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八七章 血魂幡
    “叮、叮、叮”水箭不断地撞击钩芒,发出金属撞击般的声音。沙鸿飞却是脸色微变,因为他发现钩芒毫无阻碍一般地击溃了六只水箭。

    “叮、叮”最后四只水箭也撞上了钩芒,可是仍然没能阻止钩芒劈下,仅仅只是阻得钩芒缓了一缓。

    沙鸿飞便是趁着钩芒的这一缓,闪身后退,离开了原来立身的湖面。

    “轰隆”一声炸响,钩芒劈中湖面,将湖面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仿佛鱼擂爆炸,掀起巨大的浪花。

    沙鸿飞虽然及时后退,仍然被溅得一身的湖水,样子有些狼狈。然后还没有等他缓过劲来,擦拭身上的湖水,雷阳德居高凌下的第二击又要劈了下来。

    “哼,只有你有法器吗!”沙鸿飞轻喝一声,随手一招,一面血红的幡旗从他袖中钻出,迎风见涨,瞬间变成旗帜大小。诡异的是这幡旗色泽鲜艳,却偏偏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血魂幡!”方天佑见到幡旗,不由眉头微皱。

    “什么是血魂幡?”安岩疑惑地问道。他话音未落,就见沙鸿飞将那血红幡旗一展,一股黑色烟柱,直冲向雷阳德的钩芒。

    “砰轰”一声,黑色烟柱撞开了雷阳德的钩芒,然后猛的四散开来,刹时阴风阵阵,鬼鸣啾啾,声音凄厉,挫人神经,动人魂魄。

    仔细看时,便会发现,那阵阵阴风分明是众多恶鬼凶魂在空中呼啸穿梭所致。

    “血魂幡是一种邪道修炼者所用的法器,是他们拿人类的血肉魂魄祭炼而成,此类邪术残忍无道,要修成眼前血魂幡这般威势,至少都要上千条生命的祭炼才行。”方天佑一边面色凝重地看着空中的异相,一边对安岩解释道。

    “什么!以人命祭炼!”安岩闻言也是极为吃惊,“如此邪术,也只有英度尼西国政府能够容忍,要是在华夏,这样的邪士早就应该被驱除了。”

    数十上百的厉鬼怨灵尖啸着扑向雷阳德。雷阳德神色凝重,连忙释放出内力笼罩全身,同时手中吴钩连挥,斩出道道钩芒,劈向靠过来的恶鬼。

    举手投足之间,便有十余只厉鬼怨灵被劈散,可是他自己也是一阵的魂摇魄动。要知道这血魂幡是以血为幡,是血炼之物,再以血幡为载体,将人的生魂炼制成厉鬼以作攻杀,是非常可怕的阴物。

    不但对肉身有很强大的杀伤力,对修者的魂魄也会构成一点的威胁。雷阳德虽然有内力护体,厉鬼怨灵暂时无法近身,但灵魂仍不免受到影响。

    不过厉鬼怨灵既然已经显现形体,就能够被自己的钩芒所杀,雷阳德倒也是信心大增,并不畏惧,紧守心神,全力冲杀着厉鬼怨灵。

    沙鸿飞见自己厉鬼怨灵被斩杀,也是一阵肉疼。这些生魂炼制成的厉鬼怨灵每一只都来之不易,当然每一只他都视若珍宝。

    眼见怨灵厉鬼被斩杀近半,沙鸿飞急得双眼通红,眼中泛出诡异红光,手掐诡异法诀,口中咒语念动,那咒语听上去极为刺耳难听,竟是比鬼叫还要难听,让人不忍听闻。

    念动数声后,只见他手中血魂幡展了两展。又有众多厉鬼怨灵,尖啸着从血魂幡上冲出,朝着雷阳德撕咬过去。

    这一次足有五六百只厉鬼怨灵。众多黑影交织到一起,宛如一道黑色天幕降临,将附近两三百米范围笼罩其中,那一方天空,瞬间从白昼变成黑夜。

    “难道真有上千道生魂被祭炼了!”安岩看着天空的情景,又想起方天佑刚才的话,不由失声惊呼。

    方天佑并没有回答,不管上千上万,都已经既成事实,说明这个沙鸿飞真是视人命如草芥的阴狠之辈。

    虽然身为修仙者也曾经在修仙界杀了不少人,但像这些邪门外道如此草芥人命的事情,方天佑还是做不出来,而且对这样的行为是深恶痛疾。

    因此,方天佑已经打定主意要教训一下这个沙鸿飞。只是现在沙鸿飞正与雷阳德决战,自己又是代表华夏官方来掠阵的,贸然出手,引起沙鸿飞一方不满不说,雷阳德等流离教的人只怕也会怪方天佑多管闲事。

    战场内,雷阳德见到沙鸿飞再次召出如此多的怨灵厉鬼,面色更加凝重。只不过此次决战不但关系到他与沙鸿飞的多年积怨,还关系到流离教的颜面,他绝无退路。

    “杀!”雷阳德大吼一声,不但没有后退,反而欺身扑入鬼影群中,也不释放钩芒,以内力灌注吴钩之中,直接以吴钩劈砍起怨灵厉鬼来。

    “唰、唰”雷阳德手起钩落,挡者披靡,如虎入羊群,左冲右突扑击着怨灵厉鬼,每一个呼吸间,都有数道鬼影消散。

    只是怨灵厉鬼实在太多,杀不胜杀,雷阳德虽然冲杀得勇猛,却也不免受到怨灵厉鬼的撕咬扑抓。

    起初,雷阳德还能够凭借浑厚的内力抵挡,后来怨灵厉鬼攻击得厉害,他又还要全力劈砍反击,渐渐有些顾不过来,防线不时被攻破,身上也就开始有了伤痕。

    沙鸿飞却又是血魂幡一阵摇晃,原本被雷阳德劈散的诸多怨灵厉鬼,竟然重新聚拢来,再次变成了鬼魂之体,朝着雷阳德扑了过去。

    流离教掠阵的两人见自己教主被困不免神色紧张起来,而三个陪沙鸿飞前来的英度尼西国修炼者则是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这些怨灵厉鬼难道是杀不死的?”安岩惊异地说道。

    “当然不是杀不死的,你没发现怨灵厉鬼的数量少了很多吗?这是因为被打散的怨灵厉鬼并不是每只都重生,而是聚积数只被劈的怨灵厉鬼残余魂力,才能重聚成一只厉鬼。而且这些重聚后的怨灵厉鬼能力也比不上之前的怨灵厉鬼了。”方天佑解释道。

    “即便如此,雷阳德只怕也要够呛了。”安岩不无担忧地说道。毕竟流离教是与华夏官方有联系的,在他心中当然希望雷阳德胜。

    “他应该也还有手段没有施展吧。”方天佑看向在怨灵厉鬼中冲杀的雷阳德道。

    “雷阳德,你们雷家当年不顾同盟之义,一再阻止我修炼血魂幡,还不是怕我超过你们雷家。现在我的血魂幡已经大成,怎么样,被厉鬼缠咬的滋味好受吗?”沙鸿飞一般控制着血魂幡,一边面色狰狞地朝着雷阳德喊道。

    “哼,你们修炼这样的邪功,简直是伤天害理,我雷家世代光明磊落,胸怀正义,又怎么能容忍你们这样的邪恶之举!”雷阳德手中不敢怠慢,嘴中却是厉声回击着道。

    “正义?正义就是个笑话,自古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强者,胜利者所说所做的都是正义的。为了成为强者,牺牲一些凡人性命,又有何不可!”沙鸿飞恬不知耻地说道。

    “总有一天,你会受到报应的!”雷阳德骂道。

    “报应?老天的报应吗?如果老天要报应我,就不会等到我修炼成血魂幡了。如今血魂幡已成,谁又能够奈何得了我。

    华夏本来有一位静空禅师,人都说他很有本事,只可惜据说他旧伤复发,已经大不如前了。如若不然,他今天应该会亲自来帮你掠阵,而且会派那两个愣头青来了。”沙鸿飞故意将声音说得很大,很显然是为了让方天佑和安岩听到。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用静空禅师出面,我今天就可以破了你的血魂幡。”雷阳德说着,身形再次提速,劈砍怨灵厉鬼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哼,就凭你!”沙鸿飞轻哼一声,手中血魂幡又是一阵轻摇,同时嘴中念念有词。那些怨灵厉鬼顿时仿佛吃了兴奋剂一般,疯狂地朝着雷阳德撕咬了过去。

    雷阳德身上伤痕越来越多,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虽然他斩杀了将两三百只怨灵厉鬼,可是自己的内力也消耗不少。

    眼见形势危急,雷阳德心中一发狠,右手持吴钩继续劈砍怨灵厉鬼,左手往自己胸口一拍,脸色顿时被成一片潮红,可是身上的气势却在不断地增长。

    “他这是干什么,以自残的方式激发自己的潜力吗?”安岩见到雷阳德的奇怪举动,大惑不解。

    “他竟然会精血燃烧之类的秘法,以燃烧自身精血为代价,换取自身能力的暂时提升。只可惜使用此类秘法,对身体损伤极大,甚至会留下难以修复的伤害。”方天佑叹息着说道。

    “那就是说,哪怕他获得了胜利,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方天佑,你还是快出手阻止他吧。”安岩提议道。

    “再等等吧。如果现在出手,无论是沙鸿飞和雷阳德,只怕都不会甘心。”方天佑说道。

    沙鸿飞当然也看出了雷阳德的异样,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不过随即就被疯狂的战意所代替:“这是要和我玩拼命吗?好,我成全了你!”

    沙鸿飞说着,手中血魂幡一抖,刹时又有数百道怨灵厉鬼的身影从血魂幡中冲出,尖啸着扑向雷阳德。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