起修炼,方天佑不想自己的秘密暴露,因此拒绝了静空禅师的邀请。

    “早想来拜访了,只是一直不敢打扰禅师清修。”方天佑应答一声,朝着石屋走去。安岩和陈浪平没有跟去,因为静空禅师只提到了方天佑,那就意味着并没有邀请两人进去。

    石屋很宽,有半个足球场大小,分内外两层。外层供着一尊佛像,有着香烟缭绕。内层则像普通的居室,静空禅师就盘坐在内层正中。

    方天佑看到他时,发现静空禅师消瘦了许多,而且所坐的蒲团旁边分明有着丝丝血渍,有的鲜红,有的已经因为时间久的缘故变成了暗紫色、黑红色。

    “禅师,你……”方天佑不无担忧地看向静空禅师道。

    “老毛病了,没什么,坐吧。”静空禅师指了指旁边的一个蒲团道。

    “禅师这段时间只怕并不是单纯地在疗伤,而是想冲破身体的禁锢,冲击天人境界吧。”方天佑缓缓走到蒲团边,坐了下来。

    “咦,你怎么知道。”静空禅师面色微变。

    “禅师的气息极不稳定,时而气息澎湃,几近天人境界,时而如同常人,这应该是冲击天人境界所致。”方天佑看向静空禅师道。

    “你怎么能看透,莫非你达到了天人境界?这不可能!”静空禅师震撼地说道。

    “我当然没有达到天人境界。只不过有一些特殊法门可以探试到人的修为而已。”方天佑解释着,又问道,“禅师身体上的禁锢应该是拜隐世门派内宗所赐吧?”

    “哎,看来你知道的不少。没错。当然内宗派出两位宗师级高手与我比试,拼斗之中却是以秘法在我身上留下了不可愈合的伤势。”静空禅师叹息着说道。

    “看来禅师一定是一位修炼天才,这才引起了内宗的忌惮,节制禅师突破到天人境界。”方天佑感慨地说道。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说到修炼天才,你才是真正的修炼天才,虽然我不知道你的修炼传承来自哪里,但你的修炼速度远远超过了我所知道的任何一位修炼者,我甚至曾经怀疑过,你会不会是哪位老怪物转世。”静空禅师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看方天佑的脸色。

    方天佑听静空禅师提到“老怪物转世”,不由心中一紧,这静空禅师还真是不简单,虽然并没有完全说对,但自己现在的情形确实也可以说是转世重生的了。

    “修炼界真有转世一说吗?”方天佑假装疑惑地问道,借此掩饰了自己刚才微感惊讶的神情。

    “那只是传说罢了,而且能够转世只怕最少也要到天人境界修为了。”静空禅师摇头说道,“对了,我上次想让你来玉泉台,就是见你修炼神速,怕像我一样遭内宗毒手。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快突破到宗师境界,只怕内宗都措手不及了。”

    “禅师过奖了。我只不过是际遇碰巧罢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隐世内宗先是杀我父亲,又谋害我和我爷爷,我和他们誓不两立。现在我神功初成,可不会再任他们摆布。”方天佑目光坚定地道。

    “好,果然虎父无犬子,你当真和方振南一样有理想,有抱负。”静空禅师闻言,脸上表情一喜。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