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七零章 你来也没用
    “手下留情!”眼看颜筱霞就要伤在方天佑手下,一道苍老而颇具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与此同时,一道人影电射而至,一只洁白的拂尘扫向了方天佑的手。

    方天佑其实早就感应到有人在暗中窥视,只不过现在神识无法远距离探测,一时侦探不到对方。

    刚才他一步步逼向颜筱霞,其实也有试探暗中窥视之人的意思。此时见对方终于忍不住出手,方天佑不惊反喜。擒龙手索性不抓向颜筱霞,反而鼓动真元,转身抓向了袭来的拂尘。

    这转身之际,方天佑已经看清了来人是一个身着灰布衣服的老妇人。老妇人已是满脸皱纹,看得出应该年纪不轻。

    老妇人没有想到方天佑竟然敢直接以手抓向自己的拂尘。要知道这拂尘可不是一般的拂尘,而是她的成名兵器,一般的宝剑钢刀也经不起她的一拂,现在方天佑却徒手来接。

    拂尘既然已经出手,她要抽回也已经来不及了。可是她始终记得自己出手可不是来与对方赌斗,而是来劝架的,因此她又硬生生地将拂尘上的力道撤回了两层。

    虽然她撤去了两层力道,但方天佑抓住拂尘后,仍然觉得虎口被震得微麻,暗道自己有些托大了,看向来人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慎重。

    “参见师叔!”傅慧燕看清来人,当即行礼道。

    “参见太上长老!”几位长老也都纷纷见礼。其他后辈似乎并没有见过这位太上长老,但见寨主和几位长老见礼后,也纷纷跟着跪拜行礼。

    颜筱霞更是如获救星一般地朝着来人行礼道:“多谢师叔出手相救。”

    “闭嘴,我出手可不是为了救你,而是为了赤霞寨的颜面。”来人却并不领情,板着脸冲颜筱霞怒喝一声,这才转头看向方天佑道,“这位少侠,可否看在老朽的面子上,放颜筱霞一马。”

    “放过她?不可能!我说过她罪无可恕,就算你来保她,也没用。”方天佑松开了拂尘,却断然拒绝道。

    他知道这老女人地位不凡,而且修为境界只怕已经达到宗师。只是一位宗师而已,还吓不到方天佑。

    “放肆,我赤霞寨太上长老和你一样,都是宗师强者。她向你求情,只不过是给足你面子罢了,你别以为我们怕了你。”这次说话的却是傅长老。

    她被方天佑以竹枝击退,大丢面子,此时见太上长老出面,自以为有了依仗,哪里不按捺得住,巴不得太上长老教训一下方天佑。

    “闭嘴!”那太上长老却挥手打出一道劲风,将傅长老打得抛飞而出。方天佑静静地看着太上长老出手,如果她不出手,方天佑也要给傅长老一点教训的。

    另外傅长老的话,倒让方天佑联想到了“龙盾”中关于赤霞寨的一则小道消息。据说赤霞寨有一位疑似已经达到宗师的人物,上一任的传功长老颜凤仙。

    之所以说是小道消息,是因为颜凤仙已经有三十多年没有露面了,更多的传言认为她应该已经寿元已尽死了。

    现在看来,颜凤仙显然没死,只不过为了躲避隐世内宗的侦查,在暗处悄悄修行,突破到了宗师境界。

    当日在方家秘室,陈浪平等人说华夏六宗师,有三个不受官方调派,这个颜凤仙应该就是其中一个吧。只不过这属于机密,因此连“龙盾”资料上也没有明写。

    “赤霞寨不应该惹上宗师,颜凤仙代表赤霞寨向你道歉。只要少侠饶颜筱霞一命,我自会亲自处罚她。”颜凤仙虽然年纪比方天佑大好几轮,但武道世界,达者为尊,因此在方天佑面前也不敢倚老卖老,反而是直接说出自己的名姓,以示平辈论交。

    方天佑知道自己的推测果然没有错,赤霞寨果然有一位宗师强者。

    当然,方天佑也并没有过多地震惊,只是逼视着颜凤仙道:“我若是不答应呢?”

    赤霞寨众人不由一愣,不少人脸上都现出怒意。要知道太上长老在她们心目中那就是一个传奇。

    虽然门派并没有公开宣扬太上长老健在,但也有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对太上长老的崇拜,或多或少暗示太上长老健在。

    她们没有想到,连身为宗师强者的太上长老求情,方天佑都不给面子。颜筱霞更是满脸不忿,想要说什么,看了看颜凤仙终于又忍住了。

    “哎,不瞒少侠,颜筱霞是我亲侄女,我欠她父母一段人情,因此无论如何,我都必须保她,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出关了。”颜凤仙叹息着说道。

    “既然你一心要保她,我也没有办法。我敬你是长者,只要你能够接得下我一招,我就不再追究她的罪责。若是接不下,你就还是继续闭你的关去吧。”方天佑淡然说道。

    “狂妄!”赤霞寨众人不由得都在心中暗骂。只有颜筱霞反而是面有喜色。傅慧燕也是暗暗点头,似乎轻吁了一口气。

    她们的太上长老和方天佑同样是宗师强者,就算方天佑有什么特殊技能,难道同为宗师的太上长老还会能一招都接不下?

    因此,大多数人都认为方天佑太狂妄。傅慧燕、颜筱霞两人当然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她们俩想得更深一点。她们觉得应该是方天佑要故意放水,给自己,也给太上长老、赤霞寨一个台阶下。

    颜凤仙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轻松。虽然初次见面,但颜凤仙看得出,方天佑不是装腔做势的人,他说要一招定输赢,一定会全力以赴。

    颜凤仙看不出眼前少年的修为,哪怕是在刚才与赤霞寨人交战中,这个年青人都一直有所保留,让颜凤仙看不透他的战力。

    只是事已至此,颜凤仙也是骑虎难下,要退让是不可能,自己小时候父母死得早,是由身为兄嫂的颜筱霞父母养大。现在颜筱霞父母已经死了,她只有回报在颜筱霞身上。

    “好,老朽就领教一下少侠的高招。”颜凤仙郑重地道。

    “你小心了!”方天佑说完,真元急转,全身气息飙升。离方天佑比较近的赤霞寨弟子,顿时心中有莫名的恐怖和危险感升起,不由得大步后退,远离方天佑。

    面对神情平淡,气息却暴涨的方天佑,颜凤仙也是面色凝重。她知道自己猜测得没错,眼前的年轻人果然不会留手。

    虽然面色凝重,但是颜凤仙倒也并没有害怕,反而升起一鼓战意。她十多年前就突破到宗师境界,经过这些年的苦修,战力又有不小的提升。

    可惜有着隐世内宗暗中的压力,一直不敢公开现身,也没有和宗师交战过。今天正好有机会,可以与宗师一战,也算是检验自己的修为了。

    想到这里,颜凤仙也是将内力运转动了极致,一股无形地气劲从身上喷出,激起一地的烟尘。

    “喝!”方天佑轻喝一声,身形“嗖”的一下,带起重重幻影,向颜凤仙冲去。颜凤仙不敢大意拂尘一挥,顿时有如道道鞭影向方天佑迎来。

    她的拂尘可不是一般的拂尘,而是颜凤仙用无意间得到的金蚕丝,加上合金钢丝锻炼而成,坚韧无比,就算普通钢刀也能被它卷断。

    何况此时颜凤仙又在其中灌入了内力,凌空舞动之下,空气都仿佛被抽出道道白痕,将自己身前防守得密不透风,就算一滴水飘过去,也会被瞬间绞成气雾。

    赤霞寨帮众见太上长老如此威势,都是心中大定。颜筱霞和傅慧燕则是露出了惊羡神情,她们终于知道伪宗师和真正的宗师之间的差距。

    颜凤仙自己其实也颇有得色。她这一招虽然是在防守,但守中有攻。若是方天佑要突破拂尘舞起的劲气网,必然被劲气绞伤。

    如果方天佑见劲气网强大,不敢冲击,则劲气网又可以收束,拂尘将如长龙般,疯狂地抽向方天佑。

    “真元指!”面对颜凤仙的拂尘虚影,方天佑却是面色如常,嘴中轻吐出三个字,随即右手疾如闪电地插入拂尘劲网之中。

    众人惊异方天佑不知死活,竟然敢徒手接入拂尘中时,却见方天佑右手食中二指一伸,一道耀眼的光芒自方天佑二指中射出。

    颜凤仙更是觉得一股沛不可挡的巨力,精准地撞在了她的拂尘上。让她虎口剧痛,大惊之下,连忙将拂尘甩出,身形暴退而去。

    匆忙撤退间,由于用力蹬地,两腿直接在坚实的大理石地面上踩出了两道深深的脚印,不过这样一来,她的身形退得非常快,瞬间就来到了十米开外,瞪大双眼惊骇地看向方天佑。

    她虽然只是宗师初级阶段,但是这一手拂尘功可是她自入师门以来就一直钻研经营的绝技。当年她还是伪宗师境界时,就凭这一手拂尘功在一位宗师强者手下对战十招而没有落败。这在修炼界也成为了一段佳话。

    自入宗师境界后,她的修为没有再有多大精进,但这一手拂尘功却又精进了不少。自问遇上宗师中期都可一战。现在却被这个年轻人轻易破掉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