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七一章 你作什么主
    颜凤仙当然不知道,方天佑看起来年轻,实际上两世为人,又是元婴期高手转世,战斗经验何其丰富。

    颜凤仙所谓的拂尘功终究不过是世俗武术,谈不上武道,在修仙者眼中根本不算什么。更何况方天佑有神识相助,一眼就看出了破颜凤仙拂尘功的关键。

    拂尘带起以劲气网气势吓人,威力也不错。方天佑却看出来劲气网的运转,实际上还是以拂尘握柄处为中心,因此方天佑以真元指直接点向了劲气网的中心位置。

    方天佑看起来只是轻松的一指,其实却消耗了他近两层真元,而且这一指还是融合了他前世对真元指的使用经验,以及这段时间交战以来的心得,所发出来的,转生以来最强的一记“真元指”。

    “嗒!”拂尘高高抛飞后落在了地上,却像敲进了赤霞寨众人的心里。她们大多数人并没有看清两人交战的细节,但也都知道了交战的结果。

    方天佑像没事人一样,站在场中,仿佛不是刚刚进行了一场激斗,而是一名游客在庭院中驻足小憩一般。

    反观她们的太上长老,却不但身形暴退,而且拂尘脱手,右手虎口甚至有滴滴鲜血渗出!

    “以你初入宗师的境界,竟然能够不受重创,也是难得。”方天佑赞许地看向颜凤仙道。那神情倒像是一位长者在欣赏劝慰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偏偏赤霞寨众人心中升不起一丝怒意。达者为尊,人家一招击败了太上长老,当然有资格持这种居高凌下的态度。

    “看在你太上长老的份上,我只斩你一臂!”方天佑面色微寒地看向颜筱霞,随手打出一道真元刀刃。

    “太上长老!”颜筱霞待要避让,那发现自己避无可避,只能惊慌求救。颜凤仙面色微变,想要抢身扑救,终于还是停下了脚步。

    “啊!”在颜筱霞的惨呼声中,一抹血渍溅起,随即颜筱霞的一条右臂离体抛飞,落在了一米外。

    “交出宋秋月,这次的事情,就此做罢,今后再敢惹我,必定大开杀戒!”方天佑没有丝毫怜悯,冷眼扫视着赤霞寨众人道。

    “还不快将人带出来?”颜凤仙朝傅慧燕说道。虽然心疼颜筱霞,但也知道这时不是关心的时候。斩断一臂死不了,但再惹恼方天佑,今天赤霞寨只怕就要大难临头了。

    “师叔,我不知道谁是宋秋月,更不知道她在哪里啊?”傅慧燕为难地看了看颜凤仙道。说完又将目光看向颜筱霞。那意思很明显,这事可都是您侄女搞出来的,我根本不知情。

    “人就被关在帮派思过崖。不过你不能就这么带她走,她已经被药王谷的少谷主看上了。后天药王谷的人就会来提亲。”傅长老像鼓足了很大的勇气说道。

    颜筱霞正强忍着痛楚为自己点穴止血,听了傅长老的话,眼中闪过一丝歹毒,接话说道:“没错,药王谷少谷主吕宏恩前几天来赤霞寨,无意间看到了宋秋月,向我要人,我便答应他后天带聘礼来提亲。”

    “什么,竟然有此事,我为何不知道?”傅慧燕吃惊地道。

    “当时师姐正在闭关。我便作主和少谷主谈妥了迎娶事宜。”颜筱霞说道。

    “无耻!宋秋月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方天佑见颜筱霞恬不知耻,勃然大怒,一个闪身来到颜筱霞身边,扼住她的脖子就将她提了起来。

    “少侠息怒!”颜凤仙见状,惊呼出声,想出手相救,又有所顾忌,何况颜筱霞已经落在方天佑手上。

    “我,我本来就要,收,收宋秋月为徒,婚姻大事当,当然是由师父做,做主了。”颜筱霞说话困难,却仍然狡辩着说道。她今天在赤霞寨众人面前丢尽了颜面,已经是破罐子破摔,只求不让方天佑好过了。

    “宋秋月什么时候答应要拜你为师了?她父母亲人健在,婚姻大事什么时候论到你做主了。你强掳她来赤霞寨在先,又贪图药王谷聘礼在后,如果卑劣作为,比世俗间贩卖人口的恶徒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却还说得那么堂而皇之,真不知道身为赤霞寨副寨主,脸皮怎么这么厚!”方天佑怒骂声中,抬腿一踢,正中颜筱霞丹田,将她一脚踢飞,又顺势扯下了她胸口上的“监查特使”令牌。

    颜筱霞惨呼着跌飞出去,喷出一地的鲜血,落地之后挣扎不起,脸色一片煞白,嘴中难以置信地念叨着:“你,你竟然敢废我的修为……”

    “如果不是刚才答应过留你狗命,我便是杀了你,你又能奈我何?”方天佑冷笑道。

    “多谢少侠手下留情。”颜凤仙虽然心疼自己侄女,但也知道方天佑所说不假。颜筱霞不知道死活,竟然还敢激怒方天佑,方天佑不杀她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可是,我们毕竟已经答应了药王谷的人,就算你把宋秋月带走,药王谷的人迟早也会找上你的。”傅长老又说道。

    “住嘴,少侠自有少侠的打算。”颜凤仙生怕傅长老再惹恼方天佑,连忙喝斥道。

    “也好,我便在你赤霞寨呆上两日,会一会那药王谷的人。不过,你赤霞寨既然有将宋秋月嫁出去的打算,我倒要看看你们出不出得起让我满意的嫁妆。”方天佑冷然说道。

    “这……”赤霞寨众人一时不知道方天佑最后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颜凤仙、傅慧燕则似乎明白了方天佑的意思,两人互看一眼,面色都有些难堪,却又不得不按方天佑的意思去办。

    从方天佑的态度和语气来看,他根本不可能真的让宋秋月嫁给药王谷的人,那这所谓的嫁妆也就无从谈起了。

    现在方天佑开口要嫁妆,无非是想从赤霞寨强要修炼资源罢了。不论是作为赤霞寨得罪方天佑,惹到宋秋月的惩罚也好,或是当作方天佑恃强抢夺也好,赤霞寨都不得不给。

    她们所料不差,方天佑就是要赤霞寨放点血,最主要的是从赤霞寨中搜刮一些药材。因为第一次见颜筱霞时,方天佑记得她身上带着有赤霞寨特制的丹药。

    那些丹药对方天佑来说没有什么价值,倒是炼制那些丹药的原药材,方天佑觉得有可用之外。

    “既然少侠如此看重宋秋月,她的嫁妆当然不能马虎。我可以带少侠到我赤霞寨的藏宝库去,任由少侠挑选。”颜凤仙说道。

    “好,等我见过宋秋月后,就去挑选吧。”方天佑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

    众人见了方天佑的表情,这才松了一口气。方天佑来到这里后,先后破了赤霞剑阵,打败她们的太上长老,废掉她们副寨主的修为……这一系列“壮举”震慑住了赤霞寨上下。

    她们哪里还敢再多生事端,战战兢兢地接待着方天佑,生怕再惹怒这尊杀神。颜筱霞神情说不出的沮丧,她如今修为被废,连“监查特使”的令牌都被方天佑抢了。

    以后在赤霞寨的地位要一落千丈不说,隐世内宗只怕也要找她麻烦。丢失“监查特使”令牌,至少也要落个失职之罪。她现在废人一个,对于隐世内宗来讲,根本毫无利用价值了。

    广场的人散去后,不一会儿,宋秋月就被带到了方天佑面前。

    “方天佑!”宋秋月看到方天佑,先是一喜,随即又露出了担忧神色,“你怎么来了。这里的人很厉害,你还是快走吧。”

    方天佑见宋秋月没什么损伤,松了一口气。看到她担忧的样子,又不觉好笑,“没事的,我既然来救你,就不怕她们,你没看赤霞寨的人都得对我客客气气的吗?”

    宋秋月确实有注意到,旁边的赤霞寨弟子言行间都对方天佑毕恭毕敬的,当即明白方天佑所言不假。

    “你,你是来救我的吗?”宋秋月仍然有些难以置信。

    “你说呢,不来救你,难道我来这里游山玩水来了。”方天佑轻笑一声,又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你还好吧?”

    “我没事,她们先是要逼我入帮派,后来又听说要将我嫁给一个什么药王谷的少谷主。除此之外倒是没有怎么为难我,只是被关在小屋子里闷死了。”宋秋月说道。

    “现在好了,你自由了,过两天我就带你回去。”方天佑说道。

    “为什么要过两天?我可一天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宋秋月不解地道。

    “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你放心吧。现在这里没有人敢对你不利。这里景色奇特,你正好可以四处看看。”方天佑劝道。

    既然方天佑已经来了,又这么有把握,宋秋月也就安心下来。方天佑直接将她交给了傅慧燕,让傅慧燕这段时间亲自照看宋秋月。

    方天佑看得出来这个傅慧燕看起来有点软弱无能,被颜筱霞欺负,差点架空,其实她还是挺聪明的,又能隐忍,知道有太上长老在的一天,她就不得不让着颜筱霞。

    现在方天佑打败太上长老,废了颜筱霞,从客观上来说,还是帮了她一个大忙的。更何况她见识过了方天佑的手段,哪里还敢不尽力为方天佑办事。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