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八八章 山童战厉鬼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次沙鸿飞没有再留手,将血魂幡中所有的怨灵厉鬼一齐放出,誓要将雷阳德一举歼灭。

    “杀!”雷阳德燃烧自身精血后,战意更加疯狂,双手持着吴钩一挥,顿时一道三丈来长的钩芒朝着前方斩去。

    钩芒所过之处,怨灵厉鬼只要被挨着就马上形体消散。一招之下,就有数十怨灵厉鬼被灭。

    雷阳德一招得手,并无丝毫停留,身形朝着沙鸿飞跃近数丈,又是一道三丈来长的钩芒斩出,将身前的近百怨灵厉鬼斩散。

    “你敢!”沙鸿飞看得心疼不已。要知道怨灵厉鬼都属于阴物,而雷阳德身为武者,其精血最是阳刚,对于怨灵厉鬼有着克制作用。

    雷阳德燃烧精血后劈出的钩芒也极具阳刚气息,被斩中的怨灵厉鬼根本无法重新凝聚。也就是说沙鸿飞瞬间损失了百余只怨灵厉鬼,让他如何不心疼。

    眼见雷阳德的第三道钩芒又要劈出,沙鸿飞怒瞪着雷阳德,咬破舌尖,也是一狠心对着手中的血魂幡喷出一口精血,然后便以精血在血红幡上画起了奇怪的符号。

    顿时那血魂幡红光大放,血气大盛,一股血戾之气冲天而起,随之阴风乍起,怨灵厉鬼呼啸声越发凄厉,悍不畏死地扑向了雷阳德。

    沙鸿飞吐出精血,气息明显萎靡了几分,与他同来的三人再没有之前的轻松,面色渐渐转为凝重。

    他们明白沙鸿飞这是拼出了真火。沙鸿飞修炼特殊的黑暗术法,精血对于他来讲比别人更加珍贵,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可能放出精血的。

    因为修炼黑暗术法的缘故,沙鸿飞时时刻刻在与鬼魂打交道,只有自身精血充足才能更好的摒除鬼气、阴气对身体的伤害,否则会将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也正因为如此,他无时无刻不在与鬼魂打交道,就无时无刻不在消耗精血,虽然他很注重补充精血,可长期修炼这黑暗术法,仍然让他身形消瘦,精血亏损。要他消耗精血,简直就是要剥夺他的寿命。

    流离教两人也是神色紧张。因为他们看到自己的教主雷阳德情况也并不妙。不说燃烧精血会有后遗症,就是现在雷阳德仍然面临不小的危机。

    那些怨灵厉鬼被沙鸿飞刺激后,更加凶悍,进攻更加猛烈。雷阳德左冲右突虽然仍能秒杀怨灵厉鬼,可是随着众鬼临身,他斩杀的速度也慢了下来,身上也添了数道深可见骨、血淋淋的伤口。

    “这样胶着下去可不好,方天佑,你还是出手想想办法吧。”安岩终于忍不住再次建议方天佑道。

    陈浪平将这一次的调停任务交给了他安岩,如果交战双方真的来个鱼死网破,他就不好向陈浪平交待,外交上也不好向英度尼西国交待。

    “好吧。”方天佑应答一声,闪身来到了雷阳德和沙鸿飞的头顶上空。

    “住手,你们这样以命相杀,就算胜利了也会是两败俱损的结局。”方天佑当空喝道。除了安岩之外,在场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

    只因方天佑这凌空一跃,便让众人看出了他的宗师实力。如此年轻的宗师,怎能不让大家感到惊讶。

    雷阳德早注意到方天佑和安岩一起站在华夏调停方的小岛上,此时见他现身,心中虽然震惊但毫不犹豫地劈退身前几个厉鬼,抢身朝方天佑方向赶来,对于华夏官方委派而来的人,他是绝对信任的。

    沙鸿飞却是面色一沉,并没有理会方天佑,手中血魂幡一展,怨灵厉鬼追击着雷阳德而去。十余只凶猛的厉鬼甚至超过雷阳德扑向了方天佑。

    “大胆!”方天佑早料到沙鸿飞会无视自己,此时见他的手下厉鬼扑来,假装生气,随手一招,手托飞仙葫将山童召唤了出来。

    山童经过在药王谷的强化,又经过这几天的蕴养,此时的鬼神之体更加强大,连外形也变得更加威猛。

    众人只见一尊足有三丈高的金甲战神自虚空中浮现。这金甲战神手持金色长刀,身披淡金色,闪着金属光泽的古怪铠甲,宛如天兵降世,一股滔天彻地的威势,席卷了整个全场。

    “唔、唔”天空中的怨灵厉鬼似乎有所感应,鬼魂之体都禁不住颤抖了一下,扑向方天佑的厉鬼见到山童之后立马逃跑开去。

    这一变故看得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他们当然不知道山童乃是鬼神之体,相当于鬼王,而这些厉鬼看似凶狠,不过是鬼卒而已,看到王的出现哪里还敢生起反抗之意。

    然而更震撼他们的还在后面。见到厉鬼逃跑,山童极具人性地轻哼了一声,手中长刀一挥,刀芒横越六七丈,瞬间将逃跑的十余只厉鬼灭杀!

    “顶级鬼王,竟然是顶级鬼王!”沙鸿飞看着威风凛凛的山童禁不住失声惊呼,脸上表情变幻不定,时而愤怒,时而怨毒,时而羡慕,时而贪婪,最后发出一阵疯笑。

    “哈哈哈……华夏不是宣称要驱除巫门吗,怎么自己的人却又修炼起黑暗巫术来了。”沙鸿飞的神情,分明是怒极反笑,手中血魂幡一阵摇晃,所有怨灵厉鬼朝着他身前退去。

    方天佑早从陈浪平那里知道了这个沙鸿飞与华夏颇有渊源。他不仅是一位华裔后人,而且是华夏巫门一脉的一个分支。修炼的功法融和鬼巫和黑巫的部分精髓,自称为黑暗术法。

    华夏建国后,沙家曾经数次想回归华夏巫门,无奈其修炼功法属于邪恶术法之类,正是华夏要驱除的邪巫之列,因此华夏虽然准许沙家以旅游等形式归国探亲,却不允许沙家在华夏建立根据地传道。

    对于此事,沙家一直耿耿于怀。近数十年来,英度尼西国多起针对华侨华裔的迫害事件,背后都有沙家在怂恿。

    此时见方天佑也使出鬼神之术,沙鸿飞顿时以为方天佑使用的也是黑暗术法,或是鬼巫秘术,因此才会出言讽刺。

    “你错了,华夏驱除的不是整个巫门,而是修炼邪术的巫门中人。至于我这一尊鬼王,其原身乃是岛国靖国神宫中的一尊鬼神,根本不像你的怨灵厉鬼是夺人生魂祭炼。”方天佑傲然说道。

    “靖国神宫中的鬼神?”沙鸿飞似乎想到了什么,惊疑地看向方天佑道,“你就是独闯岛国的少年宗师,方天佑!”

    “没错,不久前,我确实到岛国走了一趟。”方天佑淡然说道。他虽然说得很平淡,但无论是流离教的人,还是沙鸿飞等人都是面色微变。

    方天佑独对岛国修炼者、以一人之力击溃岛国数千军队的事情,虽然岛国极力封锁消息,隐盖己方的损失,贬低方天佑的创举,但还是让其他国家和势力查探到了方天佑在岛国的大体举动,从而间接推测出方天佑的实力,大致应该达到了宗师中期,甚至接近于后期。

    “早听说岛国有一尊被他们膜拜为神灵的鬼神。其实我很清楚,那充其量不过是一道无法离开神像庙宇的残魂罢了。我一直想去收服他,没有想到被你捷足先登收服了!”

    沙鸿飞只是扫了方天佑一眼,就将目光停留在了山童身上。而那些被他召回到身边的怨灵厉鬼,诡异地开始了自相吞噬。

    方天佑知道沙鸿飞说这番话,只不过是在往他自己脸上贴金而已,什么叫早想去收服山童了,如果真有此心,早干嘛去了。

    别说他能不能对付得了山童,就是靖国神宫那几重宫、通道,他能不能过得了,那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当然,方天佑也懒得去点破沙鸿飞,又见他那些怨灵厉鬼互相吞噬,知道他并不甘心就此罢手。

    “呵呵,看来你对这尊鬼神很感兴趣,而且也不甘心就此停手。也罢,你尽管出手,你若是能够胜我,这尊鬼神送你,若是输了,就留下你的血魂幡吧。”方天佑平淡地说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沙鸿飞闻言,正中下怀,血魂幡左右摇动,天空中的怨灵厉鬼吞噬得更加起劲了,数息之后就只剩下十只因为吞噬了别人能量而凶戾无比,鬼神之体有如血肉实体的厉鬼!

    “去!”沙鸿飞又是一口精血吐向血魂旗,十只高达丈许的厉鬼带着无匹的阴戾之气,一起冲向山童。这一次它们一脸狰狞与怨毒,发出凄厉至极的尖啸,竟然浑然不怕山童。

    而且他们看似蜂拥而上,却像是商理好了一样,有着分工。三只在正面,三只在后面,两只在左,两只在右。

    山童眼看着十只厉鬼扑来,仿佛一位王者受到了臣下的挑衅一般,鬼脸上露出一丝不忿,闪身朝着十只厉鬼迎了上去。

    “哧!”双方转眼接近,山童金刀一斩,又是一道刀芒斩出,顿时将正面的三只厉鬼斩灭。可是剩下的七只厉鬼也趁机扑向了山童。

    三只抓住了山童获刀的手,另外四只各扯住山童的一手两脚和头颅。七只厉鬼一齐用力将山童朝沙鸿飞的方向拉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