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八九章 金甲战神
    沙鸿飞见厉鬼得手,当即面色一喜,手中血魂幡用力摇摆了起来,一股强大的吸扯之力抖然升起,和七只厉鬼一起用力将山童扯向血魂幡。

    很显然,这是沙鸿飞在施展手段,竟然想将山童收服。与沙鸿飞同来的三人,见识过沙鸿飞的手段,此时见七只厉鬼得手,也是面有喜色。

    流离教众人还有安岩等则是面露忧色,雷阳德刚想提醒什么,见方天佑面色如常,想到他应该还有后招,因此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观其变。

    哪知一直等到山童被托到离血魂幡不过十丈距离,都一直不见方天佑有动手的意思,而山童虽然也奋力挣动,却始终挣不脱七只厉鬼的拉扯,安岩等人不由得暗暗焦急,就连沙鸿飞也是颇感意外。

    不过他只当方天佑是无计可施了,眼见山童就要被血魂幡所收,沙鸿飞脸上的喜悦更浓了。只是下一瞬间,他脸上的笑容便马上凝固了。

    因为他见到七只厉鬼的身形猛然摇了摇,仔细感应之下,更是大惊。七只厉鬼原本靠着吞噬了近百只怨灵厉鬼,鬼神之体强大。

    可是就在拉扯山童过来的短时间之内,七只厉鬼原本有如实体的鬼神之体,居然黯淡了不少,魂力能量流失了近三层之多。

    “你,你竟然能够直接吞噬鬼神之体的阴魂能量!”沙鸿飞面色大惊。他不知道的是,除了悄悄吞噬这七只厉鬼的阴魂能量,之前怨灵厉鬼被斩杀后留下的阴魂能量,山童也一并吸收了。

    这就是山童进一步强化后的优势,不但可以吞噬阴气、煞气,就连以前吞噬精血和魂力为己用的法门,山童也继承了下来。

    沙鸿飞感觉到了危机,却又一下子不甘心失败,急忙将血魂幡连番卷动,祭起更大的吸扯之力,要将山童卷入血魂幡。

    根据以前的吞噬经验,只要对方卷入了血魂幡,就可以慢慢吞噬掉对方的精血魂力,补充进血魂幡中了。

    然而,无论他如何摇头血魂幡,山童居然就那么悬在离血魂幡五六丈的天空,再不朝下落下。

    观战众人更是清楚地看到,在沙鸿飞血魂幡动的刹那,山童全身也有着浓黑如墨的能量流转,随着他身体的能量流转,七只厉鬼身上也有着股股或黑或灰的能量朝着山童身上流转。

    这次不但沙鸿飞,就连安岩观战者也知道山童在吞噬七只厉鬼的魂力能量了。七只厉鬼能量迅速流失,再顾不得拉扯山童,仅凭沙鸿飞催动血魂幡之力,当然拉不动山童了。

    很快沙鸿飞也发现了山童和七只厉鬼的异常,脸上露出惊骇神情,再顾不得收服山童,口中念动起诡异难懂的咒语,催动七只厉鬼返回。

    奇怪的是,七只厉鬼虽然努力挣扎,双手却像被极力胶贴在了山童身上一样,抽扯不回来。沙鸿飞知道肯定又是山童在作怪,将七只厉鬼给吸住了。

    “回!”沙鸿飞又是一口精血吐向血魂幡,紧接着血魂幡一阵狂卷,七只厉鬼便尖啸一声,仿佛壁虎断尾求生一般,同时自断了双臂,然后飞快地朝着沙鸿飞扑来,被沙鸿飞将血魂幡一卷,全部收入到血魂幡中。

    山童吞噬掉诸多阴魂之力,身形似乎又强壮了不少。吞噬掉七只厉鬼留下的十四只手臂,山童显得意犹未尽,不满地瞪向了沙鸿飞,手中金刀一划,就是一道强劲的刀芒斩出。

    宛如金色长虹的刀芒未及近身,已经激起下方水域波浪层层,沙鸿飞不敢大意,血魂幡一摇,这次却不是祭出厉鬼,而是打出了一道幽黑如墨的幡旗黑影,卷向了金色长虹,想要将它托住。

    哪知金色长虹般的刀芒如利剪,幡旗黑影则如破布,两者刚相遇,刀芒便一举斩破了卷来的幡旗黑影,微微一顿后,余威继续斩向沙鸿飞。

    沙鸿飞大惊,一边飞退,一边施展术法,祭起一只由湖水凝成的透明手掌挡向刀芒。饶是如此,仍然没能挡住山童的攻击。

    刀芒不但割裂了透明手掌,还斩在了沙鸿飞身上。虽然沙鸿飞最后运起了法力护体,仍然被刀芒斩得倒跌飞出。山童却又趁机抢身扑向了沙鸿飞。

    “住手!”沙鸿飞的三个同伴见沙鸿飞遇险,当即惊呼一声,就要抢身过来救援。虽然知道这样做也救不了沙鸿飞,但是职责在身,他们怎么也得做做样子。

    哪知三人身形刚动,山童就已经到了沙鸿飞身边。让三人放心的是,山童并没有再出手对付沙鸿飞,仅仅是伸手将沙鸿飞手中的血魂幡夺走,然后就腾身飞向了方天佑。

    “你既然已经落败,当然要兑现承诺,这只血魂幡,我便作为战利品收了。”方天佑从山童手中接过血魂幡,淡然地看向沙鸿飞道,那神情,就好像刚才他只是在看了一场戏,根本就没有参与搏斗。

    “血魂幡不但材料难得,能够有如此威力更是沙家经营了数代的结果,你怎么敢真的拿,再怎么说沙天师现在也是你华夏的客人……”沙鸿飞其中一个同伴不满地看向方天佑道。

    “今天这里举行的是修炼者之间的较量,只有强弱之分,没有身份地位之别,你们若是不服,可以再和我赌斗,只要拿得出让我心动的赌注,我随时奉陪。”方天佑嘲弄地看向沙鸿飞以及他的三个同伴道。

    沙鸿飞四人顿时被呛得哑口无言。沙鸿飞与方天佑之间的赌斗,刚才可是说得清清楚楚的,如果沙鸿飞落败,血魂嶓就要归方天佑。

    现在沙鸿飞已经受伤,而且他的怨灵厉鬼被斩杀四五层,血魂幡不但威能大减,还被山童给夺了去,毫无疑问,这是沙鸿飞败了。

    如果不是顾及沙鸿飞英度尼西国代表的身份,只怕刚才山童就能够趁机将他诛杀了。连修为战力最强的沙鸿飞都不是方天佑的对手,其他人就更加不用说了。

    安岩见沙鸿飞一方实际上已经默认服软,连忙插开话题朗声说道:“沙天师,雷教主,我看你们之间的决战不如就到此为止吧。大家打成平手,既于打斗中发泄了夙怨,又没有因为任何一方出现大的伤亡而激起新的仇怨,这样不是很好吗?”

    对此,雷阳德当然没有异议了。沙鸿飞却是有心要挣回面子,夺回血魂幡,因为血魂幡对于他,对于所在的沙家来说,实在是太珍贵了。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自己很清楚,血魂幡的祭炼并不是简单的吞噬人的生魂就行,还牵涉到不少秘法,要做出不少的牺牲。

    炼制血魂幡的材质不说,每祭炼一道生魂,还得要祭炼者献上自己的精血,而且越到后面,需要的精血越多。以致于一个人的精血根本不够用,必须几代人不断努力,才能祭炼出一面强大的血魂幡。

    方天佑夺去他的血魂幡,不但夺去了沙鸿飞的最强手段,也等于间接将沙家推向了低谷。如果让英度尼西国其他修炼势力知道沙家的血魂幡被夺,沙家不但要遭到他们的嘲笑,还会遭受到他们的欺凌。

    因为沙家一直就是靠着以血魂幡为主的黑暗术法镇慑住那些修炼势力的,现在血魂幡一失,他们就会变得肆无忌惮起来。沙家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必须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因此沙鸿飞不甘心就此失去血魂幡。然而,不甘归不甘,沙鸿飞却是没有丝毫办法。方天佑刚才的话说得很明白了,只有凭战力打败他,他才会将血魂幡归还。

    手持血魂幡都打不过方天佑,现在血魂幡已失,沙鸿飞当然知道自己更加不是方天佑的对手了。

    沙鸿飞呆呆地愣在当场,表情变幻不定,最后终于化为一声不甘的轻哼,转身朝着湖心岛边栓停着的一只快艇走去。

    虽然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安岩的话,但大家都明白了他的选择。血魂幡已失,他掀不起什么浪了,留在这里也是丢人现眼,只有听安岩的话,双方算作平手结束这一场决战。

    实际上如果再打下去的话,受了伤,失了不少精血,又没有了血魂幡,沙鸿飞很可能不是雷阳德的对手了。

    沙鸿飞四人上了快艇,雷阳德和方天佑也落到湖心岛中。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方天师的惊人手段让雷某十分佩服。”雷阳德面色诚恳地向方天佑拱手行礼道。

    如果不是方天佑及时出手,他以燃烧精血之法对战沙鸿飞,只怕也最多落下个两败俱伤的结果,而且自己还可能因为精血燃烧过多,一战之后修为暴跌。

    “小事一桩。”方天佑摆了摆手道,“雷教主以燃烧精血为代价提升潜力,虽然勇气可嘉,却实在是不可取。好在我劝战后,你及时停止了精血燃烧。不过,就算如此,我看你的身体损伤仍然不小。这样吧,既然我来督战,雷教主又是自己人,我赠你两滴灵液,保准你的身体三天之内能够复原。”

    方天佑说完,真的赠送了雷阳德两滴灵液。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