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七五章 药王谷
    随着苏长老走过一段峡谷、断崖后,前面的地势豁然开朗。前面虽然依旧是一片连绵的山脉,但是在四周的山峦中,有一片极为平坦的山谷之地,隐隐能够看见一座座充满古风古韵的建筑。

    这些建筑看似建造得很随意,仔细看时,却又犹如一个偌大的一体的城池。在这城池中,方天佑能够明显感觉得到,一股股或弱或强的能量波动若隐若现,显然里面修炼者不少。

    药王谷,确实名不虚传!

    苏长老带着方天佑朝建筑群走去,一路上方天佑感应到数处暗桩,不过暗桩中的人却没有现身,估计是因为认识苏长老的原因,如果方天佑独自前往,此时只怕已经受到了数次拦截了。

    山谷正中心位置,有一座高大的青石大殿,苏长老介绍那里是药王殿,谷主和长老们修炼的地方。方天佑打算会一会谷主吕家洛,当然要直接去青石大殿了。

    两人走行走间,前面走来一群人。并排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面容肃然的中年男子和一位身着黑色长裙的中年妇人。

    在两人身后跟着七八个人,都对中年男子和中年妇人毕恭毕敬的,显然前面两人的身份地位不低。

    “苏长老,你不是陪着少谷主一起去接那个小妞了吗,怎么一个人回来了?难不成咱们少谷主等不及了,在赤霞寨就和那小妞洞房了?”远远地看到苏长老和方天佑,那中年男子竟然主动打起了招呼,只是说到最后表情中却露出几分猥琐。

    “哎,少谷主还是这么风流,这次竟然会看上一个并非修炼界的女子,难道是想换个口味尝尝鲜?”那中年妇人长相还算文静,没有想到说起话来,却是“豪放”得狠。

    方天佑听得不由眉头一皱,从他们嘴中可以听出来那个吕宏恩是什么德性了,什么明媒正娶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如果宋秋月真到了这药王谷,那才叫进了火坑。最多被吕宏恩图新鲜玩几天罢了。这就难怪一路走来,都没有看到药王谷有什么喜庆的布置,根本不像要操办婚事的样子。

    亏得苏长老一伙到赤霞寨后,还有脸倒打一耙,说什么赤霞寨根本没有搞出喜庆气氛。

    “田长老,祝供奉,少谷主已经被此人所杀,快请谷主出来吧。”苏长老见到来人,似乎松了一口气,又见方天佑分心想着事情,赶忙闪身朝着两人跑去。

    方天佑平静地看着苏长老跑,并没有急着动手。从苏长老的言行中,方天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两人果然地位不低,看来好戏要开始上演了。

    方天佑曾经了解过,在药王谷中,地位最高的是谷主,其次是四大长老,接下来就是供奉了。所谓供奉,一般指修炼的并非药王谷传承,却被药王谷招纳进来的修炼强者。

    “什么!”一群人,听到苏长老的话都是大吃一惊,顿时如临大敌,很有默契地将方天佑给围了起来。

    “什,什么,你竟然杀了我们少谷主!”面容肃然的中年男子难以置信地看向方天佑道。

    “怎么,他可以想着办法玩弄女人,我就不能杀他吗?”方天佑却是淡定地说道。

    “以少谷主的资本,玩几个女人算什么,你敢杀他,今天就别想出药王谷了!”那面容文静的田长老已经抽出了身上的宝剑,直指方天佑。

    “哦,那想必吕宏恩也玩过你了。你是因为甘心做他的姘头,所以才舍不得他死吧。”方天佑嘲讽着说道。

    方天佑见这位田长老身为女人,却有纵容吕宏恩玩弄女人之意,心中极为反感,因此口下也没有什么好留德的。

    “混蛋!”方天佑话音刚落,田长老和祝供奉喝骂着,一起扑向了方天佑,同行的八人也一起对方天佑展开了攻击。

    田长老是武者,宝剑在她内力加持之下,打出一道劲风,斩向方天佑,要将方天佑斩成两半。

    祝供奉则是一名道法高手,只见他双手捏诀,一把法力凝聚而成的小刀,散发着森冷的光芒,朝着方天佑刺去。

    其他八人当中,有四人直接持着兵器朝方天佑砍来,另外四人则是打出一道道冰掌、风刃之类的道法攻向方天佑。

    “小心,他是……”正在朝后退缩的苏长老,见田长老等人动手,正要高声提醒,却被一声猛烈的爆炸声打断。

    却是方天佑右手轻抬间,打出了一道磨盘大小真灵拳印,携带着无尽的威压和能量,向着药王谷众人攻去。“轰”的一声,将包括田长老和祝供奉在内的十人打飞。

    其中抢身扑来的四人最惨,方天佑的强大拳印直接击中了四人的**。四人犹如被重型卡车撞了一般,身体被撞得狠狠地抛飞出去,口中鲜血狂吐,直落后连挣扎都没有,就直挺挺地没有了气息。

    使用法术攻击的另四个药王谷手下也没有什么好下场,身形抛飞只不过是比那四人慢上一些而已,落地之后也只是挣扎了几下,就没有动静了。

    他们虽然比先前四人受攻击稍后,但四人**却比不上武者,因此被方天佑拳印撞击之下,五脏六腑已经碎裂,绝无生还之理。

    远程攻击的田长老、祝供奉也同样受到了猛烈的攻击,只不过两人在方天佑拳印刚起,就感应到了一股威压,知道了方天佑的厉害,身形不自觉地朝后急退。

    尽管如此,方天佑一拳之威下,两人也如同死鸡一般,被扫飞了出去,狼狈地跌落在苏长老面前。

    “……宗师境界强者!”苏长老警告的话语,这才说完。只是这时不用他说,田长老和祝供奉也早已经知道了方天佑的厉害。

    而苏长老的表情却是更加惊骇,因为他发现,方天佑的出手,比在赤霞寨还要生猛,比苏长老预想的还要厉害。

    “你们这些小鱼小虾,根本不是对手,快去请你们谷主出来吧!”方天佑根本没有理会幸存三人的惊骇,直接跨过田长老和祝供奉,朝着苏长老走去。

    苏长老顿时被吓得双腿发软,想要逃跑,却又不敢。因为他知道以自己伪宗师的修为,想从一个宗师面前逃跑,简直是白日做梦。哪知方天佑只是从他身边经过,并没有再对他出手,而是直接朝着青石大殿走去。

    “这是怎么回事!谁人敢在药王殿前动手!”刚才打斗的动静,惊动了药王谷其他的人。顿时有不少人从各处赶来。就连前方的药王殿中,也有四道身影赶出。

    “田长老,祝供奉!”有眼尖的人,看到躺在地上的四长老、祝供奉,以及看样子已经死去八名药王谷弟子,都是一片骇然。

    药王谷的地位崇高,因为能够帮人炼制奇丹妙药的缘故,又积累了很广的人脉,因此只要进入药王谷,没有人不毕恭毕敬的。

    而现在的情形,却分明是有人要来找药王谷麻烦的。众人不由得都将目光看向了正若无其事的朝着药王殿走去的陌生人身上。

    “你是什么人,竟敢来我药王谷伤人!”从药王殿走出的四人当中,一个黑衣老者喝道。随着他的这一声轻喝,其他人又像刚才田长老等人一样,将方天佑给围了起来。

    “是你,方天佑,你竟然敢跑来我药王谷捣乱,真是不知死活。”不远处,一道惊异的娇喝响起,有一老一少老道人影扑来。

    方天佑早已经探测到,来人正是在道武两门交易会上见过的吕妙儿,和那位郑长老。

    “师叔,之前我和你说过的,抢走了我原本想孝敬给您的六爻铜钱的人,就是他!”吕妙儿来到跟前,指着方天佑对那黑衣老者说道。

    “真是好胆啊,先是抢我药王谷东西在先,又跑来我药王谷伤人!”黑衣老者怒吼了一声,说道。

    “我懒得和你们解释,一边凉快去吧,让你们谷主出来一见!”方天佑知道是吕妙儿在故意挑拨,却也不想去争辩什么,只是淡然地看向黑衣老者道。

    从气息上方天佑感觉这个黑衣老者比苏长老几人要强大一些,比颜凤仙却又要弱上一截。方天佑推测这个应该是一个天师境界强者,不过是一个天师初期的强者,以这样的实力,应该还坐不到药王谷谷主的位置。

    “放肆,我药王谷大长老在此,你竟敢如此无……”黑衣老者还没有说话,旁边早有人厉声喝道。

    “聒噪!”那人“礼”字还没有说出口,方天佑已经抬手打出一着真元风刃,朝着那个迎面斩去。

    “你敢!”那大长老见方天佑敢当着他的面出手,心中大怒,也是伸手打出了一道劲风,撞向方天佑的真元风刃。

    只听“嘟”的一声轻响,方天佑的真元风刃被大长老的劲风扫中,却只是闪烁了一下,便又速度不减地斩向了那个药王谷弟子。

    那人连惨呼都来不及发出,就被真元风刃剖腹斩成了两半,内脏血水流了一地。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