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八零章 怎会这样强
    “哈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你现在的状态,我就是不用镇谷大阵,也能够杀死你!”吕妙儿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不由冷笑出声。

    “呵呵,镇谷大阵已经被破,马上就要变成灭谷大阵了吧。”方天佑却并没有理会吕妙儿,只是冷笑着看向吕家洛道。

    “这家伙在胡说些什么?什么灭谷大阵!我看这小子八成是被打懵圈了。”药王谷弟子们嘲弄着说道。

    只有大长老和吕家洛仿佛想到了什么,愕然地抬头看向了药王谷上空。

    药王谷上空原本有规则条纹的黑色天幕,被方天佑斩破后,此时竟然开始波动起来,而且那股波动越来越剧烈,仿佛控制不住,要炸开的趋势。

    其他药王谷众人顺着两人的目光朝着天空看去,也隐隐感到了不对劲。

    “这是怎么回事?”吕妙儿忍不住问旁边的大长老道。

    “阵法被破,阴煞之气出现波动,只怕就要失去控制了。”大长老苦笑道。

    “镇谷大阵失控!那会怎么样?”附近一名药王谷弟子惊讶地问道。

    “怎么样?这七煞阵,原本是凝聚了数百年的地底阴煞之气而成的,若是阵法失控,阴煞之气弥漫开来,整个药王谷都会变成充满着阴煞之气的死亡之谷。”大长老说着,连自己都惊骇了起来。

    “什么!”药王谷的弟子们一听,先是一愣,然后刹那间所有人都脸色惨白,要不是碍于几个长老的面子,只怕已经有人要逃跑出谷了。

    他们可不像各位长老一样,修为精深,可以有内力法力护体,暂时抵挡住阴煞之气。他们这些普通弟子,只怕被阴煞之气沾上,不出一时三刻只怕就会被剥夺生机。

    “不!我有控制阵法的核心法器,绝不能让镇谷大阵失控,不能让阴煞之气蔓延!”吕家洛看着手中的龟甲,也是心中大急,想要强聚法力控制龟甲,却发现自己已经力不从心。

    药王谷不但有近千名弟子,还有许多的珍贵药材,有药王谷数百年的基业,如果镇谷大阵一旦失控,所有的一切都将被毁掉。

    “核心法器是还在你身上,却已经破损,对阵法的掌控力不强。更主要的是,七煞阵天空交集处被斩破,七个法器护持的阵基已经被毁去了两处,这就导致阴煞之气失衡,阵法既将失控!”方天佑不紧不慢地说道。

    “什么,你怎么会知道的,难道,是你在搞鬼……你,你难道想毁了我药王谷近千年基业!”吕家洛惊骇地看向方天佑道。

    吕妙儿等人闻言,也都眼含愤怒地看向了方天佑。药王谷的人终于明白,方天佑刚才明面上硬扛药王谷镇谷大阵的同时,还在暗地里使了什么手段破坏了镇谷大阵。

    一想到药王谷近千年基业就要被毁,大长老等人真恨不得把方天佑碎尸万段。这谷内除了他们外,还有众多的凡人生活在里面,包括他们的众多亲戚后代,现在却逃都没法逃,因为七煞阵已经笼罩了整个药王谷,封锁了一切。

    “快逃啊!”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紧接着不少的药王谷弟子都惊呼着要朝谷外跑去。只是他们还没有跑出多远,就觉得呼吸都困难,脸色渐渐铁青,一个个惨呼着倒在了地上。

    “糟了,阴煞之气早已经蔓延,只不过因为不太浓郁,大家又全神关注着谷主和那小子的打斗去了,因此我们吸入了阴煞之气,却没有注意。

    而谷口的阴煞之气更加浓郁,这些人跑到谷口,吸入了更多的阴煞之力,因此首先扛不住了。”大长老顿足道。

    “你自己没有能力掌控镇谷大阵,因此不能控制药王谷的阴煞之气,却赖到我头上来,这是何道理啊?”方天佑听到吕家洛的指责,不觉哑然失笑。

    “胡说,如果不是你来我药王谷捣乱,我怎么会动用镇谷大阵,怎么会让阴煞之气蔓延!”吕家洛气急败坏地道。

    “啊……”吕家洛话音未落,越来越多的惨呼声响起。这一次却是远处住宅区内,一些药王谷的家眷,他们大多数是普通人,承受不了阴煞之气的侵袭。

    方天佑以神识探测发现有不少普通人在阴煞之气肆虐之下,已经脸色铁青跪倒在地,掐着脖子,距离濒死也不远。

    便是眼前虽然倔强跟着诸位长老身边的众多药王谷修炼者都也都是脸上泛着青意,只有大长老几人由于修为精深,对煞气的抵抗力极大,还保持着几分镇定神色。

    “哎,西南方两个阵眼已经破损,尽量将阴煞之气引导到东北方上空,我来想办法破去这些集中后的阴煞之气!”方天佑叹息着说道。

    看到药王谷的普通人受罪,他终于还是不忍,决定要尽快出手收拾掉这些阴煞之气。镇谷大阵失控,虽然说主要责任在于吕家洛无法掌控阵法,但其实与方天佑也是不无关系的。

    除了方天佑要以镇谷大阵磨炼自己,最后以一击“天雷斩”斩破上空外,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方天佑悄悄地放出了飞仙葫,吞噬了七煞阵中其中西南方位两处镇煞法器聚焦的阴煞之气。

    这就等于七处阵眼被破去了两处,原本就无法被掌控的七煞阵当然更加不稳,这才导致阴煞之气泄露,危及到药王谷的安危,尤其对药王谷的普通人造成了惨重后果。

    “什么,你能破去阴煞之气?”吕家洛迟疑地说道。

    “信不信由你,我可没时间和你罗索。你要是不信我,那就等着给你的属下们收尸吧!”方天佑轻笑道。

    “格啵……”这时,药王谷上空再次传来一声轻响,原本只是一分为二的阴煞天幕,此时变得四分五裂,一缕缕更加浓郁的阴煞之气朝着地面罩来。

    “不好!”吕家洛暗道一声,知道这是阵法进一步失控,阴煞之气弥漫的结果,无奈之下,他只好拼尽最后的法力,又连吐精血,全力控制着七煞阵法,如方天佑所言将阴煞之气牵引到东南方位上空。

    这倒并不是他相信了方天佑,而是已经死马当活马医,既然不能让阴煞之气继续落下,那当然就要想办法控制在空中,那牵引到东南或是西北都无所谓了。

    方天佑此时也不再藏拙,直接让山童控制着飞仙葫,窜入了东南方的天空,贪婪地吞噬起阴煞之气来。

    其实在方天佑踏入药王谷时,就隐约感觉这处山谷有些不对劲。这里药香弥漫、天地灵气比外界充盈,飞仙葫却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好像馋嘴的孩童见到了喜欢的糖果。

    方天佑开始还只是怀疑,直到吕家洛启动镇谷大阵,方天佑才知道这里真的积蓄着不少的阴煞之气。

    因此,在与吕家洛拼斗中,方天佑又放出了飞仙葫查找阴煞之气积蓄的阵眼之地,吞噬起维持七煞阵的阴煞之气,仅仅吞噬掉两个阵眼后,七煞阵就出现了紊乱。

    “这是什么法器!竟然真的能够吞噬阴煞之气!”大长老等人正手足无措时,猛然感应到天空中有异,抬眼看去时,却只见一只青皮葫芦正宛如长龙汲水一般,在疯狂地吞噬着天空中的阴煞之气。

    不但如此,就连地面上的阴煞之气,也被吸引着朝着东南方上空飘去,看得药王谷众人心惊不已,又暗自庆幸。

    “这怎么可能,怎会这样强?”吕家洛看着天空的场景,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他身为天师境界高手,也可以发出各种道术、法术,甚至能凭借法器借用天地之力,操纵七煞大阵。

    但与眼前这个年轻人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方天佑可是以一己之力,硬悍法阵,又能够掌握如此强**器的。

    “如此自如地吞噬阴煞之气,只怕创立药王谷,布下这镇谷大阵的第一代药王谷谷主也不过如此吧。”吕家洛心中震撼无比。

    “呼、呼!”飞仙葫的吞噬之力越来越猛,天空中宛若风卷残云一般,阴煞之力狂暴地被飞仙葫吞噬。

    不仅如此,地面上的,尤其是其他五大阵眼中,也是腾出股股阴煞之力,朝着飞仙葫所在的位置汇集,又不断地被飞仙葫吞噬。

    原本已经受到阴煞之气影响的药王谷人,感觉体内的阴煞之气一丝丝离体而出,身体便渐渐恢复血色,没有那么难受了。

    他们惊异地看向了空中的异像,虽然并不完全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从方天佑与吕家洛的对话,以及大长老等人的惊叹声中,也隐约猜到了事情的原委。不知不觉中,看向方天佑的眼神没有之前的怨愤,甚至还有了一丝感激。

    终于,天空的阴煞之气、药王谷中弥漫的阴煞之力都被飞仙葫吞噬干净。方天佑这才将飞仙葫召了回来。

    当飞仙葫落入掌中时,方天佑分明听到山童打了一声饱嗝。看来这一次的阴煞之力不少,让他饱餐了一顿。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